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羅益強:不講自己有多好

文 / 李慧菊    
1997-05-05
瀏覽數 17,800+
羅益強:不講自己有多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十月,飛利浦新任的全球總裁彭世創(C. Bonstra)來台考察。在記者會上,他讚揚羅益

強有化繁為簡的能力,一定能帶給總公司更多貢獻,「他會是我們重要的秘密武器。」

的確,近一年來,近耳順之年的羅益強,沒有讓他的老闆失望。

他第一就覺得飛利浦步伐太慢,必須加快腳步。

當每月月報表出爐後,他要求第二天立刻開衛星會議。群情譁然,但他不讓步。結果他旗下六個產品部門,都要求下屬準備各式文件、報表,每一部門一股腦就多了四十七份資料。羅益強並不放鬆,他告訴那六位主管,要嘛走人,要嘛下次開會不要再做任何文件,累死底下做事的人。

「給我文件幹什麼?電腦裡全都有。」羅益強的思考是,主管對自己事業單位的狀況應該瞭若指掌,月報表只是給他印證。一個要靠幾十份報表才能開會的主管,絕不是好的領導人。

他的經營邏輯,常給予這家百年老店的伙計震撼。就像他剛到荷蘭安多芬時,「每事問」。同事以為他對細節有興趣,立刻為他蒐集資料,可是過幾天,羅益強不提舊事,又追問別的事。最後,終於有人耐不住性子告訴他,他要的資料公司全有,但請他一次說完,好讓他們準備。羅益強這才解釋,當他問問題的時候,不是要那些數據、資料,而是要看屬下的經理人,邏輯周不周延、一致不一致。若是一個主管思考邏輯沒有體系,叫底下上萬員工如何是從?

在出巡的時候,他一定到工廠、銷售點的第一線,親自體驗員工的士氣。即使聽簡報,他也要求大家多提問題,不要老講自己多好多好。對方的反應是,西方社會講激勵,總得給員工打打氣。這時羅益強又有不同看法,他直截了當地回應,自己說自己多好沒有用,這話要別人(客戶、市場)來說才有用。如果員工在內部得到「激勵」,出去卻不受歡迎,那麼這種激勵是沒有用的。

他提醒同僚,不要怕有問題,一個體質好的公司,如果自覺還有很多問題,並且一一改善,豈非更強。

「他們都說我沒耐性,」羅益強微笑地說。要叫這個有二十多萬員工的大巨人反應敏捷,實非易事。

有遠景,有理想

而實際上,羅益強的急切其來有自,飛利浦目前的處境已到一個盛衰關鍵。

羅益強形容飛利浦像個深山高僧,以為自己道行高深,不必出去傳教,有心人自會來求(飛利浦的工程能力非常強,是CD及多項產品的發明者,卻一向不重行銷之術)。尤其二次大戰之後,飛利浦發展得很好,在成為歐洲第一大電子公司後,漸漸怠惰下來。

結果,飛利浦就成了財星雜誌筆下一個該狠狠減肥的胖女士。根據三月三十一日出版的財星雜誌報導,飛利浦一九九六年最後一季的股價,竟然跟一九六九年看齊,毫無升值;前年飛利浦雖有盈餘,去年卻又賠了三億多美元。

究其根源,是員工的生產力落後其他世界大廠太多。例如跟日本新力比起來,一九九六年,飛利浦平均每個員工一年可替公司做十四萬多美元的生意。反觀新力,員工產值卻可達二十八萬多美元,是飛利浦的一倍。

「飛利浦有飛利浦的驕傲,」老飛利浦人羅益強透露。過去的榮耀,使得飛利浦對外界反應變得遲鈍。約十年前,美國已警覺到日本的威脅,而正視日本式的生產管理優勢時,飛利浦仍不欣賞日本那一套。這也是為什麼當羅益強決定在台灣引進日式管理,申請參加戴明獎考評時,總公司拒絕他的原因。

九0年初,飛利浦的大總裁丁默已著手改革,現在又找來一個在美國任事,二十多年,並且跟飛利浦只結緣不到五年的彭世創接棒。顯示董事會銳意改革之志,要一個在飛利浦沒有人情包袱的大總管執行起死回生的任務。在這種背景之下,羅益強毫不猶豫地引用他在台灣體驗出的日式管理,希望為這個老組織注入活血。

他曾跟他的產品部門主管開玩笑:「你們知道我們為什麼叫PD(Product division)嗎?就是因為我們都只會做計畫(plan),也去做了(do),卻沒做到檢核(Check)、再出發(action)。」在這種情況下,每個單位都很忙,計畫也一大堆,卻往往抓不到根源,結果成了虛功。

除了經營理念的更新,羅益強發現集團內大多數年輕人仍是有衝勁、企圖有所作為的生力軍。所以,他刻意、主動地跟他們接近,聽聽他們的意見,也傳達他的一些想法,激勵年輕人的創意。而這個習慣,最早可以追溯到他擔任高雄建元廠總經理之時。那個時候,他不論多忙,每天都會跟四、五個員工閒話家常,瞭解他們,並深入基層。有一次員工討論有關CD產品相關事宜,羅益強抽空前往與會,讓他們吃驚地說:「本來以為你會遠在天邊,高不可攀。」

其實,當過三年國中老師的羅益強,血液中的確有傳播、教育的熱力。他幾乎不太拒絕類似大學這種單位的演講邀請。半年之內,他就到過美國杜克大學(Duke U.)和阿姆斯特丹大學演講過。

成大物理系畢業,和超導專家朱經武博士是好友的羅益強,年輕時有太空人夢,但命運的輪子把他轉到產業界來。他現在的新志向,是六十二歲退休後跟孫越、慈濟一樣,把餘生貢獻給社會。他也曾對總部的人說,這幾年他舒舒服服的不做什麼事,日子也會很快過去,但「人總是得有個遠景,有個理想。」羅益強的三十年工作旅途就快到終點,他仍希望辛辛苦苦、盡力做事,而不只是過一段舒服的日子。

本文出自 1997 / 05 月號

第13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