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第一手報導

編者的話
文 / 溫曼英    
1993-08-15
瀏覽數 9,850+
第一手報導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以一二.八%的高幅,勇奪去年世界經濟成長冠軍的中國大陸,在過去八個月中,始終是國際輿論關注的焦點。

今年五月,美國時代雜誌、商業周刊及紐約時報,曾先後以「下一個超級強國」、「中國--二十世紀的經濟巨人」、「中國經濟規模,排名世界第三」等頗具震撼力的標題,樂觀估測大陸的經濟潛能。

警號頻現 

然而下半年來,大陸多項經濟指標頻現警號,副總理朱鎔基不得不以兼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有力身分,出馬整頓失控的金融與投資秩序。一改過往讚揚的基調,美國財星雜誌與新聞周刊迅即提醒有意投資者,「小心流沙」、「中國大陸有如一個即將迸裂的經濟泡沫」。英國經濟學人周刊也歷歷預言:「中國正處在沸點上,不熱過頭會大好,熱過頭會完蛋。」

無論看法是樂觀或悲觀,對於快速成長的中國大陸既垂涎又不安的西方世界,因文化隔閡,一向只能以隔岸觀火的眼光,審視這個勃興中的經濟強權。不像港澳、台灣同文同種、近在咫尺的中國人,非僅直接坐在開發大陸經濟的列車上,視身體嘗車行的顛簸或平滑,更可無礙地用第一手接觸,報導這塊土地上的呼吸與脈動。

一向強調立足台灣、關懷大陸的遠見,在台商洶湧的大陸投資潮中再度特寫兩岸交鋒後的風雲變幻,正是想為讀者戴上記者特有的顯微鏡,親歷現場精確剖析這個「經改中的中國」。

雖然李登輝總統憂心台商承擔過巨的風險,公開昭告國人「一九九四年以後再考慮赴大陸投資」,但據實估算,早已有近萬家中小企業在大陸設廠,而其合作的對象,多為遍地叢生的鄉鎮企業。

對經濟發展史深感興趣的遠見編輯林文玲,在日常採訪中亦逐漸驚覺,台灣的絕大多數企業主,幾乎都在談論自己的大陸經驗,「如果觀察的範圍仍只局限在台灣,不僅報導會斷線,歷史亦將失真」。

在梅雨剛歇的七月初,林文玲和攝影楊文鄉踏上了鄉鎮企業的發源地--蘇南。他們頂著攝氏三十八度的驕陽,抽樣走訪錯落在上海、無錫、常州、蘇州、溫州以及東莞、深圳的四、五十家工廠,一致的總體印象是:來自民間推動大陸經濟發展的浪潮,就和當空的烈日一般,熱不可擋。

好壞水準差距大 

不過,因陋就簡的熱力似乎後繼乏根。近五十家企業中,兩位編輯見識到了「長在草叢裡,沒有門窗,室內十個工人協力製造一張價值五百塊人民幣電腦桌」的廠房,而他們竟「非常非常地賺錢」。更有一家名片上印著「炒貨工廠」的公司,廠址就在自家後院,工人是老闆夫婦,盡數所有設備,僅為一鍋、一灶和一部封塑膠袋口的機器……。

當然也有例外。蘇州城外擁有台資股分的林通染料化工公司,在六十歲、復旦大學他工系畢業的徐惠通經管下,不但頗具現代化形貌,更前瞻性地設有一所大陸企業罕見的「人才培訓中心」。

事實上,大陸的經改前景,便正在水平差如天地的跑道間游移;登天之道無他,厚植企業之本--人才而已。但當林文玲為取得相關研究報告,數度聯絡學術單位,竟發現在這個「商人共和國」裡已經少有人潛心於研究工作時,不禁真正地悚然心驚。

「不重教育、無力建立制度;僅靠做生意,就能把中國大陸搞成經濟大國嗎?」

大陸的問題多如牛毛,這是遠見編輯在頻繁的第一類接觸後,所萌生的最深沈的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