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政府,舊外交-丁懋時談中美關係

文 / 任孝琦    
1993-02-15
瀏覽數 11,800+
新政府,舊外交-丁懋時談中美關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美國新總統就任後的外交政策,對台灣會有些什麼影響?

中美關係比以往密切

答:在柯林頓當選後不久曾強調,美國外交政策有其持續性,加上他競選期間提到的一些外交主張,可以看出他基本上還是會採取美國過去對世界事務積極涉入的策略,可能做法上更強調美國的經濟競爭力量以及民主、人權方面。

柯林頓在州長任內訪台期間,我正在外交部任政務次長,接待過他,我覺得他對我們有相當瞭解。在他競選期間,並沒專門談到和我們的關係,不過,在回答國際關係問題時,曾幾次主動提到台灣,比方說,他對台灣工業發展的策略、教育普及等,印象很深。另有一次他談到各國應該怎樣援助前蘇聯國家時,曾提到日、德應怎麼提供幫助,也提到台灣;主要是他瞭解台灣今日經濟力量的強大。基本上,他都是從正面來提。

十二月中,他在小岩城經濟高層會議中,回答經濟學家問題時,也提到台灣,如我們有很高的儲蓄率、很高的外匯及經濟成長等,他也都一一從正面提出來。

除了這些之外,一個政策的執行,負責的人是很重要的。像新任命的國務卿克里斯多福,以前在卡特政府中擔任過助理國務卿;中美斷交後,他曾以私人身分到中華民國訪問過。他是幹練的外交官,對我國最近的發展也有相當的瞭解。

今天世界情勢和四十年前已有不同,中美關係也比當年密切,所以就我個人想法,在克氏主持國務院期間,中美關係應該可以繼續推動。

問:布希在任內最後批准售予台灣一百五十架F-16,柯林頓上任後,我國向美採購軍火是否更有利?

台灣關係法才是互動依據

答:多年來,我們一直希望向美國購買F-16,很感謝布希批准售予我國;此案已經美國會通過,採購也進入簽約,所以採購會繼續下去。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有義務提供我國需要的防衛性武器,F-16也是在此大前提下提供的;所以,以後任何有關防衛性需要的武器,美國認為符合台灣關係法的,就會繼續下去。

美方並且已說得很清楚,所謂「八一七公報」只是一個聲明,中美雙邊關係基本上還是依據「台灣關係法」。至於柯林頓主政對此是否有利,我不持這種想法,我的想法是在我們有需要的時候,才向美國提出要求。

問:美國支持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方面,你有何看法?

答:由於美國在國際上地位如此重要,爭取到美國的支持就很重要;而我可以肯定地說,沒有美國的支持,我們也很難加入亞太經濟組織和關貿總協。

美國對我國進入國際社會,是基於認為我們對國際社會有所貢獻,同時對於中美雙邊經貿關係、我國和其他國家經貿關係,以及跟國際經濟機構的雙邊關係都有幫助,因此他們積極支持。我相信如果我們國家經濟繼續這樣的發展、重要性繼續增加的話,我們可以獲得美國以及國際上的支持,進入國際組織。

問:我們現在還在努力的有那些組織?

答:沒有。我們現在在關貿總協還只是觀察員,工作小組設立了,現在快要和許多國家舉行雙邊會談;就我瞭解,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

至於蒙特婁公約,我們當然很希望加入,美國也很希望我們加入,但這問題比較複雜一點。美國只是國際社會中的一個國家,它本身的力量是因為受到國際間的重視,所以爭取它的支持很重要;但我們同樣也要爭取其他國家的配合與支持。最主要的一點,我要強調,是我們本身的努力;如果本身在環保各方面做得非常好的話,我想國際間會同意。

問:新的白宮和國會中,都已汰舊換新,民主黨人增加許多,我們和國會之間的關係有無改變?

答:這次新國會是二次大戰以來變動最大的,因為換了八位參議員、一百一十位眾議員,這個變動非常大。我特別要指出,過去我們一直邀請許多國會議員和助理去台灣訪問,這種訪問對增進相互的瞭解很重要。

比方過去這一年,我們很高興有十七位參議員到台灣訪問,這是中美斷交以來最多的一次。尤其重要的是,其中有從來沒有去過台灣、且對我們有不同看法的人士,如外交委員會的主席,就在去年到我國訪問。

另外,去年十二月間有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到台灣去,他上次去台灣是一九八一年。其他像情報委員會主席,另外還有財政委員會國際貿易小組委員等都是民主黨,也都是很重要的人,還有現任外交委員會亞太事務小組主席。我舉這幾個例子,是說明我們和國會的關係一直很密切。

平時我們經常接到參、眾議員的來信,說我們某樣產品的關稅很高,例如最近我收到好幾封信,說我們的糖稅率很高,過去是巧克力,有些還提到汽車進口稅率、仿冒等問題。常常有議員打電話來,這些事情讓我們很忙。但是我覺得這些事應該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正因為彼此有很密切的經貿關係,他才來找我。

過去五年,美國對我們的輸出增加了一倍,從七十幾億增加到一百四十億,貿易逆差也從一百六十億變成去年的八十億,美方在這方面認為我們很有誠意。

美國前貿易代表希爾斯跟我講過,「我要求降低你們的出超,不是要你減少輸出,你可以繼續輸出;我所要求的是開放你們的市場,增加對美採購。」這一點,我知道政府正在做。

問:美方對我六年國建相當有興趣,外交部對此採取什麼立場?

歡迎美方投標

答:六年國建基本上是為了國家未來的發展,及整個經濟架構的提升,因此計畫的品質和價格很受重視。我們也向美國方面表示,歡迎美國參加,因為美國是我國的大貿易伙伴,我們對它還有順差,當然歡迎它參加。不過,美方也瞭解,要來參加投標,在品質和價格上都要具有競爭力;美方只是要求我們能夠給它和其他國家相同的待遇。

問:現在我們和柯林頓總統有無溝通管道?

答:我和美國政府一直保持接觸,現在新政府上台,當然要重新開始聯繫。我前年七月曾專程到小岩城拜訪柯林頓,當時他還沒宣布競選,但已有一些傾向。我們彼此交換意見,他特別提起對當時我們有一個貿易團去阿肯色,印象很深刻。我想,像這一類的交往,對促進彼此瞭解有很大幫助。

問:和他身邊得力助手之間,我們有無特別友好者?

答:新任的商業部長布朗,原是民主黨黨主席,一九九一年十二月曾到台灣訪問。

(任孝琦採訪、陳秀娟整理)

本文出自 1993 / 03 月號

第0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