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焦慮與顛覆的年代

總編輯的話
文 / 王力行    
1994-12-15
瀏覽數 8,200+
焦慮與顛覆的年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總覺得自己腳步追不上周遭的變化;

.老有讀不完的報紙、雜誌、書籍;資料堆積如山,讓你很不安;

.沒有聽過Call-in電台,沒有看過TVBS「二一00全民開講」,沒有讀過「一九九五閏八月」,就插不進別人的談話,又不敢說自己不知道;

.到書店買了「改造企業」、「新政府運動」,甚至厚達五百多頁的「第五項修練」,只能快速翻閱,生怕別人提起時自己不知所云……。

如果你有這樣的朕兆,大概是得了「資訊焦慮症」。

根據「資訊焦慮」一書的解釋,它源於「我們真正了解的」和「我們以為應該了解的」之間產生了很大的鴻溝。

「資訊焦慮是資料與知識間的黑洞。」作者理查.伍爾曼一語道破這個近年來忙碌的現代人聲嘶力竭追逐的迷思。

資訊焦慮來自資訊爆炸。

想想看,台灣解嚴後,報紙由十二版變成四十八版;電視台從二個頻道增加到五十多個頻道;四千多種雜誌,一年兩萬本新書上市。

在美國,今天一份「紐約時報」的訊息,相當於十七世紀一個普通英國人一生的經歷。美國人現在一年要讀一百份報紙,三十六份雜誌,看近二千五百小時電視,講六十一小時電話……。

求知若渴症

資訊爆炸因資訊科技推波助瀾。

每天經由電話、電腦、傳真機流入多少資訊,再加上讀報、看電現、看電影得來的資料。是不是科技愈發達,人類被資訊淹沒的機會就愈大?

資訊爆炸更和社會變動互為因果。

蘇聯若非大量西方資訊湧進,就不易滋生自由開放蠢蠢欲動的社會;快速變動的社會又引發大量資訊的欲求。

資訊焦慮症是個現代病,也是個先進病。它的滋生溫床是一個開放而競爭的社會,它的病菌則是人人求知若渴、好學不倦。

台灣的現狀正符合這二項要件。

不知不覺中,今年坐計程車的客人多了一種「享受」,他們要陪伴司機運匠聽「台灣之聲」Call-in對話。不管你聽不聽得懂台語、俚語,跟著嘻笑怒罵的情緒起伏,才不至被請下車。

這是合法外的非法電台,它散發的強電波絕對超過傳統電台。脫限的言論,參與的快感,觸動都市邊緣人的神經。

「這是一種學習,學會聽人民的聲音。」一位年少大學生義正辭嚴剖析。

就在稍後,極思入侵三台霸權的「第四個電視台」TVBS,也加入Call-in的行列,開闢「二一00全民開講」。

全民call-in狂


和廣播不同的是,這批被引來的電視參與者比較都市化,比較知識化。開放的言論,加上尖銳的辯論,打破了三台禁忌,統獨之爭、省籍衝突都端上檯面,甚至批評國家元首也毫無忌憚。

於是一傳十、十傳百,沒有看過TVBS「全民開講」的人,幾乎變成「無知」了。

「昨天林正杰發火了!」辦公室稟熱烈地討論著。

「你看國民黨的人都不敢上了,只剩下一個「簡砲灰」!」電話傳來好友的揶揄。

call-in節目散發出來的資訊顛覆了整個台灣;年底的選舉,更使顛覆伸展到極致。「連老阿媽都知道call-in。」一位花蓮的文化工作者說。

今年遠見國內「風雲人物」,我們就選出了「新電波人」,因為他們帶給台灣的震撼前所未有、無遠弗屆(見三十二頁)。

正如資訊爆炸透過科技使威力加速,媒體也在跨域重整,新媒體時代已然撞擊整個星球。

「ET」、「侏羅紀公園」的億萬大導演史帝芬.史匹柏正結合電腦與電影織起他的多媒體夢。毫無疑問,他是目前最具創意的新媒體人之一。我們選他為國際「風雲人物」。

當這些新電波人、新媒體人不斷創新時,人們就更要焦慮「資訊焦慮症」了。

本文出自 1995 / 01 月號

第10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