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1992年11月號

總編輯的話

誰誅鬥士?

文 / 王力行        1992-10-15
誰誅鬥士?


王建瑄還是辭職了。

正如三個月前本刊訪問他時所說:「最近就有一件事,我已經表明了這個態度,不能做我就辭職。」

也正如他提到做政務官二年多最困難的事:「要有的話,可能是在議會吧!有一些非常對的案子,但是受到既得利益者反對,你要想把它搞過去,等於在搞他的肉一樣……。」

王建瑄,從鬥士變成烈士,是目前台灣政治的必然結果。

正如提攜他的財經大老李國鼎所指:「政治是很現實的,他如果留下,還是要面對相同的困難,還是沒辦法做事。」

短期間王建瑄面對的困難,他在行政院院會說明得相當清楚:

●要他為年底選舉負責。從台灣省議會、高雄市議會直達天聽的「民意」,認為王部長的政策會使年底選舉國民黨失利。

●要他為政治負責。部分國民黨和民進黨立委把政策扭導成政治事件,背後實指向郝柏村院長。

●要他為省籍分裂情結負責。由地方到中央,已有耳語傳布「外省人部長取走本省人土地」的訊息。

政黨體質改變 

長期來看,他沒有辦法做事的理由是: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