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官大錶準?

文 / 張作錦    
1993-07-15
瀏覽數 16,950+
官大錶準?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很多人都聽過一則軍閥的笑話:大帥要出門,火車時間到了,他不慌不忙地交代副官:「打電話到車站,要火車等俺半個鐘頭。」火車本來該照著車站的鐘開車,但現在要以大帥的手錶為準。

中國大陸人民,對語言極有創造天才,很多新詞新句,說來「清涼有勁」,充滿生命力。最近有大陸訪客,帶來了「官大錶準」這句雋語。遙想當年大帥的「雄姿英發」,實在叫人會心。

毫無疑問的,今天大陸將近十二億的人口,人人都以鄧小平的手錶為標準鐘對時。改革開放,他說要快一點,就快一點;要慢一點,就慢一點。三峽工程,他說上馬,就得上馬。釋放魏京生,他說時間未到,那就必須繼續留在秦城監獄。

他說什麼,大家照著做、照著說,謂之「口徑一致」。

十多億人。居然能、或者要「口徑一致」,我的天!

「輸入」這句「官大錶準」新語者。是位大陸新聞界人士。大陸媒體搞「口徑一致」。成效最為卓著。從前,各報社論是由新華社統一發稿,那是再「一致」也沒有了。共產黨不僅行「計畫經濟」,也行「計畫新聞」。

某次在大陸參觀一家報紙「創刊X十年」的展覽。進門處即陳列社論原稿,上面有修改潤飾人的筆跡,包括毛澤東、周恩來等等「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台灣官報的社論可能也經過黨政大員的刪批。但報館和批刪者一定是掩藏唯恐不及,絕不會拿出來炫耀。共產黨「敢做敢為」,是與海峽這邊不同的地方。

比擬不倫

大陸搞「口徑一致」,某些人士還振振有詞。他們認為,開發中國家要發展經濟。必須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若是放任老百姓。力量就不能集中,他們以新加坡和台灣為例,倡導「新權威主義」,並說是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的理論。杭廷頓早已否認了;而舉新加坡和台灣為例證也比擬不倫,就像一個人喝牛奶、吃魚、吃蛋、吃青菜。外加一點臭豆腐,健康情況很好,我們不能無視於牛奶、魚、蛋和青菜。只認為是臭豆腐的功勞,因而自己獨沽一味臭豆腐。

其實,那一個大官不認為自己的錶最準?梅傑、柯林頓、哈珊、卡斯楚,那一個不是?只不過有人「身體力行」,有人「雖不能至,心嚮往之」。不能的原因,倒不是他們是什麼聖賢,而是社會上有某些機制,使他們做不到。問題是,這樣的機制常常不為大官所喜,總要設法把它施以宮刑,或者威脅利誘,讓它動手自腐。這樣子墮落下沈的社會。中外古今都不罕見。

全國人都照著一個人的手錶對時,若那只錶不準,可怎麼得了?這不是什麼民主理論,只是常識。

(張作錦所著「第四勢力」一書。已由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