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一好當,市長難為

文 / 蕭富元    
1995-12-15
瀏覽數 14,600+
第一好當,市長難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四年,台北建城百十年。國民黨最後一任官派市長,身肩捷運、交通的沈重包袱,終於選敗,告別首都。四十四歲、從台南貧鄉北上發展的陳水扁,就靠六十一萬個期待變天的抉擇,攻克首都。

就職不久,首位戰後出生的市長陳水扁,在給台北市民的公開信「夢開始啟動」,揭示要以魅力城市、魄力市府、活力市民為施政方針,為市民重塑一座快樂、希望、高品質的新故鄉。

創意、除弊、革新,是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炬。

一年來,市政府的飆舞、原住民搖滾舞會、官邸咖啡屋、中山北路造街計畫等創意新招,已被各地方政府爭相仿效。國民黨籍副市長白秀雄體會,過去形式僵化的市政會議,在陳水扁有意引導下,經常討論熱烈,昔日的冷衙門如今加溫為熱市府。

百年古城倏忽活絡起來,連一向以品質創意獨步全台的宜蘭縣政府,都不得不承認,台北市已經把政府辦活動的風頭搶了回去。

晚娘臉孔不見了

冬天的台北陰霾沈鬱,開張近兩年的新市府大樓音樂輕響,千名員工或串門聊天、或在一樓大廳咖啡座,貪享十五分鐘的午茶歡會。

沈澱了八任官派市長、三十餘年的積習,陳水扁要扭轉他視為「末梢神經麻痺、血管阻塞」的市府機器,頗費周章。為貫徹新市府運動,他責成各級主管去上課,瞭解他的市民主義為何物。他盯緊行政效率與服務態度,將公家櫃台從一二0公分,降低為七五公分,且不時突襲檢查公務機構。據市府研考會調查顯示,一年來已有七成以上市民,覺得公務員服務品質有改善。

陳水扁最津津樂道的行政革新,就是戶政單位的改頭換面。他指出,有時市府官員會偽裝成民眾,打電話到戶政單位,調查電話禮貌。「現在市府同仁不可能有晚娘臉孔了。」在依序掛著國旗、民進黨旗、陳水扁旗的市長室裡,陳水扁以慣有的堅定語調說。

一位經常跑戶政單位的印刷廠老板,就深刻感受到市府的銳意革新,現在他去辦戶口時,馬上有服務人員主動倒水、問需,效率之高「我都嚇了一跳,真正覺得自己是主人」,他拍著胸脯說道。

身為第一位民進黨首都市長,陳水扁的變革還包括扭轉公務員的形象。年初春節查勤,年底選舉嚴求事務官行政中立,就是要重新界定市府公務員的專業形象。一位國民黨籍的警察局分局長就鬆口氣說,正因市長三令五申,他現在可以理直氣壯地拒絕為黨部輔選。

國民黨主政時期擔任杜會局長的白秀雄則體會,跟陳水扁工作,一改過去陋習,主管既不必應酬,也不需送行接機、陪他到處活動,「市府員工過去常挨罵,現在比較有尊嚴。」白秀雄肯定。

此外,兩年改善交通的支票若未兌現,就要下台,陳水扁對這個迫在眉睫的承諾更是毫不放鬆。每次交通會議他必出席,三月起每天一千多警力站馬路,維持路口淨空,車行速度在今年前兩季都比去年同期快了0.四公里。擔任教職的市民孫大川對交通改善感觸最深,以前路上看不到警察,現在連分局長都會出動,這是陳水扁主政最大的改變。

也許是民代做久了,陳水扁上任後,不政揭弊本色,不斷以行動衝撞舊有體制,竹子湖事件、勘察士林官邸、拆違建等爭議性事務,雖為台北市政府製造高曝光機會,但這些政治性議題,反而模糊了他想改革的意圖。

雖然陳水扁將里長辦公費從一萬五千元提高到四萬五千元,一位文山區的里長仍不以為然地回應,他作秀的味道太濃,不論做什麼都要帶著媒體,只在乎媒體報導,捷運爛攤還是橫在那裡,「黃大洲太不會利用媒體,陳水扁又太會利用媒體。」這位國民黨籍里長比較。

政治阿扁vs.文化阿扁

新生南路、總統府廣場的兩場萬人飆舞,是陳水扁市府茲茲不忘的政績。但這些顛覆意味濃厚的活動,在資深文化評論家林谷芳看來,並沒有品質,還是跟國民黨時期一樣,用政治動員來辦文化活動,對市民生活提升並無裨益,政治意味高過文化意涵。從黃大洲到陳水扁,不過是一個政治力取代另一政治力。

文化界在評鑑市政時強調,從文化層面就凸顯出陳水扁的有限。陳水扁是硬核(hardcore)的政治人物,即使聊天,話題也只能繞著政治、法律打轉,文化資源較貧乏。而他雖培養一批年輕有創意的幕僚,但這群學運出身、受新馬克思理論影響的班底,深諳顛覆、鬥爭,還未顯示出有建構新台北文化的能力。

水晶唱片負責人何穎怡就持這種觀點。她剖析,陳水扁一方面不懂文化,且角色轉型尚未成熟,經營市府好像還是在打選戰,喜歡吵爭議性的話題,行動力雖然快,「但是也比較粗魯」,與市府合辦原住民搖滾晚會的何穎怡歸結。

文化陳水扁烘托出政治陳水扁的囿限,但去年為陳水扁寫競選歌曲「春天的花蕊」的詩人路寒袖,卻以寬容態度為他辯護,陳水扁舉辦的文化活動或許深度不夠,卻釋放了過去被壓抑的民間力量,試圖重新建構台北人的歷史記憶。

陳水扁也自我辯白,這些顛覆意義極強的行動力,解構過去對政府的定義,政府不再是權力集中的深宮宅院,而是民眾得以自由進出的地方。

困陷泥濘的巨人

成為動見觀瞻的首都市長,回顧一年施政,陳水扁自剖,府會關係最令他困擾。雖挾著六十一萬張選票,但身為不過半的少數政府,陳水扁選舉開出的諸多政策支票,在議會是處處碰壁。

他心急如焚的老人年金發放,議會遲遲不讓通過,即使他讓步,遵照議會要求加列排富條款,議會還是揚言絕不放他過關。此外,明年即將成立、北市首創的文化局、原住民事務委員會,組織條例仍在議會覆審,生死未定。

一位社會學者觀察,陳水扁強硬的性格,展現在市政高度效率,運用在府會間卻是高度的阻力。他和議會幾乎在每個議題都鬧翻,和他從小就爭第一名、不肯服輸的性格有關。這種毅力決定他在國會問政拔籌,但對於第一次掌握權力的他,卻顯得較缺乏包容力。新黨議會黨團幹事長龐建國就不否認,議會對他的杯葛有時是有故意找磕的味道。

在質詢時被他反譏「你在吃醋」的資深市議員蔣乃辛曾形容,議會就像爛泥巴,即使是巨人進入,也會深陷不能自拔。陳水扁和議會的衝突,恰如困陷泥濘的巨人,動彈不得。

一位民進黨籍議員也私下表白,過去陳水扁問政就是「理到情無存」,什麼都要卯贏,也經常和議員對罵叫囂,「都是要人家讓他,他都不肯讓人」,府會關係當然不圓潤。他並舉美國總統柯林頓與國會僵持,導致聯邦政府關門的例子,暗指未來陳水扁難保不會有這種下場。

在和議會的鬥爭中,陳水扁也有法寶。他懂得訴諸民意、祭出民粹牌,對抗議會的打扁情結。「四年一到,市民同胞會算總帳」,遂成他對付議會的口頭絕招。

為掌握民意動向,市府研考會每月定期民調,他的福爾摩沙基金會也是月月訪查。一次調查透露,去年七十九萬未投他的市民,有三成轉支持他。而在歷次民調中,陳水扁的施政滿意度,都在七成以上,對議會的滿意度僅及三成,陳水扁因此更有把握市民站在他這一邊。

從第一立委到巨人市長,本需一段適應摸索;和陳水扁同出身美麗島事件的社會局長陳菊觀察,阿扁做慣單打獨鬥的英雄,剛進市府可能連公文都看不懂,不知道要怎麼批。施政上他或許還不夠圓滑,但他已經逐步調整自己的性格,不那麼衝了。而他任人不分黨派,實踐三黨共信共治,讓社會學習到如何共存,更是最大的政治貢獻。

「我看到一些曙光,覺得天快亮了,但是天亮之後到底是晴天,還是烏雲密布,就不知道了。」詩人路寒袖的一番話,反映出市民渴望「變天」卻又怕變成壞「天」的心情。

比起飆舞、顛覆,以快樂希望變了國民黨藍天的陳水扁,更該用力撥開台北交通、教育、捷運的烏雲,讓兩百六十萬市民看到真正的藍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