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新醫生的故事

文 / 蕭富元    
1996-03-15
瀏覽數 14,550+
新新醫生的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林姓外科還記得很清楚,十三年前他穿上白袍,第一天到醫院實習的時候,他是雙手顫抖、激動不已地朗讀兩千年前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寫的醫生誓約:

「准許我進入醫學時,鄭重地保證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給師長應有的尊敬及感激,憑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以病人的健康為首要的顧念。……最高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不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及人道。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言。」

因此,平常喜歡喝酒、吊兒瑯噹的他,穿上白袍之後,就完全變了一個人。即使和人起爭執,他都要先忍著,脫下白袍後才能開始吵架、打架。

白袍的榮譽責任

就像香港法官戴的假髮,白袍對醫生而言,也是一種榮譽責任的象徵。

但是,對這些以第一志願擠進十所醫學院醫學系的醫生而言,希波克拉提斯的誓約,在台大醫院紅包、台北榮民總醫院院內瘧疾感染、台北仁愛醫院輸錯血、台北台安醫院醫師罷診各種醫療風波之下,變得有些諷刺;在「遠見」對醫生所做問卷調查中(見後文),被大多數醫生奉為典範的史懷哲,他不計利益捨己救人的人道情懷,對看每個病人平均只給一兩分鐘的台灣醫界,美國平均為十二分鐘,也顯得有些矛盾。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