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登輝的視窗'96

文 / 李慧菊    
1995-09-15
瀏覽數 9,000+
李登輝的視窗'96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李登輝在閃爍的鎂光下,發表當選感言,明示政府將迎接主權在民時代的來臨。掌聲響起,四十三年前任省農林廳股長到現在,七十四歲的李登輝終於贏取他一生中最高的榮耀,博得人民授命賦權,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民選總統、以及最後一個同時掌握黨、政、軍的強人。

緊接著,在五月二十號正式就職典禮之後,他大幅更改內閣人事,提出二次憲政改革的試探汽球,一時之間,確立總統制、三權分立、單一國會,甚至廢省之聲,漸漸凝聚一股共識。更重要的是,為突破兩岸緊張的低潮,李登輝跨出「帶大家回大陸」的一大步,宣布赴北京與江澤民對話的意願。此語一出,震撼國內外,股市、匯下應聲齊漲,李登輝個人聲望再攀歷史新高峰……

如上所描繪的場景,並非是純然空幻的預言;一些接近層峰的人士,均有類似的預言。

「李登輝是個有歷史感的人,依我對他的了解,他會做個強勢總統。」主持李登輝智庫重鎮國策中心的主任田弘茂表示,例如憲政體制、省的定位等問題,雖然都是燙手山芋,但李登輝不會迴避,尤其在兩岸關係,他應該會有「突破」性做法。

※※※※※※

就在國民黨召開十四全大會之前不久,彰化四信虧空公款弊案爆開,財金單位手忙腳亂「概括承受」後,漸漸平息;另一廂,台北街頭兩輛計程車擦撞,引爆成上千計程車司機毆鬥一日一夜,警察束手,公權力癱瘓。

依時論者南方朔所見,台灣是個民主初生的社會,而執政者這一邊正嚴肅地行使「民主」儀式,另一邊則出現行政舉措失據,民眾以暴制暴的畫面,其實並無矛盾,也非諷刺。十多年來密集在媒體針眨時事的南方朔指出,這是人類走向成熟民主必經的過程;從政治發展角度看,他認為不論誰當民選總統,憲政體制、政府組織(省定位),都「不會有什麼變化」,因為真正促動成熟民主形成的力量,仍未在台灣內部形成。

如果明天投票選總統,依照多次民意調查,再加上現任者的優勢,李登輝應該可以當選總統。同樣的邏輯推下去,除非島內出現大逆轉情勢,或者遭到強力外來因素干擾,明年三月李登輝擺脫諸強出線,再領政四年,應是可預期的,儘管在激烈競爭下,他的得票可能低於五成,甚至低於當初宋楚瑜深省長的得票數。

過去八年多,李登輝的施政成績,各家評價兩極;對於他可能的第九任總統任期,會有什麼作為,亦人言言殊。這個世紀結束前最後四年,也是李登輝政治生命高峰期最後的四年,帶著兩極評價,帶著他心底的自我期許,在沒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下,李登輝會帶台灣如何走人二十一世紀?

如何畫上「完美句點」

八月三十日,電視傳出李登輝發表競選政見的畫面,他再次強調經營大台灣的理念,並列舉強化治安、提升廉政、普及福利、重視環保、鞏固國防,及發展科技等六項工作重點。

弔詭的是,這個四平八穩的政見,既沒有濃郁的政黨色彩,也不沾染他強烈的個人風格,跟他一個星期前,在國民黨十四全上所說,「改革遭到頑強抵抗」、「務實外交理直氣壯、不接受任何打壓」的氣勢,有極大落差。

「帶大家回大陸」、「八萬農業大軍」、「產業東移」、「南水北調」、「六萬一坪勞宅」,過去李登輝這些「跳躍式」施政宣示,充分反映他的自信與決斷。因此,令人難以相信他即將為個人政績「畫上完美句點」的時候,會滿足於「強化治安」等成效難見,停留在事務性層次的工作。

鑽研兩岸軍事多年的自由作家張友驊更深入觀察,他預期李登輝若連任,真正能發揮的時間,也只有兩年。因為除了今年就可能出現三黨不過半的立法院之外,一九九八年又逢立委、省市長選舉,屆時萬一「江山變色」,執政黨的主導地位更加鬆動。他直言,那時國民黨主流再分裂為當權派(如連戰、宋楚瑜、蕭萬長等),及非當權派(如吳伯雄等),也並非不可能。

不論再實質掌控大局兩年或四年,時間都嫌急迫;如何緊緊掌握這一任期,再為自己添下光榮政績,是李登輝給自己的謎語。

「還有什麼事他想做,又沒做完的?」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石之瑜認為,「中國統一」才是李登輝想做的,他反問,「還有什麼比統一更崇高呢?」而憲政,不過是想從改制過程中獲得好處的人,才想鼓動的。

習醫、當記者、推動環保波瀾的楊憲宏,自認政治理念與李登輝接近,也曾與李總統面對面長談四小時。現任超級電視台新聞部總企畫的楊憲宏,以「時代典型」剖析李登輝。日據時代的菁英教育下的知識分子,是天文地理、音樂素養兼重,李登輝是那個時代的典型,也因此帶著「知識的驕傲」。「這些人在乎什麼?他要的是歷史評價,現在你怎麼罵他,五十年後再看,都不算什麼了。」楊憲宏分析。

從楊憲宏的角度看李登輝,唯一可以讓李登輝在歷史留名,而且聲譽超越兩位蔣總統的,就是親赴大陸談判。「他現在需要的是mandate,有了這個民選的民意基礎,用什麼名義去大陸,李登輝不會在乎。」

新黨立委朱高正鑽研易經自覺「出師」後,曾觀察李總統的統獨立場,認為他是「不統不獨,也可統可獨」,一切順勢。

李登輝訪美之後,中、美、台三方,都對新情勢做出修正措施。中研院歐美所副所長林正義指出,台灣對美工作有許多層次,諸如加速高科技軍售、借美之力進入國際經貿組織、在區域安全體系論壇中能扮一角色等等。「現在李登輝把最容易拿到的成果(訪美),先拿到了;結果其他的工作,可能反而更難。」

林正義進一步舉例,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夫在汶萊會談後說,「美國不支持台獨」,這是美國第一次說得這麼明確,過去的說詞是較模糊的「不主動追求一中一台」。另一方面,李登輝四年前就注意到亞太安全體系問題,在公開談話中也表達了參與的意願。但是九三、九四陸續成立的「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東協區域論壇」,台灣都因中共施壓,無分加入。林正義認為這個傷害,大過台灣不在聯合國。

浪漫與務實的綜合體

整個事件最令林正義擔憂的一個影響,是中共借飛彈演習,試探各國反應。而太平洋兩岸主要國家的沈默,「在相當程度上」,已默認台海間題是「中國內政的一部分」。

隨著中美關係「走回正常軌道」,勢已至此,李登輝親赴大陸談判,打開中共領導核心對他的不信任,化解僵局,對內也可安定金融局勢,鞏固商界及人民士氣。這個大突破,是像田弘茂這樣親近李登輝的策士,不覺意外的;也符合李總統的兩面行事個性--在浪漫的理想主義下,追求最務實的做法。

而在毫無預示情況下,陸委會突然在八月底宣布海基會將轉型為支援性組織;未來兩岸談判改由各部門大陸工作指導小組接手,便是個耐人尋味的舉動。

如果把注視眼光轉到內部,許多人預期,李登輝也會順勢而為。「一切要看選舉前後,社會醞釀出什麼議題。」台大法律系教授林子儀認為國父提出的五權,不一定就代表五院。但憲政體制改革,能否像當初請退老代表一樣,凝聚民氣,有待觀察。

作一場劃時代的改革

一般學界預期,國民大會以及省的定位問題,會是下一波憲政的引爆點,也是總統民選之後,必然面臨的挑戰。前者因為實質功能所剩無幾,創制複決權在台灣從來沒有行使過,選總統之權,又移轉至全民,社會上曾擊鼓吹號「廢國大」,起碼民進黨會把「單一國會」議題,喊得震天價響。

而「廢省」的呼籲則基於現實考量及需求,因總統、省長的選舉區域頗為重疊,這令總統聲望處於尷尬的地位。宋楚瑜針對財政劃分問題,砲轟中央的高分貝喊話,已凸顯中央與地方架構的窘況。

其實,從李登輝多年來在不同場合的談話中,可嗅出他對目前憲政不滿意的訊息。例如今年四月,他在接見參加「馬關條約一百年.台灣命運的回顧與前瞻」的學者時,表示「目前憲法要修改的地方太多,但時間有限;等第一位民選總

統選出後,就是修改時機。」而在回答台大歷史系教授鄭欽仁時也說:「上次憲改好像蓋了一個空房子;要在行政、司法、教育三者改革,才算充實。」

由於李登輝從未具體解釋這些話,因而留下許多想像空間。

國策中心執行長黃輝珍詮釋,在民主化之後,李登輝要做的是制度化。因為五權憲法、四級政府,體制上是「不及格」的,浪費資源又沒有效率。黃輝珍話語中暗示,雙首長制、五權(五院)、四級政府(省定位)、單一國會等棘手課題,李登輝「有責任」釐清,這就是李總統所謂的「行政、司法」改革「我是這樣理解他的談話的。」黃輝珍說。

毫無疑問,真像這樣「劃時代」的改革,既得利益者的反撲,必然可觀,政局動盪的代價亦不小。在一次座談會中,政大國際關係中心主任邵玉銘,就拿他做過新聞局長的實證經驗,抽離理論地表示,「你想廢國代?他不先把你立法院廢了才怪。」而廢雙首長制、廢省等舉動牽扯更大。

邵玉銘更不避諱地從大陸的角度提醒,若其廢省之後,等於跟大陸的關係完全切斷,北京的反應會很激烈,會不會因此造成另一次台海緊張,值得考慮。他因而建議,將國大人數縮小,維持雙首長制,採一省多市的區域劃分,這樣整個社會的衝擊比較小。

然而「主權在民」之術,已被李登輝操作得極純熟,一般民眾都聽得懂,也能接受,這大概已成為後李登輝時代的政治圖騰。

透過全台灣第一次的總統選舉,形同一次最深刻的政治動員。國策中心的黃輝珍指出,經過這個過程產生的政治力,必然使得民選總統所獲得的權威,大於法律所訂定的職權範圍。如此一來,民選總統能掌控的民氣,的確有助他的行事。

不知從蔣經國任內什麼時候開始,「轉型期」,成了解釋台灣各方面發展現象的標準答案。第九任總統任期屆滿之時,恰巧是西元兩千年,「轉型期」的帽子是否會跟著台灣一起走進下一世紀,毅力、意志、自信過人的李登輝,如果勝選,對此是否也將有勝算?

本文出自 1995 / 10 月號

第11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