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總經大趨勢.投資教戰.科技亮點

「金髮經濟」嘗甜頭 先搞定三大挑戰

文 / 林讓均   攝影 / 陳應欽   2017-12-15
「金髮經濟」嘗甜頭 先搞定三大挑戰


2018年景氣復甦,各大研究機構普遍看好,全球迎接「金髮女孩經濟」。在穩成長、低通膨、低利率的環境下,你將面臨哪些挑戰?《遠見雜誌》全盤檢視世界產經動態,分析基金投資重點、台股教戰守則、十大科技亮點,帶你掌握先機、贏在未來!

西方童話中,有一個《三隻小熊》的故事。

描述一個金髮女孩闖進三隻小熊的家,偷用熊爸爸、熊媽媽與熊寶寶家裡的各種東西,還喝了他們的粥,其中她最愛喝熊寶寶那碗「不冷不熱」的粥。

近來,愈來愈多經濟學家、財經專家講述此一童話。因為這不只是一個床邊故事,還是一個經濟學現象,專有名詞就叫做「金髮女孩經濟」(Goldilocks Economy),簡稱「金髮經濟」。

2018經濟溫和成長 預估優於2017

「現階段的全球經濟,溫和成長,不會冷、也不過熱,像極了那碗美味的粥!」施羅德投資集團首席經濟及策略分析師韋德(Keith Wade)形容,現在全球景氣復甦腳步加快,各主要市場績效亮眼,通膨又溫和,經濟表現恰到好處。

國泰世華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啟超解釋,金髮經濟基本上有三個條件:「經濟顯著成長」,但卻仍處於「低通膨」「低利率」,「這階段也是投資上的甜蜜點,市場資金成本還不高,基本面又在成長的軌道上,資本有進一步增值的空間!」

2016年底,當時全球都還處於美國總統川普當選的震撼中,所有財經專家拚命鑽研「川普經濟學」,疑惑地產大亨出身的他將如何出招,又會對全球經濟產生那些骨牌效應。

但如今看來,川普雖說難以預測,卻未脫離常軌,這也讓全球經濟得以穩定復甦,甚至創下全球金融海嘯過後十年以來,最強勢的景氣多頭。

「全球經濟呈現十年來最全面的同步上升,未來兩年的貿易成長速度將超過經濟成長率!」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者奧伯斯法爾德(Maurice Obstfeld),總結2017年上半季的表現時,做出上述觀察。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在10月宣稱,全球3/4經濟體的國內生產毛額呈現上升,正在經歷2010年之後最廣泛的經濟加速。

2017年以來,IMF已多次調升全球與主要市場的經濟預測。根據2017年10月IMF的最新預測,2017年的全球GDP成長率可達3.6%,比前一年同期的預測多出0.2個百分點;而像歐洲、日本、中國與台灣等國家,原本IMF預估2017年GDP會不如前一年,但2017年卻都紛紛大幅調升其成長率、皆贏過2016年。

其他國際性的重要經濟預測機構,諸如聯合國、環球透視(UI)、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與經濟學人智庫(EIU)等,對於2017的GDP成長率都調升0.2~0.5%,大約介於2.9~3.6%。

至於2018年,上述各大機構大多預測會持續成長、全球GDP成長率將優於2017年,大約介於2.9~3.7%。

只有EIU較悲觀,認為2018年只會成長2.7%、略低於2017年的2.9%,不過這個預期的主要變數來自於中國,覺得中國在2018年的成長率將只有5.8%,比前一年度少一個百分點。

錢滯留銀行變爛頭寸 通膨率難拉升

2017年可說是喜出望外的一年,來到了金融海嘯之後的景氣高點,逐步走出過去幾年所擔憂的「三低困局」(低成長、低利率、低通膨);同時,IMF總裁拉加德在2014年提出的「新平庸」(New Mediocre)狀態,有了突破的契機。

各大總經研究機構普遍看好2018年,理由何在?林啟超歸納有兩大成長動能。

首先,是企業資本支出。

他觀察,目前全球企業皆是現金滿手,現金比率從2007年、金融海嘯爆發時的7%,攀升至2017年的13%左右。而被用來衡量負債空間與投資潛力的槓桿率,則從11%一路下跌,目前不到3%。

「No Capex、No Gain!(沒有企業資本支出,就沒有未來成長!)」林啟超表示,比較過去五年的年複合年均「指數報酬率」與「資本支出成長率」,可以發現兩者呈正比,資本支出愈大者,報酬率也愈大。

也就是,資本支出多的企業,因為願意投資未來而增加其市場前景,當然也會顯著拉抬市場估值與股價表現,這將是企業啟動資本支出的關鍵誘因,尤其美國持續進行稅改,減稅也是引領企業擴大投資的紅蘿蔔。他預期,2018年的企業資本支出會有效擴大。

第二個成長動能,則來自各國政府支出,全球皆走向擴張性財政政策。

2016年後,美國、歐盟與日本,政府紛紛啟動財政政策。林啟超指出,以美國來說,2011年~2015年有財政懸崖的限制,政府支出甚至是負的。雖然現在美國在總統川普的帶領下,矢言擴大基礎建設,但就目前的GDP結構來看,美國政府支出的比率還沒有超過十年前的水準,表示政府砸錢挺經濟的空間還很大。

既然全球都在復甦軌道上。通膨率為何總是拉不上來?

「通膨難拉抬的主因是,央行放出來的錢,都堆積在銀行,並未有效流到市面上!」林啟超表示,此波景氣循環的貨幣乘數異常低,美歐日等主要央行的貨幣乘數皆低於0.3。

也就是說,央行每多發行一倍的貨幣,通常市面流通的貨幣會大於一倍(會有信用擴張效應),但此波循環中,多發行的貨幣,不到30%於市面上流通,其他的錢都滯留在銀行,形成爛頭寸。

油價長期走低,是通膨不振的另一主因。他預估,2018年的油價區間將上移5美元、至一桶50~60美元,有助於撐高通膨。

油價上調有兩個主要原因:其一是OPEC產油組織國將進一步落實減產協議;其二,產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打算讓國營石油公司Aramco在國際間IPO(首次公開發行),這將成為全球史上最大IPO案,不可能讓油價貶值得太難看。

不過,全球主要央行已轉變思惟,貨幣政策不再死盯著通貨膨漲,而是如美國下一任的準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所說的,將著眼於整體金融情勢。

挑戰1〉美國央行換主 恐升息三次

2018年雖處於金髮經濟的舒適圈,還是要提防三大挑戰。

首先是主要央行的利率政策與主事者換手。2018年有許多央行換老大,包括美國、中國、韓國、台灣。最動見觀瞻者,莫過於美國聯準會的新主席。

「鮑威爾應該會依循葉倫升息步調,2018年可望升息三次!」工研院產經與趨勢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名寰表示,美國目前的核心物價指數約1.5%,距離聯準會目標的2%還有距離。

除了利率緩升,劉名寰指出美國聯準會的重頭戲還在於「縮表」,將縮減規模達4.5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預計從2017年10月開始,初期每月縮減100億美元,而後遞增金額,預計三年間縮減1.5兆美元資產。

「2018年各國的貨幣政策很紛歧,就好像一個房間內有的空調放冷氣、有的放暖氣,氣流會很亂!」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說,美國、英國有升息計畫,歐洲、日本則仍在實施量化寬鬆(QE),中國將在2018年降準(調降金融機構存款準備率);而一些出產油、礦的新興市場國家,則處於降息節奏。

進一步看,歐元區已連續16季正成長,整體失業率低於9%,通膨壓力將取代通縮疑慮。

日本也上演類似情節。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寫下近十年新高,顯示日企對經濟前景偏向樂觀,民間投資箭在弦上。不過,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明年可望續任,維持超寬鬆、負利率政策的基調,暫時不會改變。

挑戰2〉資產泡沫變大 何時會破?

2018年的第二個挑戰:「資產泡沫何時吹破?」

從2007年底金融海嘯發生以來,納入全球市場表現的「MSCI世界指數」已在2017年中站回海嘯前的高點,而且多數國家股市不僅回復之前水準,還頻創歷史新高。

身為全球經濟櫥窗的美股,尤其漲勢驚人。美股三大指數中最具整體指標性的「道瓊工業指數」,從2009年2月的近十年低點至今,一路走高,已大漲近2.5倍,目前本益比則約18倍,高於歷史平均的16倍。

此波經濟循環中,美國的景氣擴張已超過8.3年,為史上第二長,開始有財經專家示警。

野村證券首席美國經濟學家亞歷山大(Lewis Alexander),以經過通膨調整、號稱「比本益比更真實」的「席勒平均本益比(CAPE)」來衡量美股,認為已逾31倍,僅次於1929年大蕭條與90年代後期的網路泡沫、股市崩盤之前的高檔。

「還不用太擔憂泡沫化,因為全球股市目前都是『法人盤』,多為法人機構在投資,散戶反而抱持觀望態度!」林啟超笑說,從Google Trends的搜尋紀錄來看,風險性投資的關鍵字(諸如:投資、基金、融資等),從2007金融海嘯爆發後,就一路走低,至今未見回頭跡象。顯示推升股市泡沫的散戶潮還未出現,多頭格局還能支撐。

與其擔心資產泡沫,林啟超建議應多留心公債長短期利差。

他說,過去50多年證明,只要美國公債二年期殖利率等於或大於十年期公債,呈現「倒掛」走勢,就代表半年到一年後,經濟會反轉,像是2007年危機前就發生過。林啟超預估2018年,兩者利差介於50~70個基點。

挑戰3〉提防「美」「中」不足的變數

第三個挑戰,則是牽動全球經濟的美國與中國的內部變數,提防「美」「中」不足。

「川普經濟學」仍是矚目焦點。孫明德指出,美國新政逐步成型,主要有四大項目「稅、貿、基、金」,也就是「稅制改革」「貿易協商」「基礎建設」與「金融鬆綁」。其中,稅改、基建與金融鬆綁,都有帶旺企業盈餘與投資的作用,對市場影響偏向正面。

不過,貿易協商則是負面變數。川普退出TPP、重啟NAFTA談判,並且死盯匯率操縱國,並引用301條款,對中國啟動不公平貿易與侵害智財權的調查,都可能引發貿易戰。

至於剛舉行完「19大」的中國,劉名寰指出,過度槓桿將是中國經濟的主要風險。中國近五年整體債務(不含金融業)成長近一倍,達28.6兆美元,已占GDP比重257.8%,債務槓桿創下歷史新高。

2017年5月,國際三大債評機構之一穆迪(Moody's),28年來首度調降中國信用評等。在10月下旬、19大會議期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也罕見示警,要中國慎防「明斯基時刻」,避免系統性的金融風險。

林啟超解讀,「明斯基時刻」指的是景氣從繁榮到蕭條的轉捩點。即將退下行長職務的周小川,擔心中國債務槓桿過高,現金周轉一旦出問題,就可能引發一連串的違約風險。

林啟超也觀察,中國將是「股優於債」的市場,建議避開債市,長線布局融資槓桿率尚低、點位也還不高的股市;此外,2018年6月MSCI(明晟)指數可望納入中國A股,對投資有正面作用。

今年以來,美元指數跌逾8%,美元走勢不如以往,市場質疑「弱美元」是否成趨勢?

「明年還有機會升息三次,美元走『微強』格局,但太強也不可能,每到一個關鍵價位都會有『川普天花板』擋在那!」林啟超說。

劉名寰表示,川普立場將打破美國升息循環與美元匯率之間的連動關係,升息不必然會帶旺美元,不過,因為歐元占美元指數的成分約57%,歐洲央行將避免歐元過度升值,大大減緩美元走貶壓力。而日本央行不斷重申大規模刺激的決心,持續定調「弱勢日圓」,除非美股下挫、北韓飛彈危機等變數攪局,避險資金才會推升日圓。

至於2015年7月出現明顯貶勢的人民幣,在2016年下半年中國政府出手管制資本外流,外匯存底止跌回升,人民幣貶勢趨緩。而隨著中國市場逐步對外資開放,未來「人民幣國際化」將會是焦點。

看來,「穩成長、低通膨、低利率」的「金髮經濟」將延續至2018年,只是挑戰仍不少。

尤其各主要股市位居高檔,投資人必須更有紀律、控管下檔風險。不要像童話中的金髮女孩一樣,飽嘗甜頭之後就呼呼大睡,最後被突然回來的大熊(市)驚醒。

關鍵字: 經濟國際財經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