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再見女天皇?

文 / 臧聲遠    
1996-04-15
瀏覽數 18,900+
日本再見女天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再現武則天?

今年一月底,日本記者在宮內廳長官官防鐮倉的履新記者會上問道,是否打算修改「皇室典範」,讓公主也有皇位繼承權?

鐮倉略顯尷尬地回答道,宮內廳並未考慮女皇繼位的可能性,一切遵循現行皇室典範照辦。

言猶在耳,宮內廳三月十日卻派遣高級顧問,飛往歐洲的丹麥、荷蘭、比利時等國,考察女王制度的運作經驗。這證實外界的臆測不虛:人類史上綿延最久,號稱「萬世一系」,的日本菊花王朝,正面臨絕嗣的危機。

日本皇室子嗣不繼,並非始於今日。已故裕仁天皇與良子皇后,便連生四位皇女,直到婚後十年,才生下現在的明仁天皇,日本臣民還曾經為此大肆慶祝。

日本曾有女天皇

算起來,日本皇室已有整整三十年未添男丁。所幸裕仁天皇活到八十八歲才駕崩,創下歷代天皇最高壽的紀錄,因此在過去,繼承問題並不那麼迫切。

然而,隨著皇太子浩宮德仁與雅子妃成婚三年,膝下猶虛,無法生育似成定局,加上其他幾位親王同樣面臨無後之憂,使皇作遞邅驟然間拉起警報。

若梳理日本皇族人脈,不難了解為何女皇繼位之說甚囂塵上。排名第二順位的皇位繼承人,德仁太子的弟弟文仁親王,只有一對女兒;第三順位的常陸宮正仁親王(明仁天皇之弟),膝下並無子女。

第四順位的三竺宮崇仁親王(裕仁天皇之弟),雖然有三個跟明仁天皇同輩的兒子,繼承順位分居第五到第七,但其中一人不育,兩人有女無子,難怪宮內廳緊張萬分。

但即使讓女兒繼位,在日本也非史無前例。揆諸日本歷史,其實多的是「武則天」。直到西元一八八九年,制定明治憲法時,皇室典範中才規定只限男性襲位。

據「三國志」中魏志倭人傳的記載,公元三世紀時,日本境內百國林立,她們奉邪馬臺國為共主,而邪馬臺正是由女王卑彌乎統治,中國的魏明帝曾冊封她為「親魏倭王」。

隋唐之交,日本出現第一位女天皇--推古天皇。她即位期間,在聖德太子佐政下,制定日本首部憲法,並派遣留學生到中國學習,開創日本第一個文化盛世,史稱飛鳥文化。到一七七0年最後一位女天皇「後櫻町天皇」遜位為止,日本一共出過八位女天皇。

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皇室典範配合憲法一併翻修。為尊重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皇位繼承進一步只限嫡子,但諷刺的是,裕仁的祖父明治天皇,和父親大正天皇,都是庶出。在這些以往所沒有的新規定下,皇室接班出問題的機率自然大增。

幾年前,德仁太子選妃屢屢碰壁,不知急煞多少熱心的擁皇派人士;他們有的獻議皇妃人選,有的提供婚友訣竅。好不容易盼到與雅子妃完婚,原本以為王子佳人可以就此過著神仙生活,未料更大的不育問題還在後頭。看來,擁皇派又閒不下來了。

出色女子,不孕王妃

在這事件背後,壓力最大的人,莫過於雅子妃。

曾經有記者問雅子妃,婚後打算生幾個小孩?雅子妃慧點地答道:「那要看瑞鶴願意送來幾個小孩囉。太子雖然喜歡音樂(德仁的大提琴拉得有職業水準),但是別讓小孩多到夠組一個樂團。」

今年二月,在德仁的生日記者會上,又有人問起小孩的事。德仁意在言外地說:「送子的瑞鶴好像喜歡安靜一點的環境。」含蓄地表達不希望外界饒舌之意。雅子妃則靜坐旁邊,不發一語。

猶記雅子初嫁時,不少人曾經寄望職業外交官出身的她,能為封閉內向的日本皇室,注人開放親民的新氣象。以雅子過去在美日高峰會及貿易談判的歷練,由她推動親善外交,一定可不讓戴安娜王妃專美於前。

然而,三年下來,雅子妃幾乎成了沒有聲音的人。若說日本皇室是宮內廳的影子,那麼雅子妃無異影子的影子。她出色的才幹,在深宮中形同多餘,卻無濟於擔解女人不可承受之重--不育,真是情何以堪。

皇室典範中的男性條款是存是廢,最後恐怕得訴諸公投。以宮內廳這次派員考察的丹麥為例,丹麥前國王弗德里克連得三位千金後,一九五八年未雨綢繆,透過憲法公投,打破六百年皇室傳統,為現在的瑪格麗特女王繼位鋪路。但是根據日本輿論調查會一九八七年的民調結果,只有不到三成的日人能接受女性天皇。看來,除非文仁親王妃紀子能在攻讀心理學博士之餘生子,否則日本皇室真的要絕後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