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民意在那裡?

總編輯的話
文 / 王力行    
1990-04-15
瀏覽數 10,100+
民意在那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總統選舉,大老憂心仲忡整合之際。

「李登輝、林洋港,誰當總統,攏(都)一樣;王永慶去大陸,才是政府頇顢(笨)啦!」闢了三十多年計程車,老司機台語中夾著國語,不帶火氣。

XXX XXX

中正紀念堂廣場,拿著麥克風的少年,一口流利台語說他是貴州人,悲愴地唱起「幾架焦啊(一隻小鳥)……。」

數里外的忠孝東路,閃著KTV霓虹燈,十六、七歲兩兄弟,嘶吼著「我的未來不是夢……」,跳躍的身子迎著跳躍的音符。

XXX XXX

「陽明山風雲」過後,首府還瀰漫著「主流」、「非主流」的餘波。

遠在台東、高雄的國民黨幹部,不十分清楚中央為什麼政爭,但有一點他們都確定:「總統都有兩組人競選,那將來選舉我們怎麼做?」

多元?混淆? 

台灣,就是這麼一個多元、混淆的社會。每一個人都有意見,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的意見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意見。

受鼓舞的靜坐學生,把自己當成兩千萬公意的代言人,理直氣壯地說:「李登輝可以停止動員戡亂時期嘛!要不就解散國會!」

立法院的增額委員,咄咄逼人地質問新任院長梁肅戎:「你代表那些選民?」

就連北一女中班聯會上,學生上台也振振有辭:「本席認為……」;她們要代表「民意」--全體學生,來監督學校行政。

民意的陷阱 

「台灣的民意是被扭曲了的,」一位傳播學者毫不留情地當著外國記者面批評。與其說民意被扭曲,不如說民意被左右。

左右民意的第一個陷阱是形象。

形象通常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它不一定就是真相。「外表長得好,會說話的人就占便宜,」媒體中的電視記者最能體察其中訣竅。媒體出現頻率高的人,通常民意調查在做「政治人物排行榜」時,大都能名列前茅;至於是否有政績,有沒有行政經驗都不重要,「甚至連理想總統人選,他們都可以上榜,」一位媒體界人士不願具體點出名字。

政治人物運用媒體並不限於塑造形象,在越來越複雜的政爭中,「有主動放消息給我們的,」自立早報總編輯吳戈卿回憶兩組人馬競選總統新聞戰中的撲朔迷離。

跳不出威權文化 

民意被左右的第三個陷阱是威權文化。

中國人傳統的威權思想仍根深柢固。一位向以批評時政著名、極受大家尊敬的年長學者就曾說過:「我不批評總統,他畢竟是一國的元首。」

元首即使在屆臨二十一世紀的民主年代競選,民意調查仍顯現,他獲得九成名百姓的擁護。「「總統好」的心態還改不了,」任教台大的傳崑成分析著調查結果。

「總統把老闆當成朋友一樣禮遇;這樣的「殊榮」那裡找?」一位大報高級主管這樣形容著報紙與元首的關係。

第三個陷阱是階層。

「我們看到的民意都是知識分子的話,和那些自認為代表民意,其實是特權階級的想法,」一位大學生看著台北爭鬥不斷,回到鄉下卻發現:「他們電視只看歌仔戲,關心的是收成好不好!」

難怪政爭甫定,遠見編輯採訪執政黨地方黨部時,他們最擔心的,還是地方選舉,「輸了比死父親還難過,贏了比中愛國獎券還高興,」一位做了二十年的黨工形容。

國是、憲政、生活 

國民黨臨中全會。總統選舉、中正紀念堂前學生靜坐,這一齣齣戲已落幕。此刻,民意焦點似乎又都集中到「國是會議」上。

「國是會議要談的是憲政體制;民意真正關心的,卻是生活素質,」一位學者擔心這個差距。

這個差距如何填補呢?現在不能填補,什麼時候能呢?

當李總統順應民意召開「國是會議」時,當國是會議籌備委員代表民意廣徵建言時,真希望他們能找出真正的民意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