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民進黨爭取有線空間

文 / 林蕙娟    
1993-04-15
瀏覽數 7,900+
民進黨爭取有線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美國的電子媒體只讓執政黨發聲,柯林頓不可能當選總統,政黨政治也不會建立。

在台灣,在野的民進黨執政雄心日熾,一路衝破黨禁、報禁、戒嚴等政治禁忌後,唯一的訴求只剩下打破廣播、電視壟斷。

「開放廣電媒體」因而成為民進黨今年的重點政策。

黨主席許信良語氣堅決地說:「這幾年內,年年有選舉,我們不容許國民黨再繼續壟斷廣電媒體。」

強力質詢廣電壟斷

因此衍生的動作是,民進黨立委針對現存廣電遭壟斷的質詢,一波強過一波。情況就像漫畫家季青描繪的--幾年前,民進黨是個小矮子,對新聞局哇哇哭訴:「頻道讓出來!」新聞局瞇著眼、背著手、右腳輕拍地板,說:「沒有!」站在新聞局背後的是穿西裝、打領帶、抽雪茄、大老闆模樣的國民黨;幾年後,民進黨長成大力士,賣弄他的粗壯肌肉,新聞局指著一臉狼狽、摸著口袋的國民黨,對要求廣電頻道的民進黨說:「年輕人,別激動,他突然找到了!」

向來,根據官方說法,部分廣電頻道因「改善收視不良」及「戰備需要」,無法開放;如今行政院長連戰在立法院允諾,兩年內開放無線電視,新聞局長胡志強也表示,如果交通部配合,保證一年半到兩年間開放廣電頻道。

公平合理的廣電制度尚未形成,民進黨的腳步早走在政策之前。

由黨員、黨工在各地設立的有線電視台 統稱「民主電視台」,以民進黨的觀點發聲,對抗既存的壟斷情勢。一位民主電視台業者曾寫了副這樣的對聯--「國民黨霸占無線(限)頻道,民進黨爭取有限(線)空間」來說明民進黨的策動。

所謂「民主電視台」,比一般有線電視台(俗稱「第四台」)多了一至二個政治新聞頻道。從三年前台北縣中、永和地區成立「雙和台」起,至今名為「民主電視台」的有線電視台已有七十五家;其中結合成「台灣民主有線電視台全國聯盟」的有六十二家,訂戶超過二十五萬。各家受聯盟章程約束,明訂主要負責人為民進黨員、配合民進黨決策及黨政運作等。

民主台是重要輔選資源

兩個月前,滿頭白髮、民進黨籍的國大代表蔡仁堅,在新竹市主持白鷺鸞電視台開播。前往祝賀的黨主席許信良指出,去年立委選舉,民進黨明顯獲勝的地區,都有民主電視台,今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想拿下二十一席中的十一席,民主電視台也會是重要輔選資源。

在選舉期間,「我們以黨中央的選舉策略為主,再配合地方不同需求,」民主台全國聯盟總幹事陳天龍說明。

去年立委選舉,民進黨在各民主電視台主打一則形象廣告;二、三十個孩童拿著澆水壺、小鏟子種樹苗,他們穿著鮮豔的服裝,奔跑著、笑容純真燦爛;鏡頭拉高,原來他們種出了一幅民進黨黨旗。

這支廣告片長四十秒,沒有旁白,調子清新。「雖然三家電視台提供政黨廣告時段,但最有效的廣告是三十秒到一分鐘,」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陳芳明認為,三台播出的政黨廣告長達幾十分鐘,「只會讓觀眾煩膩。」

選舉期間,民進黨候選人難上三家電視台露臉,屬區域性質的民主電視台則大力促銷當地民進黨候選人,頻頻在政治新聞頻道上播放募款餐會、政見發表會等錄影帶。

平時,「民主電視台長期提供民進黨的資訊,有助於提升民進黨的形象,」黨主席許信良肯定民主電視台發揮的影響力。

民主電視台不加剪接地播出立法院院會實況,呈現民進黨立委理性問政、與官員激辯、肢體抗爭等多種面貌,「而不像三台常常三餐(晨、午、晚間新聞)加睡前點心(夜間新聞)中,不斷強調民進黨只會打架。」身兼民主台全國聯盟理事主席的立委彭百顯嘲諷。

部分具自製節目能力的民主電視台,更派出記者,錄製久被三台忽視的地方新聞,和民進黨、弱勢團體的各種活動情形。

一位從台北南調高雄的台視記者永遠不會忘記,當他第一次在高雄採訪新聞時,麥克風才伸向受訪者,四周就伸出更多的麥克風、攝影機,「第一次發現除了三台之外,還有那麼多電視台,」這位記者後來發現,那些全叫民主電視台。

在台中市,「一般而言,除了大火災、大槍擊、大車禍,台中的新聞上不了三台,」台中民主電視台總經理賴茂州認為,有線電視台必須發揮與社區結合的功能,「我寧可花一個月六十萬製作地方新聞,也不願花十元買卡通片墊檔。」曾經,台中台因播出許多地方建設、市政方面的新聞,讓訂戶誤以為是,「台中市政府的第四台」。

多年來,第四台業者與新聞局歷經對抗、溝通,到達成共識,目前新聞局提示,只要不播侵權片、色情片、院線片,就不優先取締;而在民主電視台成立過程中,一直有受「政治性干擾」的恐懼,因此各民主電視台背後直接、間接有民進黨籍公職人員負責,隨時向政府相關單位表示「關心」。

民主電視台為民進黨搶得一片有線電視的天空,但也面臨困境。

人、財不足,競爭激烈

七十五家民主電視台水準參差不齊,有些進駐上百坪辦公大樓,有些躲在狹小公寓裡,未經修飾的門面,富草根氣,它們都感受到難以提升品質的困境。人力、財力不足,「常常是一個人當三個人用,一塊錢當三塊錢用,」北投台的負責人陳天龍無奈地搖頭。

觀眾的要求愈來愈高,加上新的勢力介入市場(如國民黨財委會成立的博新公司、力霸集團、和信集團),使民進黨的民主電視台在有線電視未開放前,就面臨其他政黨、財團的競爭。

「我們必須要有更好的服務品質,並加強新聞分析、報導,如果做不出特色,很自然會被淘汰掉。」彭百顯表露擔憂。

二月初,新聞局開放了二十八個調頻廣播頻道,將在五月接受申請,新電台最快也要到明年底才能開始營運,而民進黨立委張俊宏早迫不急待,去年選舉前找出九0.一兆赫(末在此次開放之列),在台北地區開播。

位於北市和平東路的「台灣全民廣播電台」,和民主電視台相似,同樣以立法院新聞為主,全程報導院會、委員會問政實況;上個月台北縣新店市長補選時,播出了開票過程。

它是唯一用台語歌貫串所有節目的調頻頻道。「在全面開放廣播頻道前,我們會繼續維持這個頻道,」張俊宏的特別助理、台灣全民廣播電台負責人張弘光表示,繼續維持運作的用意,在於凸顯頻道仍未全面公開,並藉以訓練民進黨的廣播人才,為日後開放廣播提早做準備。

三月中旬,民進黨中央決議籌設黨營電台,將在五月初向新聞局申請,其中五一%的股權由民進黨掌握,四九%公開認股。文宣部主任陳芳明解釋,現階段民進黨仍把「開放電子媒體」當成運動策略,「政黨應當退出媒體。當廣電真正公平開放時,民進黨自然會將那五一%股權釋放出來。」

淡淡三月天,二屆立委進入立法院,全新的會期開始,幾項電子媒體法案正在立法院審查,民進黨積極參與制法、修法,為民進黨立委營造有利的媒體空間。

「公共財」不應成私器

例如,彭百顯提出「有線電視法草案」,立意保障現存業者的經營權、將主管權交予地方政府,有別於行政院版的不脫中央政府主管、較有利財團壟斷(營運資本額最低不少於六億元)。

謝長廷研擬的「公共電視法草案」,具各政黨均公平使用的特色,不似行政院版傾向「政府(政黨)電台」般可議。

而針對正在行政院審查中的「廣播電視法修正草案」,陳水扁已提出他的版本,內容增加股東比例限制、股東資格,及政黨公平使用頻道的機會。

開放電子媒體聲浪高漲,帶來契機,也面臨隱憂。頻道稀少,屬「公共財」,不應成為少數財團、政團私器。在民進黨現階段將突破廣電限制視為「運動策略」之時,廣電學者專家提出諍言:切莫忘記在策略之上的,是維護人民知的權利,「勿蹈國民黨覆轍」。

綠色麥克風冒出頭

去年十月,聯合報高雄版登出一張翻拍自華視的畫面,市長吳敦義的嘴邊,除了三家電視台的麥克風外,還多了一個「第一電視」,圖說寫道「綠色麥克風冒出頭」。

三年前初夏,高雄「第一民主電視台」開播,成為第一家成立新聞部、具自製節目能力的「民主電視台」(由民進黨員經營的有線電視),當初投資五千萬元,比起多數第四台資本額數十萬便草草創立,它顯然格外突出。

做真正的有線電視台

經營者不看短線利益,「我們的經營理念,是做真正的有線電視台(系統經營者必須有社區頻道),而不只是放錄影帶的第四台。」第一民主台副總經理曾永涼引以為豪。

三台新聞重北輕南,反倒提供第一民主台的活動空間,將台旨定為「讓高雄人充分認識高雄事」。

初期,第一民主台的記者出去採訪,哭著回來,「因為沒有人讓我們拍。」主播黃東榮說,約莫經過半年時間,才突破這種難堪。

第一民主電視台申請了「第一通訊社」,以通訊社記者的名義出入府會,採訪新聞,市府新聞處也對「第一通訊社」發布新聞稿。其實官員心知肚明,接受第一通訊社記者的採訪,同時就得面對第一民主台的攝影機和麥克風。

兩百坪的辦公室裡,第一民主台共有八十位左右員工,其中七名記者,幾乎人人一手包下採訪及攝影。開播至今,存檔了四、五千支新聞錄影帶,高雄縣長余陳月瑛、市長吳敦義,以及基層里長都曾接受人物專訪。

不分黨籍的高雄籍立委、市議員也曾陸續進入第一民主台攝影棚侃侃而談。國民黨立委林壽山對「第一」的記者說過,有回搭飛機,旁邊乘客清楚道出他的政治理念,訊息即來自第一民主台。

當高雄地區重大突發事件來臨,第一民主台常掌握時效,搶在三台之前,並往往能呈現更完整的記錄。例如,上個月新國民黨連線來高雄演講,發生民眾反制的「三一四事件」,第一民主台從下午兩點半起播出全部過程,普受高雄人矚目。

「站在黨員的立場,我們要傳播民進黨的理念,但播報新聞時,我們會做平衡報導。」曾永涼點出經營之道。

本文出自 1993 / 05 月號

第08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