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林義雄-化恨為愛

文 / 林志恆    
1993-06-15
瀏覽數 11,800+
林義雄-化恨為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在群星熠熠的反對陣營裡,林義雄可說是個異數。

當政治解嚴,反對運動如火如荼,黨外新生代竄升政治舞台,身為反對運動元老的林義雄,沉潛哈佛、劍橋、筑波大學,隱忍孤寂的研究生涯;當昔日「美麗島戰友」投身選戰,立法院裡縱橫捭闔,他在國父紀念館裡辦音樂會,以細緻的文化,表達對台灣社會的關懷。

二月間,連戰被提名出任新閣揆,民進黨政治立場陷於混亂,部分黨員主張「反對黨派必須「義」助本省籍的主流派,壓制象徵外省勢力的非主流派」,林義雄因此公開撰文,「點醒」民進黨勿陷入「族群的迷思」。二月二十八日,他再度為文,期待所有族群超越「二二八」帶來的怨恨和懷疑,彼此互信互愛。

「少數(弱勢)族要得到尊重,不是抗爭或要求保護,而應積極參與社會,融入多數。」當省籍再度成為政治議題,「外省人危機意識」高漲時,林義雄提供這樣的建議。

他舉例,如果原住民只爭取原住民的權利,可能無法獲得多數的共鳴,但若爭取的是人權,則能贏得尊敬。

一位「追隨」他多年的民進黨員觀察,相較於檯面上的反對人士,面對族群之間造成的緊張關係,林義雄毋寧是較寬容,而力圖尋求彌合的一位。

政治之外的揮灑空間

經歷「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林義雄行過死蔭幽谷,在一番心靈的錘鍊之後,他在政治之外,找到揮灑的空間。

「慈林」是他長年思索後的答案。

迥異於一般募款餐會的酬酢交際,林義雄以音樂會為「慈林」募款,標舉「慈悲、希望、愛」,走過台灣南北,贏得的掌聲,也異於過去的政治運動。

五月九日在國父紀念館的慈林之夜,當國歌奏起,各有一半的人選擇了站或坐,音樂會也平和地揭開序幕。如果換成政治場合,起立者可能引來噓聲或是……。

「今天台灣人心腐化,我們要挽救人心,開發人民的力量,」林義雄身著素白襯衫、黑色領帶,語帶溫文地吐露未來的工作重點。

樓高七層、占地兩百坪的慈林圖書館,將於今夏在文風鼎盛的宜蘭落成。「這是個教育機構,一個知識和思想互相激盪的場所,」被視為最瞭解林義雄理念的中研院民族所助理研究員吳乃德,為慈林定位。

從事反對運動多年的林義雄,將這些年的經驗及心得灌注於慈林,圖書館裡將設置「台灣社會運動史料中心」,同時開設「社會發展研修班」,提供社會運動者學習、發展及提升自我的機會。

「省議員任內,熱情地參與了兩年,知識及能力都發揮到極限,」他以自己的經驗勸戒後進,要不斷吸收新知及刺激,否則將成社會改革的「公務員」。

以林義雄「在野」(在民進黨之野)的身分,在政治上究竟能發揮多大影響力?「若說他想對政治人物產生影響,毋寧說他想培養人民具足夠的力量,制衡政治人物,」一位民進黨員觀察。

鸚哥撲火

林義雄常愛舉用佛經中「鸚哥撲火」的故事:一隻鸚哥以沾濕的羽翼撲救竹林大火,感動了天神下凡幫忙。林義雄認為,如果當時有十萬、百萬隻鵬哥做同樣的事,就不要天神協助。也許慈林是鸚哥撲火,但若能集千百萬人之力,力量就非同小可。

從政治受難者,到從事挽救人心的工作,林義雄感謝那段身陷囹圄的生涯,「恨」字似乎未曾在他的內心停留。

幽居牢獄,他重新再研讀宗教、哲學書籍,釐清人生的價值。在台北安和路的慈林辦公室裡,他手指牆上掛的一段華嚴經:「眾生有惡悉能容受……,不以一眾生惡故捨一切眾生……。」如今他再讀來,眉宇之間仍充塞幾分感動:「宗教家提倡用愛寬恕仇恨,我不可能有恨。」

擔任林義雄省議員時期秘書的田秋蓳,十餘年後再看林義雄,深覺他對生命的體認,比初從政時更豐富,挖得更深層。

曾經協助林義雄獲釋的東吳大學校長章孝慈則對林義雄目前所做的努力,給予十分的肯定:「這是一個政治人物的昇華。」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