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余家子女傳承反對香火

文 / 林蕙娟    
1992-11-15
瀏覽數 12,050+
余家子女傳承反對香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雄縣黑派余家,在台灣政治史上始終是匹黑馬。

這個家族有第一位黨外縣長余登發,有第一位女縣長余陳月瑛,有最年輕的增額立法委員余政憲(七十五年當選時,二十七歲)。

高雄人說,余家是標準的以政治起家,從基層到中央的公職,幾乎什麼都選過、當過。台灣光復後至今,余家成員共參加大小選舉,三十幾次。

長期經營地方,使余家雖以黨外起家,仍能在高雄縣紅白兩派(屬國民黨)勢力外,掙得政治空間。甚至創下台灣各縣市非國民黨執政的最高紀錄--實施地方自治以來,高雄縣十一屆縣長中,黑派就占了四屆。

抗顏紅白兩派

一般說法,認為黑派在紅、白二派的鷸蚌相爭中得利;也有人認為,已過世的余登發,長期樹立的反對人士耿直的形象,使余家人打著余家招牌,就能當選。

連任立委、也是立委候選人的余政憲,評估他身為余家政治第二代的背景,認為在選戰中利多於弊,「就像娶了一個有錢的老婆,自己可以少奮鬥二十年。」

然而余家即最忌諱外界以「家族政治」相稱。「說「家族政治」我不贊同,我們經過民選出來,不是世襲。」言必稱以民意為依歸的余陳月瑛甚至說:「什麼叫黑派?我不知道,我們是不分黨派。」

余政憲認為,參政對余家的意義,溯及「在我祖父那一代,因不滿國民黨獨霸局面而參政,他個性強,不服輸,這種性格也一直延續下來。」長相與余登發相似的余政憲表示,余登發是余家的精神領袖。

追及余登發生平,早年當過土地代書,深知土地財富的重要、台灣光復前,他買了上百頃土地。從政後,這些土地便成了政治資本,或賣土地做地方建設。他在擔任高雄農田水利會長時,就以抵押三十七公頃土地、出售八公頃,籌款捐給水利會,設高屏地區抽水站,灌溉五萬公頃農田。

余登發生平對家人嚴苛,余政憲形容「父親(余登發獨子余瑞言)看到祖父,怕得都不敢見面,但祖父對販夫走卒到家裡來,總是親自奉茶敬菸。」

深諳服務技巧

余陳月瑛擔任縣長七年,更將余家聲望拉到頂峰。在縣民心目中,親和力和勤跑基層是余陳月瑛執政的最大資產。六十六歲的余陳月瑛至今年十月止,在縣長任內,跑過九四六場村里民大會,沒有一天晚上在十一點以前回到家,幕僚自嘆弗如。

一位高雄縣民認為余陳月瑛「很給面子」,「她不認識我阿媽,但我阿媽過世時,她有來上香。」

高雄縣是農業縣,比較余家三代的選舉模式並無差別,主要是深入基層,經營樁腳。深諳服務民眾的技巧,使一般人加深余家為政熱忱的印象。一位記者引用「周公三吐餔」比喻余家,「周公大可吞了飯再出去見客,為什麼要表現得那麼急?」

目前余家土地約二十公頃,分布在仁武、八卦寮一帶,多開發成魚塭,或種植椰子。

余家三代從政近半個世紀。受的批評與爭議卻也不鮮見。有人指出,余家利用政治資源從事基層扎根,支持自家樁腳,如小型工程分配給樁腳,是「選舉樁腳當政」;也有黑派中人認為,每次選舉余家總是推出自家親戚,抬轎人沒分,頗有微詞。

家族危機暗藏

第三代的姐弟不合,則暗藏家族內部危機。今年八月,余政憲在報紙上登廣告,表露不滿姐姐省議員余玲雅角逐民進黨不分區二屆立委,他措詞嚴厲:「奉勸林家媳婦--余玲雅勿因個人政治企圖而陷余家於不公不義的政治危機。」

面對選戰、家族政治生命延續,在高雄執政的余陳月瑛也難行政中立。最近她奔走基層,或民眾到縣長室請託時,總不忘拜託選民多多支持余政憲。

一位與余家么子余政道親近的友人表示,在余家,沒有公職就形同沒有一席之地。正在美國攻讀經濟學碩士的余政道,回台後,也極有可能投入選舉。

往遠看,縣市合併關係著高雄縣地方勢力的政治生態。高雄市一位議員認為,余家人靠服務起家,並沒有很有才能的政治人物,打著余家招牌當選的手法,將在縣市合併後接受考驗,「如果余陳月瑛當市長,絕對不會被水準較高的高雄市民認同,」他點出余家政治存續的危機。

本文出自 1992 / 12 月號

第07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