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癸淼:改造舊中國,建造新中國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6-07-15
瀏覽數 10,200+
陳癸淼:改造舊中國,建造新中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台灣人不是一句政治口號,它是往後看歷史的一種反省、批判、自覺。舊的台灣人有什麼缺點,把這些缺點去掉,然後建立新的觀念,這才是新台灣的面相,把古今中外的優點融在一起的性格,便是新台灣人所追求的性格。

最早的時候,台灣是個不受中原重視的地方,孤懸海外,又經歷鄭成功在此反清復明,形成了與大陸對抗的心理。後來被日本人占領,對台灣人性格造成了扭曲,是一種壓抑。國民黨政府來台,早期也是用高壓政策,甚至有白色恐怖出現,這些都使得有些台灣人的心態遭受扭曲。

舊台灣人是重利超過於重義,新台灣人所最欠缺的就是義。

台灣人被日本人壓抑以後,就往求利的方向走。明、清二朝之間台灣是中國最大的出超區,根據史實,許多家中兄弟多而且經濟不錯的福建人,想來台灣發財、做生意。他們認為來台灣是可以賺錢的,但是台灣不但荒涼而且還有瘟疫,不敢來,因為要經過台灣海峽、澎湖黑水溝,相當危險。因此要在子弟中,挑選較勇敢、有冒險精神的,由家族出錢讓他來台灣發展。另外也有與鄭成功來的那些反清復明、有民族大義的軍人,所以台灣人的祖先並不是海盜、罪犯,很多人到台灣是為做生意而來。台灣人的性格重商,在海上冒險犯難的精神是比大陸各省多。

台灣的族群械鬥很嚴重,漢民族在台灣的械鬥也很厲害,台灣割讓給日本,因日本採高壓政策,就沒有械鬥事件了。從康熙皇帝時第一次產生械鬥到光緒年間最後一次械鬥,一百六十一年中,台灣發生了三十八次的械鬥,所以族群間的對立、情結並不是今天才開始的。

補大陸的不足

從族群的觀點來講,我們應該以新台灣人來超越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所謂新台灣人是這四大族群的融合及尊重。

在族群融合中,最重要的是要有共同語言。就像蔣介石總統、蔣經國總統他們講的也不是浙江話,而是講浙江國語,他們也在學國語。講國語對閩南人來講並不是壓抑和排斥,應該有這樣的共識。所以語言政策應該異中求同,同中存異,在共同語言當中要保存方言、要尊重。

新台灣人如何面對中國大陸、如何面對世界?台灣五十年來,已形成了海洋文化,中華文化一直是旱鴨子文化,不敢出海,除了鄭和下西洋之外,每次的海戰都是輸的,連越南人也在他們的博物館提出:他們曾經打敗中國海軍。中華文化所欠缺的就是海洋精神、海洋文化,而台灣五十年來就形成了海洋文化與精神,這可以補大陣中華文化的不足。

我不贊成李登輝總統的「建立新中原」,這在語意上有問題。我認為,中國國民黨變成台灣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黨的墮落,今天應該要激發大家有逐鹿中原的雄心,而我們憑什麼逐鹿中原?就憑五十年來的現代化經驗、成就、管理技術以及資金、海洋文化、海洋精神。

因此新台灣人應該促進改造舊中國,把海峽對岸的力量結合起來形成一個新中國,這樣的新中國,會是二十一世紀的主宰。中國人不會有侵略的野心,其實在中國歷史上記載,開疆擴土、占領人家領上的是蒙古人、滿州人,漢人很少占領人家土地,很少人會認為漢人有這項特質;明朝的領土很小,滿清占領以後,把滿州也送過來,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再加上蒙古、新疆、西藏,領土才突然增加了二倍。

我認為中國自古以來的哲學思想與文化是重和平的,如果新台灣人能夠改造舊中國成為新中國,那樣的新中國將會對這個世界有所貢獻,而且二十一世紀也才會是中國人的世紀。

(陳貞君整理)

本文出自 1996 / 08 月號

第12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