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制度整治軍購

文 / 丁守中    
1994-01-15
瀏覽數 9,000+
從制度整治軍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尹清楓上校之死,絕封只是軍購弊案的冰山一角,涉案的也變非僅止於一些現職或離職的校級軍官。欲追根究柢,揪出一切涉案的不法人士,並徹底解決軍購貪瀆問題,除了有待檢調單位的深入追查及輿論媒體的持續追蹤報導施壓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從以下幾個制度面立即著手改善。

國防採購法不可拖

首先,規範國防採購制度的「國防採購法」,不能再以任何理由延宕。

目前國軍軍品採購依據的法令有:「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務稽察條例」、「國軍軍品採購辦法」、「國軍軍品採購作業規定」。然而,稽察條例僅就一鞍政府採購及營繕工程有所規範,並未針對具機密性的國防採購有明確規定。而「國軍軍品採購辦法」及「作業規定」的條文中太多「儘量」、「原則」、「得」、「緊急需要」、「時效」等字眼,賦予了採購官員太多行政裁量的空間。

其次,軍中的考核與保防監察制度有必要徹底檢討。此次涉案的郭力恆,私生活靡爛、行罵不檢,各方早有資料,為何還能受到重用?當機伶上道與吹拍逢迎成了長官用人的標準,軍中還能有什麼士氣可言?

再者,此次尹案中不但發現現役採購軍官投資入股做軍售買賣,而軍官退休更能大批攜走軍中武器系統布置之密件。當採購軍官搖身一變成為軍火代理商後,更能遊走於海峽兩岸促銷軍火,這種情況若不嚴加禁止,我們還有什麼國防安全?

如今,當務之急不但應儘速健全軍中檔案資料管理及軍火商、代理商的管理法令,更應在陸海空軍軍官服役條例中,明令禁止軍中採購主管轉任軍火商或相關代理商。

最後,由此次檢警調查尹案中,傳出軍方並未完全配合,而使得案清膠著且未能向上發展,這亦說明現行「國家安全法」第八條剝奪司法機關對軍人犯刑法各罪之追訴審判權,有立即加以修正之必要。

軍事審判有盲點

現行國安法第八條,將司法機關對現役軍人之追訴審判權只局限在:一、犯最重本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竊盜罪;三、侵占罪;四、詐欺罪;五、贓物罪。除上述各罪之外,包括軍售弊案有關之罪,如瀆職、洩密、剌探蒐集國防祕密、殺人、綁架、恐嚇、妨害自由等,均由軍法機關追訴審判。

如由軍法機關審判,依軍事審判法第五十三條規定,事涉軍譽及國防機密得審判不公開。因此,軍售弊案一定不公開。再者,軍事審判機關分為三級,初級為各軍司部,高級為各軍總司令部,最高為國防部。軍中因為凡事強調長官部屬倫理,又有連坐處罰規定,因此萬一總司令部及國防部的高級官員成為違法者時,就會形成犯罪者自己調查自己,自己審判自己的矛盾現象。

因此,往往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近年來,軍售弊案連遭揭發,但處理上總是雷聲大雨點小,其根本原因即在此。若不將軍人所犯陸海空軍刑法以外之罪,回歸司法機關追訴與審判,軍中貪瀆將無法有效制止。

防弊不能只靠個案的揭發,更在於建立良好的制度。如今是考驗國防部主管有無痛下針砭、推動改革決心的時候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