alexa
置頂

毛渝南:真本土的經營觀

文 / 李慧菊    
1997-05-05
瀏覽數 21,650+
毛渝南:真本土的經營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毛渝南是個思慮細密的人。自他由美返國,擔任國際標準電子行政經理時,就顯露他個性的特點。

台灣國際標準電子的創始員工、現任副總經理林東津,曾在內部刊物上透露影響國際標準電子命運的兩件事,而且都與毛渝商的運作邏輯有關。

從美國國際標準電子的利益而言,一九七二年當他們興台灣的電信總局靜合資時,並不考慮擁有過半數的股權。但毛渝南知道中間的利害在於,如果美方的股權不過半,他仍對於技術轉移的事情不可能太認真。所以他與方賢齊(當年的電信局長)說服美方持股六成。另一個翻鍵也緊跟著合資案的確立而來。在國際標準電子集團內,此利時和香港的分公司都希望把台灣市場畫入他們的版圖之中,如此一來,等於台灣要矮人一截。於是,再一次,毛渝南聯合台灣代表,又爭取到與其他子公司平等的地位。

就這樣,毛渝南打下獨立運作的基礎。今天,他很滿意地說。當台灣許多外商公司仍停留在裝配廠、銷售單位時,國際標準電子已是領研究、製造、銷售、財務俱全的有機組織。

曾是國際標準電子董事長,現任中華電信公司董事長的陳堯,談起毛渝南,直說這個人「有謀略,而且看得遠。」

從大環境看,台灣畢竟是個小市場,兩千萬的人口夠三家交換機廠商吃多久,恐怕是毛渝南常常思考的一個終極問題。從事後之明的角度來歸納他的破解之道,是擴張產品線和增加經營地區(到大陸去)雙管齊下。

非外商,很本土

陳堯在這兩方面都現身體會到毛渝南的用心。大約八年前,歐科集團(一九八五年,法商歐科集團買下國際標準電子的通訊事業,成為台灣國際標準電子的母公司)要在葡萄牙召開集團大會,毛渝南邀陳堯一同前往,而且還交代重任。希望陳堯能向總公司建言,增加台灣的產品種類。結果陳堯也不負所託,跟集團「老大、老二」談了半小時,兩個星期之後,毛渝南就接到公司的正面回應。

「我並不想外放,想升官的話也很簡單。把台灣做大了,我就等於升官了。」毛渝南深耕台灣,除了借像方賢齊、陳堯這種外力,他更努力動用台灣豐沛的人才資源。

國際標準電子的研發,最早是為了支援自己的產品;但一個偶然的轉折點,使他們的工程師逐漸成為公司重要的附加價值。

十多年前,電信局的電話外線支援系統(即障礙台服務)沒有穩定的技術來源,於是交辦給國際標準電子。在年輕工程師的摸索下,不但達成任務,使國際標準電子一一打敗競爭者,拿到全台各地所有的電話測試系統業務並且外銷;更發展出一套工廠生產設備的測試系統,讓產品更精準。

現在,國際標準電子的工程師已有能力與科技先進隊伍同步研發。例如,他們最近正與集團內的美國研發人員,一起參與新一代無線電話CDMA的開發計畫。

「高科技產品淘汰愈來愈快,現在已經不可能等人家完全開發好,技術穩定了你再跟他合作。」毛渝南觀察,現在講技術轉移,跟二十年前已完全不同,要得到更尖端的技術,居於下手的一方不能只是等,因為根本來不及,而是要有能力一起做R&D(研發)。

在這個層面,他多年來一直批評主管單位的採購政策邏輯錯誤,無法讓國內業者有長大的空間。

毛渝南一直不同意別人說他們是「外商」公司,他自認公司百分之百的當地人,技術留在這些人腦裡誰也帶不走,他們「本土」得很。

而台灣的電信採購政策卻忽視這個本質,不把他們列入「輔導、培養」重點。

今年一月,交通部公布一項採購案(DCS)的新標準,限定有A、B兩類公司有資格投標;其中,A類是國外有同級系統經驗,但在台沒有子公司的外商。可是條文又限定他們,如果要在台灣採購,只限定照明設備和終端機。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台灣只有電燈泡和終端機嗎?」毛渝南認為這不啻告訴國際電信界,不必來台灣採購、投資,也等於叫業界不需升級,升級了國外大廠也不能買。

「我們最近真的很認真地在考慮要不要做電燈泡。」毛渝南的口氣帶著生氣的味道,他知道這種心態,部長都沒轍。

很顯然地,政府會說根留台灣,但卻常忘記給土澆肥。毛渝南經營電信產品的遭遇,充分反映了這點。

本文出自 1997 / 05 月號

第13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