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1997年2月號

總編輯的話

蔣孝勇的最後一年

文 / 王力行        1997-01-15
蔣孝勇的最後一年


一九九六年年底,蔣孝勇走了。

他走得很平靜,沒有原先預告家人可能有的大出血現象;他走得很尊嚴,不似一般癌症病人身上插滿了管子;他走得很安心,最最掛念的母親蔣方良女士,在彌留時刻趕到床旁,緊握他的手:「孝勇,媽媽來了,媽媽在這裡陪你。」

一九九六年,是蔣孝勇四十八載人生的關鍵年,也是他堅持理念、力抗癌病的奮戰年。

這一年年初,一口鮮血點起了癌症的警訊,十多個小時的手術,證明食道癌已到末期。

由於長年隨侍祖父與父親,蔣孝勇的醫學常識豐富,儼然成為另一位「蔣大夫」。「我是最好的病人,也是最難搞的病人。」他曾自謔,十分了解病情,醫生在他面前,絕無禁忌,只要說得出道理的治療,他也一定遵從。

他的主治醫師王良順就表示,蔣孝勇的抗癌毅力出乎想像。

化學治療是一段形銷體毀的過程,蔣孝勇無奈地說:「癌症治療和一般病治療最大的不同是,癌症化療的結果是為了應付下一次的化療。」這種看不到終點的治療,也成為他人生一場錐心刺骨的戰鬥。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