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總編輯的話

文 /    
1991-11-15
瀏覽數 6,400+
總編輯的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十六小時沒有睡覺」、「走在湖北山區,深怕土匪出來搶劫」,經過十二天的實地採訪,回到台北的編輯楊孟瑜和許月瑛仍小有餘悸。

就像TIME雜誌發行人常常寫道:「一篇好的報導,絕少是很容易做出來的。」

採訪中國大陸貧困山區,除了車途勞困,更嘗到生死之間的恐懼。

萬里迢迢.兩位編輯是為了探訪一個牽動中國人心中的痛--失學的故事,和帶來中國人希望的「希望工程」。

枯萎的小花蕾

這一幕幕湖北和安徽邊區的景象,是讓人見到了抹不掉的。

一位五歲不到的小女孩,手裡抱著嗷嗷待哺的小娃子,一路走一路回答訪客的問題。

穿著斑斑補釘褲的十一歲少女,正背著弟弟,走二華里路送池上學。這是她每天唯一和學校有緣的「功課」。

女孩失學,在這裡是「理所當然」。一首名為「搖籃」的詩,最能寫出箇中心境:

「弟弟的搖籃是姐姐的背,

姐姐失去了上學好機會;

嫩嫩的雙肩、細細的臂,

接過媽媽一份沈重的累。

搖呀搖,搖呀搖,寶寶快快睡;

搖起弟弟甜甜的夢,

搖落姐姐迷惘的淚。

通往學校的山路上,

枯萎了一朵小花蕾。

枯萎的小花蕾只是中國傳統重男輕女下的犧牲品;更嚴重的,則是大陸還有近四千萬失學的孩子。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12 月號

第06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