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雙城故事

文 /    
1996-11-15
瀏覽數 9,500+
雙城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實施地方自治近五十年後,在地方自主意識高漲、又講究競爭力的今天,各縣市開始找尋屬於自己的特色。

如果要請台灣的二十三位縣市長,各自說出對自己城市未來的夢想,在一片洋洋灑灑的寶島大夢中,名列前茅的竟然不約而同的是「科技、文化、觀光」。

還是被此過去

有些觀察家認為,從現實面來看,台灣如果要尋找新興的特色之城,非宜蘭、新竹莫屬。這兩者所代表的,恰巧正是各地方在追求特色發展的兩大主軸;觀光、科技。宜蘭以文化活動及觀光打響名號,新竹則是因為科學園區的成功,躍升為「科技城」的象徵。如果再將時間拉長來看,宜蘭、新竹的發展模式,也正是被中央山脈阻絕的台灣東西部,長久以來發展出來的不同姿態。

在台灣各縣市政府一片喊窮的時候,宜蘭以一個被列為發展遲緩地區之一的縣市,卻闖出高能見度,格外讓以東部老大哥自居的花蓮倍感壓力。花蓮瑞穗鄉代表會主席邱建民承認,宜蘭的存在刺激著同屬後山的花蓮,「以前花蓮人其實不太瞧得起宜蘭,可是現在還被他們比了過去……。」尷尬的笑容道出花蓮的怨嘆與不服。

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管理研究所所長宋秉明,在分析宜蘭和花蓮觀光資源時,形容花蓮長年以來吸引觀光客主力的天祥、太魯閣景觀是「老天爺賞飯吃」;宜蘭近年來名聲大噪的冬山河,卻是「硬生生」地自已創造出來的優勢。在追求發展的路上,花蓮「大器」地將自己定位在「亞太休閒遊憩中心」。諷刺的是,前不久引起花蓮人罕見激烈抗爭的台泥案,在縣長一句「我不知情、沒有辦法」之下,要在美侖這家五星級觀光飯店附近堂堂開工。

自評為亞太休閒中心的花蓮、又捨不下挖礦帶來的利益,工業區、水泥專業區空蕩蕩地閒置著,沒有廠商進駐,現在又想再開闢一個生物科技園區。花蓮在資源能力有限的情況下,以「萬箭齊發」的發展方式,什麼都想要,結果,似乎什麼都要不成。宜蘭以十幾年時問,緊緊抓著一個目標前進,終於以小搏大拚出另一條路。

距離台北首府車程二小時的新竹,則是近年來台灣各縣市最受矚目的一顆新星。十幾年前一個「從天而降」的科學園區,創出一年近三千億的產值,使新竹一躍成為消費力最高、碩博士人口最多、發展最快的地方。「科學園區效應」讓其他縣市豔羨不已,去年國科會在找尋第二塊科學園區預定地,更讓各地方政府拾破了頭;最後台南縣長陳唐山形容,他們是「拚性命」爭取科學園區到台南設立。

台南看到新竹「科技城」的風光,急於迎頭趕上,許多新竹人都覺得「科技城」只在科學園區,和他們不太相干;自認有不輸台南文化傳統的新竹,外人卻不知新竹的文化何在。

珍視自己

也許正如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生活在他方」中所描寫的心情:生活在故鄉的人,總是翹首思慕著他鄉。台灣東部因為交通不便、開發較慢,以保留較多原始景觀而吸引著西部的住民;而西部則因為開發較早、工商發達,因繁榮富裕之名讓東部人心嚮往之。

在追求發展、尋找特色的時候,各縣市包括地方政府及住民,都因為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模樣、有什麼值得驕傲的,所以感受不到自己有什麼好,也不懂得珍視自己的特色,只想著怎麼成為另一個地方。

宜蘭與花蓮、台南與新竹,象徵著台灣島內兩組不同的發展模式,他們或是地理位置相仿,或是歷史背景相近,但是十幾年下來都各自呈現不同的面貌。四個城市,演出兩種版本的雙城記,也許說的正是台灣二十三縣市在追求特色發展時的共同迷思。

本文出自 1996 / 12 月號

第12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