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傻子精神

編者的話
文 / 溫曼英    
1993-06-15
瀏覽數 9,450+
傻子精神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猶記三年前,社會情勢因國民黨內鬥波盪不安;遠見編輯懷著沈沈憂心,造訪素孚眾望的總統府資政孫運璿,為社會求警語。廳堂裡雖有蘭桂飄香,卻難以沖淡主客對談間濃郁的愁諸。

送客時,行動不便的資政堅持自輪椅中站起;他深情地揮動隻手,語重心長地說:「你們是傻子啊!這個社會上.幸虧還有像你們這樣的傻子!」

走過中國一個世紀憂患的孫運璿洞見,每值國家多事之秋,只有那些「不自私圖己利,有勇氣維護道德與正義」的傻子,才是解決問題真正的答案。

今天的台灣,正被金權政治、省籍情結和兩岸關係三道難題糾葛圍困;失望的氣氛凝成烏雲,遮斷了瞻矚前景的光,阻隔了愛鄉愛土的熱。

用愛來包容 

在大多數人咒詛黑暗,但又不知如何避免沈淪的同時,編輯林蔭庭與林志恆遍訪南鄉北鎮,挖掘到一個又一個堅守原則、不昧俗情,積極捍衛正義、散播光熱的「傻子」。他們坦盪的胸懷令人嚮往,而果敢的行動力更值得欽敬。

二十五歲、長得精瘦的蘇盈貴,是一個「一開口,就能讓人感覺到他的認真與執著」的律師。他相信社會有進化和墮落兩股力量,選舉時,政府既無力偵破「幾十萬人在兩、三個晚上大規模同時犯罪」的賄選案,他只有憑藉由己的專業主動告發,好把那股導引墮落的力量給抓出來。

祖籍河北的畫家倪再沁,在敏感的省籍問題上,是一個「能夠兩面都想,並在兩面做工」的人。當身旁有人陷入迷情,他總是用這樣的觀念來對制:「本省人和外省人在人性上根本是一樣的;現在台灣似乎只剩下「統」人和「獨」人,其實,我們的社會真正需要的是「好」人。」

而任教於中正高工的魯台營,年僅三十二歲便已透徹體悟,融合省籍的唯一大道是包容。「就像猜拳,石頭對石頭永遠猜不完,一定要用布來包石頭,遊戲才會結束」。

沒出過國,但頻繁來往於兩岸之間的南投人許玉摘,因參與慈濟功德會的大陸賑災工作,感受到「以具體的愛心,的確可以改變大陸人對台灣的看法」。她知道社會上有人反對慈濟接濟大陸,甚至抹黑慈濟的動機,不過,「在汐止修道院裡做好事的修女,也沒有一個是台灣人啊!更何況,恨只能用愛來化解,別無其他的特效藥。」

誰傻瓜,誰聰明? 


在兩位編輯採訪的六、七十人當中,已義務為「道德重整」工作長達十年的劉仁州,是「擇善固執,義無反顧」最典型的範例。他的思想純正、態度平實、言行認真,初識時,常留給人「傻呼呼、灰撲撲」的印象。然而,眼見他把大家耳熟能詳都又嗤之以鼻的道德規範,一樣樣地體現出來。並發揮了相當的功效,不禁讓人沈思低迴:究竟是誰傻瓜,誰聰明?

或許大多數人都認為,只憑槓桿上的一個支點,無法舉起整個地球;只憑一個人單薄的力量,無法挽狂瀾於既倒。所有的理想與堅持,也因而就在現實與無力之中灰飛煙滅。

具有「傻子精神」的看法則是,縱然沒有一個人能用理想舉起整個地球,但更重要的在於,每個人都不放棄那個堅持理想的支點。

本刊在七周年慶的封面主題中,要與讀者分享的,正是這股能夠點燃台灣希望的「傻子精神」。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