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塑去留--一本釐不清的帳

文 / 許彩雲    
1996-02-15
瀏覽數 14,800+
台塑去留--一本釐不清的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塑又要出走了?

寒風冷冽的十二月天,兩岸關係低迷之際,台塑重提六年前曾經掀起滿城風雨的話題--到大陸投資,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再度登陸考察。

彷彿是為他們的大陸行鋪路,繼九月間,王永慶披露萬言書,直陳經濟部工業局工業區開發作業不當後,總經理王永在更在十二月下旬當著媒體公開抱怨:「現在的大環境,老百姓到處抗爭,有抗爭才有錢拿,公權力死光光,企業困境幾乎已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企業還留在台灣幹什麼?留下來不等於等死?」

幾天後,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台灣省長宋楚瑜分別會見了王氏昆仲,表達「嚴重」關切之意,允諾解決所有投資障礙。

經營環境惡化的問題,企業界已經嚷了好幾年,台塑的呼聲,政府官員卻格外聽得見。台塑這次指責的重點--六輕土地使用問題,工業局已著手修改相關法令。也許再也沒有一家企業,能像台塑一樣,將引起社會輿論、政府關注的支配力,發揮到如此淋漓盡致。

「誰也不願在在位時發生台塑出走的事,這就給了它很大的討價還價力量。」從旁觀察台塑發展的一位財經學者深有所感。

這個力量其實早已一直不斷發酵,從十年前六輕設址的選擇,到今天台塑陸續開出的新投資計畫,六輕案已不只是原來的六輕案。

趁著近幾年公營事業開放民間經營的呼聲,台塑已迅速搶占先機。從開發工業區、建工商綜合港、到發電廠,台塑已攻佔不少橋頭堡,首創民間企業先例。

適度放行台塑

一來一回間,「台塑在玩兩手策略。」不少企業私下批評。

一位學者也說,對台塑去大陸與否,過多的政治考量,使政府官員和一般大眾反而看不清台塑作為一個企業的策略思考。使得台塑的去與留,看起來像是一本釐不清的帳。

仔細分析台塑這次大陸行的內容,經濟日報資深記者莊啟宗就認為,台塑對大陸投資勢在必行,與其每每掀起一波波震撼,政府不如適度放行。

一位曾主管工業的前任經濟部官員也指出,台塑到大陸投資和希望政府改善投資環境,是兩回事。「政府要做的是,評估石化業究竟在國內占多大位置,也評比較關鍵的可以留下來。」他說、就長遠的污染總量管制而言,石化業未必適合繼續在台灣發展。與其因民眾抗爭而耗費無數的社會成本,應該考慮適度准許台塑到大陸投資。

究竟台塑對它所賴以生存的社會,成本付出與利益回收之間,是怎樣的一筆帳?真正考驗台塑的,是數十年來,台塑跟這個社會所結下的恩怨情仇,走到今天,如何去面對、化解、再造。

在政府、企業、民眾構築的生態裡,台塑發展的軌跡,幾年來似乎創造了三方互相指責的紀錄,卻沒有留下建立共識的痕跡。

「為什麼政府老是買王永慶的帳?」有些企業界人士質疑。

多位企業界人士分析,「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光環如此氤氳,實因相較於一些有名而成天奉承政府高官的企業主,王永慶勤奮務實的形象,有其正面地位。「他不是衰敗頹廢的代表,因為他集中心智於發展事業。」一位企業人士說。

連對台塑屢有要求的環保人士都同意,用傳統指標計算台塑的貢獻,王永慶的企業龍頭地位的確值得肯定。

某種程度上,它決定了社會的興盛與凋零。在台塑集團待了二十二年的台化嘉義廠副理陳文仰就說,總共五萬多名員工,以平均每家四口計算,共有二十萬人靠年產值一千多億元的台塑集團吃飯。再算上下游廠、衛星產業、周邊服務業,「連鎖性的貢獻更難計算。」陳文仰舉例,衝著新港廠四千一百名員工,附近的百貨公司、醫院搶著與他們打合約。

而耗資二千五百億的六輕計畫,根據台塑民國八十年的統計,光在當地就可創造十萬個工作機會,加上利用產品再發展的資訊電子、高科技化學品,應可創造四十個就業機會。另外,每年則可創造十億元稅收。

強勢的企業龍頭

雲林縣長廖泉裕也曾表示,台塑六輕進駐麥寮後,附近地價已從每公頃一、兩百萬元,上漲到三千萬元,為原本經濟衰敝、人口大量外流的雲林地區帶來希望。例如,全雲林有史以來只有七十六棟五層以上的建築,四年內就增加為百多棟,「讓地方經濟發展突飛猛進」。

石化業也常津津樂道,台塑對下游廠商的照顧沒話說,前幾年台幣劇烈升值,台塑就允諾下游自行吸收成本,以免下游撐不住。同業觀察,王永慶信奉「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也是他鞏固、壯大產品市場的法門。

對社會,他更自有一套回饋邏輯。

去年,台塑集團投資的長庚護專,首度實施招考原住民學生優待方案,以單獨招生的方式,讓一百多名原住民少女學雜費、書籍費、食宿費全免之下就讀。在和王永慶面對面座談時,一些少女說出她們的感激:「董事長給的不只是入學機會,是我們的一生。」

「給人魚,不如給人釣竿」、「勤勞樸實」是幾十年來,王永慶一再重複也被社會重複傳誦的工作誓言。

在台灣經濟發展的成功經驗上,王永慶無疑有其定位。「但是他也被這個社會過寵了。」一位了解王永慶性格的學者說。

他描述,強勢的王永慶總要法律照他的意思,「如果不,他就認為是法律不合理。」依照經濟邏輯理性的損益表而言,政府一些法令可能不合理,「卻不能不顧及立法意旨。」一位前經濟部次長說。「個別事件也許他對,但照顧一個企業畢竟跟政府照顧群眾不一樣。」一位學者說。

最明顯的例子是,台塑一向認為,由民間開發工業區,一定比政府快又便宜。王永慶去年在全國經營者大會上,就直接批評工業局為了開發工業區,便向地主採取區段徵收,等到開發好後再出售,價格就高出徵收價好幾倍。

最近台塑打算把麥寮部分填海造陸土地賣給合資的台灣小松電子、及作為發電廠預定地,更遭工業局要求必須先依法賣回給工業局,重新議價再賣給台塑。此舉引起王永慶大罵工業局「無情無理」。但是工業局聲稱他們堅守由政府開發以維持價格較低、防止土地炒作兩大精神,這點不能被台塑一個企業破壞。工業局長尹啟銘更舉利澤工業區為例,政府當初賣給台塑時,尚末作公共設施,等到從台塑收回再賣出,算上污水處理廠、馬路、下水道等工程費及利息,單價自然較貴。

而最受民眾非議的是,社會的意見似乎並不在王永慶的損益表裡。在一些地方民眾眼裡,王永慶的台塑王國對待社會的姿態,即使合法,也未盡合理,甚至兩者兼失。

回饋難定義

過去王永慶的石化王國以開發領先一切,忽略把環境的極致運用算進企業成本,當社會開始把永續經營、與環境共存,作為衡量企業進步的新標準時,只算得出有形成本的王永慶,顯然來不及應付這種考驗。

最近惹起爭端的台化嘉義新港廠區,是台塑於民國七十五年接下當時夭折的豐田大汽車廠案預定地,而設立的工廠。新近投資二十五億興建年產十五萬公噸的丙烯情、丁二烯、苯乙烯共聚化合物(ABS)廠,去年六月試車後,因為飄出臭氣,遭新港附近中洋村、三間厝村民杯葛。

「早在工廠建立之前,我們就在這裡居住。他要建廠,為了出入方便,把十五米路擴成三十米路,車子愈開愈快,簡直是乞丐趕廟公。」剛做完農事的中洋村長江清正,拍掉身上塵土,不平地說。

「當時是縣府整片徵收好再賣給他的,說好做二次加工品。他應該有信用,結果牆一圍起來,裡面做電廠、纖維廠,我們也都沒有意見。ABS試車後,我們才覺得不對。」當初也遭政府強制徵地的養豬戶巫振欽不滿台塑違背承諾,更不肯跟民眾溝通。

儘管廠方聲稱排放廢氣已經通過國家管制標準,且空氣自動監測設備及焚化爐將陸續安裝,居民還是不安心,「一個沒有生產經驗、技術不純熟的廠,又設在人口密集處,誰知道會不會發生問題?」鑑於已有醫學報告指出,丙烯脂經呼吸吸人後有潛伏期長達二十到二十五年的致癌性,也是醫師的新港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錦煌,要求台塑設廠必須接受人民監督。

但台塑與新港鄉民的對話,卻是一場典型的「雞同鴨講」,分明扞格不入,雙方始終無法建立互信基礎。

台化的副理陳文仰認為,當台塑沒來設廠時,當地土地根本不值錢,地方人士為了發展請台塑來設廠,台塑為了回饋地方,當地主說補償費太便宜時,台塑一甲補償費又加了五十二萬元。「平常地方婚喪喜慶台塑禮數都到,路燈、活動中心、水溝疏通、廟事,一年就捐上四、五百萬元。」陳文仰翻開帳簿補充,過年前,公司還要個別分發六千元外加一條棉被給地方二十六個三級貧民。「做回饋,他們要的我們都給了。」陳文仰說。

「什麼是回饋?把污染減到最少才是真正的回饋。」陳錦煌說新港鄉民不是只要錢的暴民。身兼台化總經理的王永在卻不能相信,在花了那麼多錢後,為什麼地方對台塑還有意見?他甚至公開指責,帶領民眾抗爭的陳錦煌是地方「惡霸」。「誰拿了錢,把帳簿拿出來看,」江清正則反駁:「中洋村八、九年來沒拿過一毛錢。他自己要去查一查錢跑到哪裡去了,不要誣賴百姓。」

鄉民認為,新港其實已在為台塑設廠付出代價。一位新港鄉民說,自從去年六月工廠臭氣一外逸,附近住宅區沒人敢蓋房子,房價從一坪六萬五跌到三萬五還沒人買。

十一月間,廠區內的POM(聚縮醛)廠廢水緩衝槽氣爆事故,死了三名承包工人,台塑企業基於道義,對每名死者補償七十萬元。參與抗議的鄉民情緒升高,認為既然台塑要比法律,就應和居民簽公害防制協定;雙方成立委員會,委員會擁有入廠調查權;台塑每年提撥一%盈餘為建設基金。台塑方面卻不願跨出這一步,認為一旦簽約,企業自主、安全就沒法掌握。「這樣無理的要求,還有王法嗎?」王永在針對鄉民此項意見曾氣憤地說。

事實上,在宜蘭已有企業和地方簽下公害防制協定。「這是環保署的範本,」陳錦煌認為台塑並不會是創舉,內容可以商量,卻不能一概斷然拒絕。

民意的迷惑

在拿捏與社會互動的分寸時,台塑顯然受慣性思考邏輯所惑,無法掌握民意趨向。類似的事件、同樣的反應,也出現在與六輕所在的雲林麥寮一帶。

一畦畦廢棄魚塭盡頭,海風飂飂,六輕填土工事還在兼程趕工。廣闊的幅員令前來參觀者,除了驚嘆工程浩大外,察覺不出什麼異狀,與台北對六輕土地問題熾熱的爭執大相逕庭。

但就在王氏昆仲奮力向政府爭取土地使用權的同時,也有人開始質疑,王永慶化不可能為可能的雄心、毅力背後,似乎仍有許多遺落在民間的難題未解。

六輕座落麥寮工業區的公平性問題是其中之一。

「都是國有、未登錄土地,為何一個企業可來開發,獲利完全由其取得,而開發成本卻不全由其負擔?」一位環境工程學者針對台塑與政府的成本爭論戰,也發出疑問。

台灣環保聯盟雲林分會副會長黃修誠,感受尤其深刻。兩代都從事魚塭養殖業的黃修誠,五年前就普率領群眾,與縣政府用錢雇來的六輕歡迎隊伍正面對峙。「說什麼帶來地價上漲,太沒良心了,我們不是靠生產土地在炒地皮。」沒事喜歡在他的魚塭小屋待上一天的黃修誠說:「叫我們賣了土地搬去都市,我們憑什麼跟人家在都市競爭?」 黃修誠更屈指算出,六輕把魚塭都覆蓋掉,沿海居民養殖損失至少將達百億元,漁民工作將無著落。政府、台塑卻沒有輔導過一個人就業。他認為政府應該擬出一個方案,讓漁民活下去,「政府不是發生一個問題就解決一個,台塑也不是賠得起一個就可以覺得沒有愧疚的。」四十多歲的黃修誠說。

未落實的環境對話

六輕案目前最受環保人士矚目的是,台塑原本承諾分期分區,逐步做環境影響評估再開發,現在卻顯然有不按章法的趨向。

曾參與六輕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審查的陳震東指出,最受關注的隔離水道寬度問題,目前還在工業局手上,遲遲未予議決。基於成本考量,台塑打算把原本規畫為五百公尺的隔離水道,縮窄為一百五十公尺到二百公尺。

環保人士認為台塑將環保工程愈改愈少,廠區卻愈改愈大,認為有違背承諾之嫌。他們要求組成環境監督小組,隨時監督施工是否按照環境影響評估報告進行,台塑卻說那是地方政府的事。

已準備趕上國際lS014000新環保標準的台塑,對環保問題的一貫立場是,污染在所難免,唯有儘量改善,不應拿過去的紀錄來阻撓它的新投資。當國外大廠如3M、杜邦已提出「零污染、零排放」計畫時,台塑卻始終沒有爭取到民眾完全的信任。學者透露,台塑後期提出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都已不錯。但不能容忍的是,實際執行時,卻因為追求低成本,造成廠商低價搶標,結果做出的工程卻與理想運作狀況有距離。

台塑對民意的了解落差,導致錯誤回應,更進一步蛀蝕它的社會形象。

民國七十九年,「新新聞雜誌」揭露台塑派人向宜蘭縣長游錫 關說,開出縣政建設、個人競選經費等條件,以換取六輕重回利澤工業區。這件事遭游錫 主動曝光後,王永慶終於放棄回宜蘭的希望。

然而在台塑關係企業所在的其他地方,台塑提供政治獻金給地方政客、地痞流氓,以為它解決問題的傳聞仍然不斷。

雲林縣台西鄉最近有一批人因盜賣公海而被起訴,地方人士透露,這些人當初都是被台塑旗下某關係企業雇用,用低廉的補償費打發養殖戶後,假冒養殖戶身分,再用高價將魚塭地賣給該企業。這期間台塑對花了好幾億給養殖業補償,問題到現在卻還擺不平感到納悶。明白內情的人卻指出:「應該拿錢的人沒拿到。」

與世隔絕的文化

勤勞節儉的王永慶,卻在地方被批評做了錯誤示範,「他來沿海教壞人民,大家都等著賺軟錢。」在雲林虎尾高中教書,也是環保聯盟總幹事的吳文貴說。

處在多變的社會,台塑的回饋系統反應為何如此之慢?

一位瞭解王永慶想法的人士指出,王永慶一向認為,政府不管獨裁與否,只要有效率就成。而他的治理企業理念,是從生活中體驗中國人文化而得,「就是中國最傳統封建的那一套,大家認為要放棄的,他卻可以運作得很好。」

而他運用制度設計、道德訴求的方式,塑造出一個獨特的台塑文化,員工和他自已都與外面隔絕,「從有意識、下意識、潛意識;生活世界、尊嚴、價值、資訊都來自台塑,形成封閉的台塑王國。」外面的資訊不易進入台塑系統,而系統內又是一言堂,台塑少人敢直言進諫,「台塑變得只有一個頭腦,」這位人士說:「台塑能不能主動而樂意隨潮流改變,只能看王永慶願不願意變。」

台塑企業是跟著社會一起成長的,如今台塑面對社會的要求,王永慶只能用他創造石化工國的唯一方法來應對。而「社會也沒有真正多元化,台塑成功的社會基礎還存在,所以王永慶還行得通。」一位學者分析。

但是,「百姓無辜、無知,企業不能無情、政府不能無義,不然無名火就會起來。」一位嘉義新港鄉民中肯地說。

台塑並不特別純潔或猙獰,它只是同時代表了台灣經濟發展的光明與黑暗面。如果同時計算功與過,它的光環也許不至過分擴散。當它被社會捧上高峰,也得同時接受社會換檔的準備。

對社會的資產

.對經濟成長貢獻:

1.發展擴充石化工業生產規模,將促進資訊、電子、電機等產業發展

2.供應下游原料,六輕完工後使自製率提高到80%.強化中下游外銷競爭力。

3.增加民間投資意願

.提供就業機會:

1.台塑關係企業五萬員工

2.六輕完成後,號稱創造十萬人就業機會

.增加地方稅收:

1.台塑、南亞、台化每年營業稅約20餘億元

2.六輕完工後為雲林縣創造百億以上稅收

.提高土地利用價值,帶動工廠附近工業區及住宅區的加速建設與利用

.突破國營企業壟斷,促使政府改善投資環境

.勤儉樸實的工作觀

對社會的負債

.對環境破壞:

1.工廠運轉污染物排放管制不當,對當地居民健康、環境品質造成影響

2.施工期間引起的噪音、灰塵、車輛、震動,影害居民生活作習、交通負荷

3.工廠開發影響所在地海洋、鳥類等自然生態

.減少設廠所在地農、漁民生計

.地方政客收取政治獻金傳聞

.搜購土地變更地目,炒高設廠所在附近土地價格

.政府重大讓步、獨厚台塑:地價、工商綜合港、煉油廠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