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觀點1〉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大政治系教授 朱雲漢

全球經濟秩序盤整 不致陷入金氏陷阱

文 / 黃漢華   攝影 / 關立衡   2017-12-15
全球經濟秩序盤整 不致陷入金氏陷阱


正當世界尋找經濟秩序的時候,誰能夠擔起重責大任,穩定世界經濟?

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大政治系教授朱雲漢在2017第15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上,以「世界經濟是否正邁向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為題,發表演說。

他認為,世界新秩序正在形成,並不會走向金德柏格陷阱。

近來,哈佛大學奈伊教授(Joseph Nye)提出美國在世界的角色正在退縮中,世界可能邁向金德柏格陷阱。金氏研究1929年經濟大恐慌,認為缺乏世界政府的前提,需要有一個強大有力的政府,提供國際公共財。

在朱雲漢看來,過去30年,美國主導的全球化模式已面臨困境,勢必進行調整。以中國為領頭羊的非西方國家,正在為全球化注入新動力,也會引進新的全球化路徑與遊戲規則,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與全球治理機制改革。以下是演講摘要:

奈伊近來見到川普總統上任至今,以美國安全與經濟利益至上,英國又要脫歐等事件,他擔心世界是否就此走入金德柏格陷阱?

透過跨國企業 難以分工與逆轉

金德柏格是美國經濟史專家。他曾研究,世界會發生1929年經濟大恐慌,從美國華爾街蔓延到全球,是因為國際領導權青黃不接,導致世界經濟體系不穩定。

回顧當時,英國在一戰之前,肩負維持貿易體系和匯率穩定,可是一戰之後,元氣大傷,無暇他顧,美國則全面走上孤立主義,也沒有意願承擔大任,國際領導青黃不接。

只有超級大國,才有能力提供國際公共財,其他國家可以搭便車。

所謂國際公共財,是指和平秩序、開放貿易體系、產權保障等層面,維持海上自由航行、通用交易貨幣與穩定匯率,度量衡以及各種交易規則的標準化,當金融市場出現恐慌,可以扮演全球穩定者角色。

二戰之後,美國扮演國際領導者角色,提供公共財,讓世界經濟走向平穩。但是,美國川普從全球化退出,逐漸退縮領導者的角色,世界也出現反歐盟、反移民的聲浪,奈伊不禁要問,現在是否進入當時的局面?是否缺乏國際領導者?是否會出現金德柏格陷阱呢?

我認為,奈伊高估美國當今的世界經濟領導角色。其實,1980年代以來,美國的影響力逐漸消退,奈伊低估德國等西歐國家扮演的角色,以及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國家,支撐全球化的力量。

現在已是全球化世界,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透過跨國企業,大家難以分工,也難以逆轉。例如,美國通用汽車最大利益在中國,肯德基一半以上利益來自中國,德意志銀行的前三大股東都不是德國人,台積電也是如此。

我認為,20多年來,世界的經濟秩序正在適應消退的美國。

歐元誕生便是適應不能穩定的美國,以G7來說,現在已快要被新興市場在內的G20取代,大家也不再光靠美國聯準會,取而代之的是聯準會、日本央行、中國人行、歐洲中央銀行在內的四個央行。

中國引領新興市場 開闢新路徑

全球秩序當中,中國大陸正扮演重要角色,與多國建立單邊或多邊換匯協議,代替IMF。如果再發生1997年金融風暴,大家可以不必只向IMF求救,中國可以直接啟動換匯協議。

此外,中國的絲路基金、亞投行,加上串連歐亞的一帶一路,正建構完整的政策協調平台。

中國也在拓大金磚五國峰會,找來土耳其、奈及利亞、印尼、墨西哥等新興市場加入,未來可能取代G7。今年9月,中國與IMF、WTO等六大經濟組織,每年舉行政策協調,期望維持全球經濟開放。

現在的世界正形成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秩序,這是深厚又具彈性的全球化,與美國的全球化不同,彼此互連互通,不是只有貿易、投資,還有文化、技術合作、教育、基礎建設,這是尊重各國的特殊國情和不同需求。

因此,各國在參與全球化的過程,不是齊頭式標準或單一標準,不是強迫每個國家接受,而是選擇性加入,由此看來,全球經濟不致陷入金氏陷阱,世界將會進入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國家,引領全球化,開闢新路徑的局面。

關鍵字: 國際財經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