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做事是大懲罰-吳京經驗

文 / 張佑生    
1996-07-15
瀏覽數 15,800+
不做事是大懲罰-吳京經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五二0總統就職過後,政壇登「閣」熱高燒不退,小道消息漫流。在一度盛傳的行政院副院長必須具備「工程背景」的條件說當中,「吳京」的名字突然被提起。從他最後確定出掌教育部至今,各界還在設法對他多一些了解。

四十年前畢業於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系,新任教育部長吳京幾乎半輩子都在美國度過,指導出十九名博士和八名博士後研究生,並發表過兩百篇以上的專業論文,去年剛成為獲選率僅有千分之一的美國國家工程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院士。

都「動」了

不過,在顯赫的經歷之外,吳京在不到兩年的成大校長任期當中,所繳出的「成績單」,才是促使李總統找吳京入閣的主要理由。

從走訪全國十餘所明星高中,到舉辦兩岸大學校長高峰會,用吳京自己的話來說,一連串史無前例的活動,讓學風向來保守的成大「動了起來」,連帶使他自已也「動」了起來。

吳京回憶李總統要他接下部長職位時,曾經對他的「成大經驗」如數家珍,並希望他將這種工作熱忱推廣到教育部。

一位中研院院士指出,吳京在成大的表現,使得當局如果要從大學校長中提名教育部長,必然會優先考慮到他。

雖然吳京去國多年,對國內環境存在某種程度的隔閡,但是他憑藉謹慎的用人態度和快速的反應能力,以及層出不窮的新穎構想加上旺盛的工作企圖,很快就能進入「狀況」。

與他大學同班的成大總務長蘇懇憲,以成大附設高工補校的校務主任出缺為例,說明吳京挑選幕僚的謹慎程度。

這間學校的校長在名義上由成大校長兼任,不過實際上的校務都由另設的校務主任統籌,蘇懇憲就任總務長前即擔任此職。

他推薦一名外文系副教授繼任,但是吳京並沒有馬上批准老同學的建議,而是花上兩、三個星期去四處徵詢校內其他同仁對於此人的看法。有一次甚至當著蘇懇憲的面,詢問其他在場主管對此人工作能力的評價。這項舉措,讓蘇懇憲吃了一驚。

遴選成大醫學院院長,是另一個吳京用人嚴格的例子。當初有兩人進入決選,但是正取者最後並未回國應聘。依照慣例,應該由第二名遞補。然而,吳京認為既然心目中的第一人選不來,那麼就應該再辦一次遴選,直到選出他認為最合適的院長為止。

吳京的反應快,從他在成大校務會議和教育部部務會議聽過幾次簡報後,就能對各部門下達工作指示中可以看出。

曾應吳京之邀,出任成大研究發展委員會執行長的機械工程系教授崔永晉指出,吳京針對擬好的計畫總會問:「可不可以用其他方式去做?」當幕僚表示教育部或其他政府單位可能會有意見時,吳京立刻的反應是:法令有無明文禁止?如果沒有,就試試看,先做了再說。

做事?做秀?

吳京不在乎把自己的點子告訴別人。他曾經表示,當別人在研究他的想法時,他早已經往前邁了好幾步。

與吳京前後期的一群成大旅美校友,每隔兩、三年會碰面一次。崔永晉觀察到,當大夥聚會出現空檔,常看見吳京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拿出隨身的小冊子記下一些想法,可見其用心的程度。

吳京的工作企圖心旺盛,可以從他替成大爭取預算的幾件事情上看出。有一回,台灣省長宋楚瑜到成大去,吳京提起校內有塊地可以拿來興建立體停車場,落成後校外人士也可以使用,希望省府予以補助。

宋楚瑜客套地說可以「考慮考慮」。不料吳京馬上指示在旁的總務長蘇懇憲過幾天到省府去拜訪財政廳長,爭取經費補助。

蘇懇憲當場嚇了一跳。他想,各級政府都在鬧窮,成大要向省府拿錢興建停車場,成功率極低。他回憶這段往事時打趣地說:「我算老幾,省政府誰認識我啊?」

不過,吳京建設成大的用心,已獲得政府肯定。依照慣例,每所大專院校一年只能申請一項大型工程的經費補助;成大卻在八十五年度申請到兩筆補助,總金額超過新台幣十三億。

整體而言,吳京從民國八十三年八月一日就任成大首屆遴選校長以來,提高母校知名度一直是他的經營策略。他常掛在嘴邊的是:「成大做了很多事,過去很少人知道,現在我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成大做了些什麼。」

於是,他先是到台北建國中學「促銷」成大各科系,有如給一向高高在上的其他大學校長們上了一課「震撼教育」。民國八十三年校慶前夕,成大頒贈榮譽博士學位給吳大猷和李遠哲兩位中研院前後期院長。今年初,成大主辦海峽兩岸四十幾所大學校長的高峰會,發表「二十一世紀為中華民族世紀」的共同宣言。

各式各樣「高分貝」的活動,讓人很難再忽略成大的存在。不過,也招致一些究竟是「做事還是做秀」的質疑;更有人批評,吳京不過是把美國那一套辦事方式搬回國內而已。

中西交流的火花

吳京對於自己在媒體的高曝光率,常有「予不得已也」的感慨。他認為,成大才應該是新聞的主角。不過,卻往往事與願違。

例如,頒榮譽學位給吳大猷和李遠哲,在他心目中是一大盛事,新聞輕描淡寫;他到高中演講推銷成大,他認為原本不足為奇,媒體卻鉅細靡遺地報導,讓他感到頗為無奈。

不過,批評歸批評,在吳京一年多來不遺餘力地拉抬聲勢後,成大三十三個系當中,有二十五系聯考志願排名往前移動。建築系也總算擠進第二類組前十名。

成大新聞中心主任李金振表示,儘管這種戲劇化的攀升無法單純歸功於吳京的高中校園之旅,但成大逐漸在北部打開知名度,也是不爭的事實。

由於長年旅美,所謂的「美國經驗」也就很自然地被推斷成吳京各種動作的基本藍圖;吳京對此深表不然。

他舉民國八十三年聖誕節晚會為例子。當時他決定開放校長官舍舉辦員工子女園遊會,並且粉墨登場扮成聖誕老人。記者看了之後就說吳京這一套是從美國學回來的。

後來吳京告訴記者,他在美國三十多年還不知道曾經有哪位大學校長扮過聖誕老人。

他打趣地說:「我比台北市長陳水扁還早一年扮聖誕老人!」

吳京強調,他沒有把美國的東西抄回來,因為「一定不會成功」。他所做的一些事情是台灣和美國都沒有發生過的。他似乎暗示,中西方文化在他體內撞擊交流,往往能夠讓他產生一些創意的火花。

事實上,儘管去國多年,吳京仍然保有一些中國讀書人的特質,例如尊師重道的傳統。

曾經教過吳京的成大退休教授周龍章表示,吳京在過去二十年間,平均每隔兩年就會回國一趟指導一些研究計畫;而他每次回國,都會抽空登門拜訪昔日的老師。就任成大校長的典禮上,吳京還把這幾位退休教授請去觀禮。

面對挑戰

總體上,吳京透過精心設計的宣傳和包裝手法,相當程度上重塑了成大的社會形象。不過,由於學生爭取攸關自身權益的意識抬頭,使得吳京的一些施政理念遭到「重外輕內」的反彈。三年校長任期剛過半就入閣,也引發「以校長當部長跳板」的質疑。

成大學生會長謝承翰指出,當校內停車以及宿舍熱水供應時間等問題懸而未決時,吳京積極邀請海峽對岸及其他校外人士到校參觀,反而對成大學生形成更大的刺激,認為資源分配嚴重失衡。

不過,謝承翰卻不同意吳京在成大如此「賣力演出」,是為了入閣做準備的看法。

他舉成大幾次校內舞會為例,到了晚上十一、二點,所有校務主管都已明顯露出疲態時,吳京讓他們先回去,自己則留到最後才走。謝承翰認為,如果吳京當時就有入閣打算,其實不必花那麼多心思在校內活動上面。

他覺得,吳京是運用「由外而內」的策略來經營成大;只不過,還沒來得及照顧校內的需要,就被徵召入閣。工作只完成一半,所以才引起學生的不滿。

吳京在回國接任成大校長之前,徵詢過幾位擔任美國大學校長的友人,有關當大學校長的訣竅。歸納到的答案是:第一年什麼事都不要做,第二年再挑幾件一定成功的大事情來做。

至於當部長的訣竅是什麼,吳京並沒有問,不過他猜想可能和當校長差不多。但是,他決心不會照著這句話去做。

他表示,自己在美國的研究事業正值顛峰,如果出掌新職而一年內什麼事也不做,對他是很大的「懲罰」,所以他認為改革步伐應該愈來愈快。

吳京的時間壓力,可以從他上任部長以來積極表達政策方向中看出。關於高中階段不應「分流」的意見,就曾經引起部分研擬此議甚久的教改人士反駁。事實上,新任部會首長以尚未進入狀況為藉口,在上任後半年內不對具體政策表示意見,一直是本地官場文化的重要特色。吳京身列其中,快語作風立刻凸顯,上任後,幾乎日日有政策性意見上報,例如他主張剔除掌管高爾夫球場及電玩的業務。

吳京任教二十年的美國德拉瓦大學海洋研究院(Graduate College of Marine Studies at University of Delaware)在去年出版的新聞通訊秋季號中,一篇標題為「登上高峰」(Riding the Crest)的文章採訪吳京指導過的學生。有人指出,吳京從未用過「不」來打發對於學生提出的問題。

台灣的教育部長是個「折舊率」頗高的職位。歷任部長上任時無不風光,下任時往往遍體鱗傷,企圖心和辦事能力一樣強的吳京,面對有可能是「不可能任務」的教育改革,能否再度登上高峰,國人都在密切注視。

本文出自 1996 / 08 月號

第12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