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打烊的花都-法國大罷工風潮

文 / 林蕙瑤    
1996-01-15
瀏覽數 14,400+
打烊的花都-法國大罷工風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多數的法國人都承認,雖然歷年來,法國沒有一個政府是完美的,也沒有一個政體是無缺點的,但他們仍都熱愛自己的國家,以身為法國人感到自傲。而住在法國花都巴黎的人,每每碰到來法國旅遊的外國朋友,總會聽到別人艷羨:「唉,你命真好,居然住在這美麗的花都,又是香水,名牌服節、文化、藝術、名勝古蹟的浪漫世界裡……!」曾幾何時,這個得天獨厚的地方,市民開始了連出個門及寄封信都成為生活大事的經歷。

原因就出在:才上台六個月的新政府,於十一月七日公布了「社會改革計畫」,此舉將影響法國公營事業員工的社會福利、保險及退休制度。因此,十一月下旬末在各公營事業工會的聯合領導下,所有憤怒的員工開始了自一九五八年新憲法以來,最大的全國性聯合罷工,遊行及抗議。

這個比預期中更嚴重的全國公營事業聯合大罷工,愈吵愈烈,愈演愈兇,而政府與工會間的關係也愈鬧愈僵,一般小市民雖為政府與工會問討價還價的犧牲品,其反映心聲卻反被每天熱騰騰的罷工,遠行之浩大聲勢淹沒。小市民每天打開電視,翻閱報章雜誌,只聽見政府與工會間的各說一詞,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而小市民的苦,卻無人見聞。

尤其是在民營單位工作及自營商的巴黎市民,仍得在沒有任何公共運輸,又到處塞車,按喇叭聲的街道上,來回折騰於住處及工作崗位,只為了要保住現有的飯碗。因為這年頭,生活的最大優先次序是「保住飯碗」,因此,在這種「公營事業大罷工」的情況下,小市民們就在這個幾乎癱瘓的生活環境裡,比平時更費周章,更賣力地保生活。

小市民的苦水

自罷工以來,溜冰板,搭順風車,或甚至每天以腳代車,提早了二、三小時出門及晚歸等等方法全派上用場。也有些平日不搭計程車的市民,為了到達目的地,只好自掏腰包,花費比平常貴好幾倍的車費,有些住郊區的市民,為了避免每天早晚各二、三小時進出城的折騰,乾脆自掏腰包在巴黎市離工作較近處的小旅館食宿。

當然,政府為了減紓公共交通困難,連最著名、位於塞納河上,平時為遊客介紹塞納河兩岸巴黎名勝古蹟的遊船,也全被市政府租下當作臨時性聯繫巴黎東、西兩區間的主要交通工具。另外,巴黎市政府也包租遊覽車於每天上、下班的尖峰時間,每三十分鐘免費運輸市區及郊區間的市民,但運輸量到底有限。

有些雙薪家庭,平日雇用清潔女工來打掃住屋,也因清潔女工無法前來,職業婦女在一天忙碌工作及交通的折騰下,回到家仍要做家務,如家中有未上學及已上學年紀的小孩,更因沒有保姆或公立學校老師的罷工,父母只好被迫輪流用自己的年休假在家照顧小孩。

也有許多小而民不習慣於每天來回四、五小時在寒冬中行走,因而感冒,發燒生病者不勝枚舉。

因清道夫也罷工,巴黎市不但市容髒亂,一般市民亦開始不能忍受街頭巷尾垃圾堆積所發出的臭味,而危及社會公眾的健康。

小市民雖有小市民的苦衷,但這次公營事業全國性聯合大罷工,各行各業其實都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包括自己也罷工遊行的公營事業在內。

為下一代做點事

鐵路局每天損失一億法郎(大約台幣五億);巴黎的公共運輸公司(公車及地鐵)每天損失約二千五百萬法郎(約一億台幣);法國郵局每天損失四百萬法郎(大約二千萬台幣)。

巴黎市區及郊區的各大百貨、商店,自罷工遊行至今,平均銷售降了百分之五十至七十,十二月就算靠消費者的聖誕採購,也彌補不了已失去的銷售,何況此番罷工運行預期至少拖至聖誕節前,一般市民已沒有多餘的精力及心情採購聖誕用品。

惟有腳踏車業者,溜冰板業者,和一般食品及冷凍食品業者是這次罷工的最大受惠者。

也別忘了喜愛旅遊法國的遊客,及喜愛度假的法國人所重視的旅遊業;罷工以來,巴黎一般旅館平均住房率下降百分之二十至四十。

最悽慘的算是在巴黎東郊「歐洲迪斯耐樂園」旁的幾座旅館 自去年的八五%重整經營後,今年住房率好不容易提升至歷年來的最高峰,卻因此次罷工遊行導致的缺乏公共運輸及私人運輸和交通管制、阻塞,住房率降至八%。

法國這個社會成本原來就高的國家,在今天政府與工會間為了各護其利及談判一直不成的情況下,對一般小市民及納稅者而言,其有形及無形的代價已經令市民對政府及工會十分不滿,而絕大多數的法國人,也終於停頓下來自問:「這是我曾熱愛,自傲的國家?身為今天的法國人,我是否應運用公民的權利及義務,為下一代的法國人改善今天在法國發生的一切?」

看樣子,法國小市民的心聲將會是此新憲法宣布以來,繼全國全面性大罷工運行後的下一波社會高潮。

本文出自 1996 / 02 月號

第11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