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個推動兩岸高層對話的建議

文 / 高希均    
1994-02-15
瀏覽數 8,600+
一個推動兩岸高層對話的建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位資深評論家告訴我:什麼叫當權音的威風,什麼叫知識分子的天真。「威風」是「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天真」是「愛怎麼寫就怎麼寫」。

這篇短文,是否真符合他「天真」的說法?

(一)又陷低潮

一月十四日台北報紙刊出中共今年對台政策定案,確定三原則:堅持一個中國、不給台灣政治空間、不承諾不對台動武;同時推動三策略:經濟拉住台灣、軍事鎮壓台灣、外交限制台灣。

同日媒體也報道李總統接受美國媒體專訪時表示:我有強烈參與聯合國意願,並再說明參與聯合國無礙中國統一。

四天以後,李總統在國軍八十二年度工作檢討會上再發表重要指示:如果判定中共有犯台能力,就應假設中共隨時可能犯台,要強固我們的防衛能力。

兩岸的關係.從未進入高潮,即又陷入新的低潮。

試想在北京的「經拉、軍壓、外限」的情況下,台北如何能放鬆三通?

另一方面,試想在「中共隨時犯台」的假定下,台北就不得不把更多的資源用於強固防衛能力,同時更造成了國內外廠商對台灣重大投資的遲疑。

兩岸的關係,正在寒流中瑟縮。

全世界一百七十多個國家與地區,只剩下台北與北京沒有官方接觸。北京擅長設計圈套,台北習慣於過度自衛,這也許正是二者無法有良性互動的一個原因。看到以巴的簽約與南北韓的談判,做為一個關心中國前途的知識分子,只有擲筆浩歎!

(二)中國人解決自己問題

與其失望,不如認真地設想如何來突破兩岸的僵局。

按照國家統一綱領,要到中程階段,才能建立對等的官方溝通管道,開放兩岸直接通郵、通航、通商以及推動兩岸高層人士互訪。

以目前海基會與海協會討論的蝸牛速度來看,真不知道哪一年哪一月能夠跨出「近程」階段?

接近李總統的人上私下說:李總統希望在任內打破兩岸僵局,對中國人做出歷史性的貢獻。鄧小平先生也說過:「當然,實現和平統一需要一定時間。如果說不急.那是假話,我們上了年紀的人,總希望早日實現。要多接觸,增進瞭解。我們隨時可以派人去台灣,可以只看不談,也歡迎他們派人來,保證安全、保密,我們說話算數,不搞小動作。」(一九九三年十月出版的鄧小平文選第三卷頁三十一)

李光曜先生促成了去年四月在新加坡舉行的「辜汪會談」。兩岸要進一步突破,既不能再靠新加坡,更不可能靠美國及日本。

唯一的一條路是靠自己:中國的問題由中國人來解決。

(三)受敬重的學者來參與

因此,我提議由當前在世界上享有崇高學術地位的海內外學者,來組成一個雖動「兩岸高層對談」的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各方可以推薦。我認為下面幾位也許很合適:

數學界的陳省身

工程界的顧毓琇

物理界的周光召

物理界的楊振寧

化學界的李遠哲

文史界的余英時

(除周先生是北京中研院院長及院士外,其餘五位都是南港的中研院院士)

以他們對兩岸中國人的熱愛,對中國前途的關懷,以及受到兩岸的敬重,他們應當在這一關鍵時刻,費些心血組織起來。他們應當分別會晤兩岸領導人:李登輝與江澤民,向他們提出共同的呼籲--以大格局的思考、以大魄力的作風,打破當前的各種禁忌,為中國人開創一條活路。

眾所周知,各國領袖高峰會議的安排,不論是核武協定、或經貿談判,都是要經過無數次技術官僚或秘密、或公開的會議,產生具體共識後,才會產生。按照這種傳統模式,以目前兩岸事務性的商談都難以獲得任何進展來看,兩岸的僵局將永難打開。

我們必須要以前所未有的勇氣,嘗試這項非傳統的、突破性的建議:先從兩岸領導人對話開始。正在台北訪問的中國科學院院長周光召先生說:「大家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想。「非零和」需要雙方讓些步。」

(四)諾貝爾和平獎

一九九三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南非的白人總統與黑人領袖,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是這兩位再加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簽訂協定的領袖。

我們多麼希望,李登輝與江澤民有一天能同時當選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也實至名歸地同時當選為這一協商時代的風雲人物。

他們的當選,不是為中國立刻帶來了統一,而是兩位領導人為了十二億中國人民展開了第一回合的「世紀對話」。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日台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