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敢問國科會

文 / 黃太煌    
1994-02-15
瀏覽數 11,050+
敢問國科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科學的昇華,在「人力」方面,目前是空前未有的最好時機:除了李遠哲的回國及他期望能說服回國的資深海外人才外,目前尚有大批剛回國的年輕博士。然而,因政府財政拮据,各處紛紛凍結人事,有些人甚至想找臨時性的博士後副研究員職位皆不可得。

更有甚者,國科會最近臨時通知取消今年度博士後副研究人員補助費申請,且退回已提出申請數月的案子。這些申請者中不少人已回國等待就職,年輕力壯、正待起飛的社會精英就這樣報國無門,實在是國家的一大損失,也是倡議台灣科技升級的一大諷刺。

科研經費分配不均

國科會近來大力強調「應用性的研究」--更確切地說是短期內看得到成果的研究。應用科學的重要是無可否認的,國科會對此大力推動也無可厚非,可憂的是,在零和的情況下,大批經費挪做「應用性研究」,「基礎性研究」的經費就相對的減少。

聽說國科會最近罔顧諮詢委員會的全體反對,挪用億元以上的巨款補助一應用性研究,姑不論此應用性研究計畫是否可行及是否經過審慎客觀的評估,一億兩千萬元經費相等於一百個研究計畫一年的研究經費,或者是補助二百個博士後副研究員一年的經費,其影響之深可見一斑。

誠如李遠哲博士所說,今天台灣科研經費只占國民生產毛額的一.五%,不要說比不上歐、美、日,甚至比韓國還少二七%,而這些少得可憐的經費,大部分在國科會的掌握中,假如再把它挪用至應用性的研究,那麼茁壯中的台灣基礎科學研究,實在前途堪虞。

國科會主導研究轉型的另一可能副作用,是部分科學界同仁為了請得國科會的補助,拋棄基礎研究而轉做應用性研究。其實在國科會多年來無法有效推動長期研究計畫的先天條件下,有效地推動長遠性的基礎研究已屬不易,這一轉型,更造成人才的流失。

至於中研院方面,其自我提升研究水準達世界標準的路,仍障礙重重。中研院在人事編制上,每一研究員配有一名助理,但沒有固定的研究生來源,博士後副研究員的制度也未設立。

今天國際科學舞台上競爭激烈,光靠研究員帶著一名助理日以繼夜地做,也很難站得住腳。中研院必須在人事及經費上獨立自足,毋需仰賴國科會及其他大學,才能突飛猛進。

台灣科學近年來的發展,國科會居功厥偉,中研院也在前院長吳大猷的領導下,有了小康的局面。然而誠如去年一份美國科學雜誌對台灣科技的評估:「過去的成就並不能保證未來的發展。」

李遠哲的回國,帶來了一片春意,在衷心希望李院長能打通科學昇華的「任督」二脈之餘,我們也應瞭解,一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科學的發展需要整個社會的配合。國科會在未能增加經費前提下,是否該投注在「應用性研究」上做生枝中心及工研院的工作,應有更廣泛的討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