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非常說話,非常綜藝

文 / 馬萱人    
1995-09-15
瀏覽數 7,800+
非常說話,非常綜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很久以來,模糊而無意義的說話方式,以及濫用語言的惡習,早已冒充為神秘的學問了。」

--早川博士.「語言與人生」

華視綜藝節目「百戰百勝」,曾引起傳播學者郭力昕在報端為文評論,認為該節目特色是「虐待狂式的設計」與「胡瓜式的語言強暴法」。郭力折納悶:「電視台的主事者與這類節目的製作人,打算把人性導致何種扭曲的地步,方能罷休?」

這篇文章發表的時間是一九八八年。「百戰百勝」至今依然製播;同類型語言的綜藝節日,更如雨後春筍。

為什麼這類充滿時論者所謂「語言暴力」的綜藝節目,在台灣的存活率如此之高?不少社會觀察家也發現,言談風格酷似某些節目主持人、擅長譏諷搞笑者,有愈來愈多的趨勢。

曾經有兩位大學男生告訴女老師「我們有「ㄐㄧㄢ」情」--他們的意思其實是:「我們有「堅」固的友情。」也曾經有位業務組長以「給我「抱抱」」作為會議時的開場白--他的意思其實是:「給我「報報」上個禮拜的業績。」一位電腦公司的經理抱怨,每當他聽到屬下員工進行此類沒頭沒腦的對話,總是無法分辨何句為真、何句為假,該不該接下去應答。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5 / 10 月號

第11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