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政治民主,媒體自主

文 / 林蔭庭    
1994-03-15
瀏覽數 13,500+
政治民主,媒體自主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這裡不再是軍政府的辦公署。

智利總統大選的新聞中心裡,只見成排成列的電腦終端機、打字機,燈光熾熱的電視轉播站,步履匆促的官員和國內外記者;軍事統治時代的肅殺嚴峻一去不返。

八家電視台、上百家廣播電台和數十種報章雜誌,在智利社會的轉型期中,是參與者,也是見證者。

「在軍政府時期做記者,非常困難,永遠有人在監視你,你也不知何時會惹怒他。」帶有菁英色彩的「水星報」總編輯伊亞尼思回憶。

銷路最大的「第三報」社長歐拉維更現身說法:「我是軍政府時代的受害人。」他的故事在智利新聞界人人耳熟能詳。

一頁人權污史

一九八0年,智利為修憲舉行了一次公民投票,「第三報」在投票前登了一則由計程車司機出資的廣告,呼籲民眾投反對票,和軍政府唱反調。當時任副社長的歐拉維批准刊登這廣告,得罪了當道,隨即丟掉飯碗。

六年後,歐拉維任「最新消息報」社長時,軍方宣稱在智利北部發現一批武器,欲藉此鎮壓左派勢力。該報做了一項民意調查,七成五的受訪者表示不信政府的說辭,消息見報的當天上午十點,歐拉維就被炒魷魚了。

十七年草木皆兵的日子已逝,歐拉維撫今追昔,感慨地說,皮諾契一九七三年政變推翻馬克思政府時,獲得許多新聞界人士支持,當時他也是其中一個,「如果時光倒流,我的做法一定會不同。」

智利重返民主後,基本上新聞也回歸獨立自主。當人民希望清除過去的人權汙史時,媒體發揮很大的功能。

最近一例是,一九七六年,一名西班牙籍的聯合國駐智利官員被殺害,最近西班牙政府要求智利指派特別檢察官調查此案,先是被智利最高法院否決,西班牙因而召回大使表示抗議,結果最高法院終於同意。此事經媒體大幅報導,對政府產生相當壓力。

「智利人民學習民主的過程中,媒體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智利新聞局副局長馬拉索,望著熱鬧的選舉新聞中心說。

資深外交記者伊絲卡隆娜則表示,今天記者最該做的就是「不停地問,問所有人關於智利發生的所有事。」

民主社會裡,媒體和政府間出現新的互動關係。

作風「阿莎力」的歐拉維不諱言,壓力還是存在,但不再是來自政府,而是政府中的個人。不過他現在大可以告訴對方:「去你的,大不了你別買我的報。」

「水星報」的伊亞尼思也舉例,兩年前,該報一位專欄作家訪問阿根廷總統後,撰文形容他「個性古怪、染髮、長得可笑」,艾爾溫總統閱後來電,指責那作家「沒教養」。溫文儒雅的伊亞尼思回覆總統:「你可以發表聲明表示立場,但我們必須尊重作者。」

人民厭倦政治

脫離獨裁統治後,智利人民普遍對政治厭倦,媒體也映照出這種社會心情,某些仍執著於政治導向的報紙雜誌,如國家報、紀元報,都已面臨了銷售危機。

「何事」周刊總編輯德索拉指出,許多媒體在皮諾契時代都有特定政治立場,該刊過去八0%都是政治性題材,如今為了適應讀者脾胃,轉而大幅報導經濟、科技、婦幼等內容,也特別注重揭發貪污弊案。淡掃蛾眉的德索拉形容這次平靜的總統選舉「無聊乏味」,「但這對國家是好的,人們不再為政治傷ㄤ活A更能關心自己的生活。」

多元民主的時代,媒體不再有政治黑手操縱,但須經常面對複雜的抉擇,分寸拿捏存乎一心。

「水星報」總編輯伊亞尼思透露,兩年多前,他們遭遇極特殊的考驗。該報老闆的兒子被綁架,最初幾天,最高法院為維護肉票安全,下令各媒體不准披露此事,媒體也都遵令。而當報導解禁後,伊亞尼思和「水星報」其他主管決定,要劃清「媒體」與「當事人」之間的分際,不為該報負責報導此事的記者提供任何消息或證實傳聞,記者憑自己本事發掘出什麼,就登什麼。

不少媒體工作者更強調「自律」的重要。

去年底總統大選過後,「第三報」社長歐拉維接到內政部長來電,感謝媒體在選舉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歐拉維說:「部長很明白,如果媒體存心搗蛋,就可能擾亂社會秩序,但我們當然沒理由這麼做。自律才是負責任的自由。」

大選前後,智利各媒體皆使出渾身解數。有的雜誌針對預料中的結果,完整呈現新任總統傅瑞從小至今的相片回顧,也事先針對他做了民意調查。有的報紙與電視台聯手作業,攝影機架在報社,由資深報社記者隨時分析選情。某些電視台針對剛投完票的選民做調查,而投票尚未截止就公布調查結果,被外界批評「對其他人的投票行為產生不當影響」。

揮別白色恐怖

一位媒體主管指出,從這次大選的新聞處理看得出,很多年輕記者衝勁有餘,深度不足,「只會把麥克風推到人家嘴邊,都不知該問些什麼。」他強調,面對複雜多變的社會,今天的記者必須比過去準備更充足後,才能上陣。

與所有國家的新聞界一樣,智利媒體的發展扣緊了社會的變。回歸民主後,新的挑戰在等著它。不過,目前至少已爭回最寶貴的新聞自由。

「第三報」的社長室裡,歐拉維桌上的電話又響了。當年曾飽受白色恐怖的他,吐口菸說:「起碼現在我接到電話後,不再會睡不著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