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1993年10月號

編者的話

等待包青天

文 / 溫曼英        1993-09-15
等待包青天


今年八月初,本刊資深編輯蕭富元溯淙淙西流的台灣第一長河--濁水溪而下,尋訪台灣鄉土的滄桑變遷。

在分隔南北水利的南投縣名竹大橋上,她邊遠眺墨黑色的溪水如何豐沃沿岸農田,邊則細細咀嚼著耐人尋味的鄉野傳聞。

定居溪畔的老人言之鑿鑿地告訴訪者,推展台灣文明的濁水溪,有預警島內異動的天賦異秉;「濁水若清,就有代誌發生」。而舉凡台灣割讓給日本的甲午戰爭前,日本戰敗投降後……等影響台灣前途的關鍵時刻,濁水溪都曾突現異象,驟然清澈起來。

年底大選將屆。台灣正又走向治與亂的分水嶺。九月上旬,雄心勃勃的民進黨在連番造勢活動中,鷹隼似地挑起撼動地方人心的「濁水溪濁水又清」話題,暗示近期內台灣變天的可能性。

不論民間的說法是否可信,執政近半世紀的國民黨似應早已查覺,晴空上,朵朵壓頂的厚重烏雲。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歷次民意調查在在顯示,金權污染與貪腐現象,是最令民眾痛心疾首的政界痼疾;而當權者未能遏制貪官污吏四處橫行,更是百姓對國民黨施政最不滿意的項目。

清廉是高標準?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