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三鄉封溪為清流

文 / 林志恆    
1994-07-15
瀏覽數 12,100+
三鄉封溪為清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犀牛角」、「老虎骨」事件打得台灣保育形象直跌谷底;當美國總統柯林頓簽准以「培利修正案」對台灣實施貿易制裁,農委會官員也只能雙手一攤,深歎遺憾。

然而在深山縹緲處,卻已有不少山地鄉里,自發地攬袖做起河川生態保育,永續經營河川資源。

這是發自地方政府的「封溪禁漁」計畫。以高雄三民鄉為先導,往東有宜蘭南澳鄉,向北有北縣烏來鄉……呼應,一股保衛家鄉資源的沛然之勢,正逐鄉逐溪地盪漾開來。

車行過高雄,由南往北溯行高屏溪而上,砂石車不絕於途。沿二十一號省道,過旗山轉進甲仙,行百餘里,盤旋鑽入山區,崚嶒青嶂不住拋腦後,抵玉山山麓,三民鄉在望。

日據時代名為瑪雅峻杜的三民鄉,居民以布農族、曹族為主,楠梓仙溪貫穿其中,為全鄉命脈。溪水切穿峽谷,時而輕狂飛瀉,時而迴聚成深潭,從百丈高的弔橋深探溪底,清澈可見魚翻白光。

魚源一度枯竭

很難想像地處深山絕境的楠梓仙溪,也難逃台灣百川的共同命運--慘遭毒、電、炸及濫捕,而魚源枯竭。三民鄉公所財經課長周春風還記得,民國四、五十年代,「伸手就可以撈到魚」。

承辦「封溪」業務的鄉公所課員--二十多歲的孔淑貞,打從有記憶開始,便知毒、電魚是稀鬆乎常的事。

靠山水吃飯的原住民,實不忍自己家鄉資源遭外來釣客竭澤。因此,鄉長孫榮顯從七十九年一上任,便組織鄉民,展開封溪護魚計畫。封閉楠梓仙溪所有水域兩年,禁止垂釣及漁獵,同時由鄉內各村組成巡邏小組,取締不法,復育這條傷痕已深的生命之河。

然而這樣的創舉,從宣傳、勸導到取締,卻是一幕幕艱辛的歷程。

為了讓鄉民接受「保育兩年就有魚吃」的觀念,鄉公所得舉辦一場場說明會,或透過教會系統宣導。執行初期,為建立威信,還得使出詐騙之術。

曾經,孫榮顯與檢查哨的警員合唱雙簧,在夜闌人靜時分,巡邏車挾著徹天警笛,沿溪谷呼嘯而過,示意擄獲不肖分子,而後隔天不忘對著各村播送:「昨夜查獲非法電魚,請鄉民勿以身試法。」

而孫榮顯與各村村長更自喻為「傻瓜族」,經常犧牲休假,沿著溪床充任巡山員,甚至夜半接獲檢舉,也得趕到現場處理。

建立鄉民共識煞費苦心,與上級單位(省農林廳、農委會)交涉,更是一番拉鋸戰。

從封溪設立保護區到開放後公告垂釣管理辦法,所有程序都得引據相關法條並經由上級核准,無奈中央態度冷漠,甚至只派遣低層級官員應付。曾經,孫榮顯與農委會及農林廳官員拍桌對罵,逼迫上級重視此一迫在眉睫的保育計畫。「別的鄉鎮搞工程,就我這傻瓜做保育,弄得實在火大。」孫榮顯事後回憶,難掩當時的無力感。

幾番奔波,「楠梓仙溪魚類資源管理計畫」總算順利實施,他翻著垂釣手冊自豪地表示:「這大概是全台灣最完整的溪流垂釣管理辦法。」

鄉民全力配合

如今,鄉民共識已建立,能自發地巡邏、檢舉,同時也從工作中培養出心得。一位鄉民曾夜間駕車自外地返鄉,見溪底有燈光閃爍,立即熄火推車至村裡,召集村民到溪中攔截,果然查獲一位外地人正非法電魚,半小時內捕了五十斤,依漁業法被判十二萬元罰鍰。

經過兩年復育,楠梓仙溪魚源已恢復往年風貌,據屏東技術學院調查,苦花、石斑、溪哥、川蝦虎、馬口魚、爬岩鰍經常溪裡成群翻滾,甚至保育魚類高身固魚,也時有所見。

去年十月楠梓仙溪再度開放,僅僅十九天,即吸引上千名釣客,三民鄉淨賺六十二萬(每張釣魚證四百元)。未來,每年十一月至隔年五月魚族繁殖,為禁漁期,六至十月則開放垂釣。鄉長孫榮顯預估,若妥善經營,一年將收入三百萬,而現有鄉內自主財源,不過四萬元。

三民鄉的成功經驗,正逐漸暈染開來,宜蘭南澳鄉就在今年四月宣布封溪。

有「毛蟹故鄉」之稱的南澳,以產直額絨螯蟹(即毛蟹)聞名。南澳鄉公所總務白啟敏難忘幼年時,在深夜舉火把抓毛蟹的經驗;每逢清明時分大量毛蟹從深山挪往大海產卵,溪裡、溪岸爬滿毛蟹,捕獲的毛蟹得一布袋一布袋裝。

南澳鄉居民以泰雅族為主,在原住民古老的傳統裡,有強烈的保育觀念,泰雅語「ㄍㄚˊㄍㄚˊ」,是山地部落的民刑法,規範著原住民的獵捕行為。但是終年清澈的南澳南溪,在原住民喪失傳統、走入迷思,以及遭外人濫捕後,溪中魚蟹族群終告瀕危。

於是鄉公所在宜蘭縣政府大力支援下,乃定出一套套強勢的復育計畫;封閉南澳南溪兩年;放流香魚苗二十萬尾、鱸鰻一萬尾;禁止市面販售南澳毛蟹;重賞重罰,檢舉獎金高達十萬……。

鄉公所課員吳榮富茁請專家估計,自四月放養香魚苗以來,已有八0%的存活率,魚體也已達到十公分。他指著激起的湍湍水花,滿意地說:「香魚頂著急流而下,到產卵期又會從山上游回大海產卵。」

為後代子孫奮鬥

「保護這些資源。子子孫孫才有魚吃。」在蹦跳的吉普車裡,白啟敏語氣堅定地表示,兩年之後,南澳溪將有釣不完的魚。

繼三民、南澳之後,台北縣烏來鄉也在今年度擬出了封溪計畫。

鄉公所原本擔心鄉民及鄉代表反對,沒想到構想一提出,立即獲得支持。儘管封溪得公告半年,明年才能正式實施,但鄉公所已精準地編好巡察小組及年度預算。相較於三民鄉第一年只有十萬經費,巡查員也只是鄉民義務充任,烏來則一口氣列了三百五十萬預算及八位專任巡查員。

「一開始就要做好,一點疏漏都不行。」一手擘畫封溪計畫的鄉公所技士林洋楨站在南勢溪吊橋上,望著已無魚兒翻白的溪水,充滿自信與期待。

三民鄉的經驗已成標竿,不少山地鄉紛紛前來取經,包括屏東泰武、桃園復興、新竹尖石、苗栗泰安、南投信義,而東部地區則效法南澳經驗,如花蓮卓溪、台東延平。

處於政府四級體制的最低層,也最常艾歎沒錢、沒權,然而相較於中央的無力,這些山地鄉,在保育工作上,已揮出漂亮的一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