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機車業發動自主引擎

文 / 許彩雪    
1994-01-15
瀏覽數 24,000+
機車業發動自主引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民國八十二年六月,國內機車業的轉捩點:三陽加速越南投資腳步,總金額達三億美元;三陽、光陽機車分別申請赴大陸投資機車廠案獲得通過。台灣機車業長久以來的技術輸入角色大逆轉,搖身變為技術母廠。

光陽在這一年,做了另一件揚眉吐氣的事;所有出廠的車,都撤下「HONDA」品牌,改掛自己設計的「KYMCO」,這個動作,老大哥三陽已經做了好幾年。氣勢愈來愈盛,連帶使得市場三強之一、日方股權仍占四九%的山葉機車,也在獲得日方股東考慮市場因素的首肯下,醞釀一系列三機型自有品牌「YMT」,準備接受市場考驗。

同時,光陽有五種車型的引擎已開始自行研發;三陽自製的引擎大前年就在日本合作伙伴知情卻擋不住的情況下,悄悄銷到法國……。

發展成熟

日本機車業鋪罩在台灣三十年的大網,正慢慢揭去;台灣機車業終於走到成熟階段。

經濟部工業局專員歐嘉瑞述說著:十年前,機車成車進口關稅還高達六五%,今年就要降到二0%;以前限制只能向歐美採購,今年可能擴大到除了日本以外全部開放。和汽車業一樣吃日本先進企業技術奶水、接受政府保護政策,當汽車界正在為台灣加入GATT、開放市場而膽戰心驚時,機車業者卻露出微笑,準備迎戰。

比起民國四十八年,政府第一次開放機車進口,國內所有廠商全數倒閉的慘狀,這一次,他們確信這個產業不會從台灣消失,而且可能活得更好。

政府官員相信,機車業能走到今天,限制進口、關稅障礙、自製率規定等保護和激勵政策扮演了重要角色。業者卻仍難以忘懷主管單位曾經因為國內機車數量愈來愈大,環保、交通問題難解,而要讓機車業「安樂死」的那一段慘澹歲月。「政府從來沒有肯定機車業存在的價值,」一位機車界副總經理吐露心情:「到現在還是沒有給機車一個中心定位。」

環保政策愈來愈嚴格,機車業的業績卻愈來愈成長,業者寧願相信是自己掙來的。

「拜我們的公共交通建設遲緩之賜,機車需求空間大增。」山葉機車董事長謝文郁苦笑分析。這幾年,機車業年年維持一0%的成長率。民國七十五年以前年銷不到七十五萬輛,餵不飽二十餘家企業,透過業者開發新機種、強力促銷,把整個市場撐大到現在一年一百一十萬輛的飽和胃納。

另一方面,業者也同時將銷售觸角緩緩向大陸延伸,創造了近三十萬輛成績。小島台灣創下世界機車產量排名第四的佳績。

也就是在這段時期,業者體質開始蟬蛻而新生。

努力研發為生存

十家激烈競爭的結果,演變成國內市場由三陽、光陽、山葉三分天下,其餘小廠只得向外發展的局面。而三家平均各自掌握年銷三十萬輛的經濟規模,因此積蓄了向更高層研發投資的本錢。

「R&D大家都知道,卻不一定有能力去做。」位於南台灣的光陽廠房冬陽斜灑著,總經理王雙慶回頭審視近幾年來的心血:「賺了錢,才談得到研發。」光陽近幾年獲利一直維持同業之冠。

五、六年來,光陽一共砸了二十六億元在研究發展上,大量購買新的自動化生產、開發設備,引得工業局主管歐嘉瑞形容光陽像是一頭睡獅初醒,爆發力很強。

提升品質的挑戰,業者也迎上去。走回銷日本路線的山葉全體總動員,準備兩年後贏取日本象徵整體經營品質的PM獎。而為了因應歐市,山葉最近成為機車業第一家獲得國際品質檢驗標準ISO認證的廠商。

幸虧沒有在業績風光的時候閒散下來,業者的潛心扎根有了代價--掙脫日本束縛。日本的本田眼看台灣兩個合夥人--三陽、光陽伸手伸腳,把藏在實驗室禁區的成果一一換成戰蹟,也無可如何。「如果在兩年前,日本還有談判籌碼,因為他掌握了關鍵零組件。」從光陽基層做起的王雙慶說,現在和日本只是純粹的技術合作關係。為了甩開日本,光陽選擇走歐美路線,向他們買引擎技術。

「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要生存。」在三陽待了十餘年的副總經理黃光武坦白說。國內市場飽和後,逼迫業者必須向外拓展空間,而日本方面不願見到台灣業者與其爭食,逼得業者走上自創品牌一途,而政府適時協助業者解除了被日方限制外銷的合約束縛,使本地業者產品終於能踏出國門。

掌握設計能力

三陽和光陽現在同享從裝配業走到車型和引擎自主設計的果實,也為機車業的未來創造了國際競爭優勢。「幾年R&D下來,不知不覺走到跟日本接近的技術水準。」一位業者評估。

綜合考量產量、技術、市場潛力,台灣則已攀爬到世界第二。

主要優勢在未來市場空間對台灣有利。根據業者分析,台灣機車業依過去經驗累積,主力產品在15Occ以下速克達,一來因為日本150cc以下機車因附加價值相對不高而逐漸減少投資,歐美機車發展又偏向大型,這為台灣業者漩出一個揮舞空間。在這方面,雖然印度、大陸都是潛在對手,所幸台灣業者掌握了設計能力,「我們的優勢就在設計,」歐嘉瑞不斷鼓舞士氣,業者的前進方向在加快新車研發速度、降低研發成本,與目前仍居第一的日本一爭長短。

「將來台灣會變成世界150cc以下機車設計和技術的大本營。」工研院機械所林炳明經理觀察。國際分工的輪廓因此出現,業者打算將台灣視為研發、設計中心,及高級零組件的生產基地。

未來挑戰嚴酷

未來主要市場在歐洲及大陸;兩地對業者自創品牌的接受是劑強心針。民國七十五年機車外銷比例才一.六六%,八二年底已升到二0%。業者同聲誓言要做到內、外銷五0比五0。目前產量居世界第五、外銷量居國內業界第一的光陽,更以世界第一產量為目標,在台灣、大陸大力下注,分別有十二億台幣和一千一百二十萬美元的投資計畫。

儘管雄心勃勃,要面對全世界所有機車廠的競爭,是一場更嚴酷的挑戰。

業者指出,更難的是擴大經驗範圍到所有車系的研發能力。跟歐洲廠合作的比雅久機車副總經理葉育恩發現,歐洲機車業研發方向有轉向小型機車的跡象,可能對國內形成壓力,「我們不該只以小車為滿足。」葉育恩指陳。

另外,關鍵零組件的發展仍然是機車業的瓶頸之一。三陽黃光武舉例,日本、歐洲仍在化油器的技術上領先,三陽雖有生產,「實力仍然不及。」黃光武說。

能否成為真正的國際性大企業,就看業者如何再不斷積蓄下一階段發展的本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