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心路迷航

文 / 王力行    
1996-04-15
瀏覽數 10,550+
心路迷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八九年,日本NHK「早安新聞」主播古屋和雄,把他平日製作的新聞專題,用極平實的文字寫成「失愛症候群,」一書。

他鑑於人際疏離的現代社會,不論青年、中年或老年,都陷人寂寞的困境,因此常在節目中忠告:「別再自怨自艾了,寂寞的,不只是你!」

的確,寂寞不是哪一個人的特質,更不是現代人的專利,李白早在詩中描述「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聖經中也提到上帝創造了亞當,後來又創造夏娃與他為伴,就是怕他寂寞。

「寂寞」二字,拆開來看,一是孤寂,一是落寞;進一步推敲,則孤寂不一定就會落寞,而落寞也不一定在孤寂時。

愛因斯坦就是一個能體會孤寂而不落寞的人,他甚至能享受這種「孤獨的愉悅」。作家李敖羨慕古人「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孤寂,他語帶諷刺地說:「閒著沒事幹,弱者、懶漢才會寂寞!」

現代女子陳文茜則自喻從寂寞中驚醒,「決定辭去民進黨文宣主任的工作,找回自己。」(見五二頁)

選後的落寞

不論是享受,是羨慕,是驚醒,心理學家解析的寂寞是:人與人、人與環境、人身與人心之間找不到交集點的虛空情緒。

然而,寂寞的也不只是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