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憑那一點說我是金牛-專訪林炳坤

文 / 林志恆    
1992-10-15
瀏覽數 10,700+
憑那一點說我是金牛-專訪林炳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外界封你為「金牛」,你如何看待?

答:二十多年來我只注重交朋友,我是活在朋友中間的人。坦白說我對事業並不熱中,營造事業從我爺爺就開始了,我只是繼承我父親的事業。賺錢不重要,但我賺很多朋友。

在全省營造業裡,我可以算好幾百名以外,營業額一年不超過五億;另外有一個家具公司,不超過一億;還有一個顧問公司,也不過幾千萬。

今天大家攤開來說,我是金牛嗎?在陽光法案下,我可以攤開我所有的財產,以林炳坤三個字在財政部國稅局的資料裡,怎麼可以和國華人壽副董事長比?

我贏的是人脈,只要我阿坤想出來選舉,所有朋友十萬、一百萬、兩百萬、五百萬給的人太多了,這是無底洞;我的口袋是開的,多少人要投進來我不知道,這才是可怕的。今天我只是在印證,這二十多年來交的朋友有多少是支持我。

問:有人說你要投下兩億元競選,你的競選經費實際有多少?

空手拜訪?不可能

答:我絕對不會超過去年國代選舉。這麼多的錢,以什麼來估算?總要有個數據。我承認我送過電磁爐、計算機、月餅,對方送過什麼,我希望也能坦誠地講。

電磁爐一個兩千多,我才送幾個?

我和義美是好朋友,月餅一盒才一百多元,如果硬說成三、四百塊,當然很多。

計程車問候大家的標語,一輛一千元,有幾輛?幾十輛而已。

廟一百九十幾間,拜拜燒香,一個心願罷了,廟有大有小,坦白說一百萬沒花完。

你們有沒有去估計對方手表送幾粒?對筆幾副?麗仕香皂禮盒有多少?月餅幾個?怎麼大家都說我送多少?

他提茶葉去拜訪,我想澎湖人喝茶,我就買電磁爐去送,才多個幾十萬而已,說我花好幾百萬根本是在害我。我有發票啊!「尚朋堂」開給我多少發票,可以去查。你買一百塊的花,我買五百塊的水果,買水果是金牛,買花就不是?去拜訪要空手去嗎?不可能。

今天我覺得還沒有必要去澄清,澎湖地方小,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大家感覺我人不錯,好「鬥陣」,這比較重要。我到鄉鎮去走,牛仔褲一穿,褲管一捲,酒一喝,檳榔一咬,我是這款的人。澎湖人少,好熟識,我的步驟就是走入基層,讓選民認同我,謠言就不攻自破。

問:談談你回澎湖參選的動機?

澎湖需要外來投資

答:不論是在立法院或是各方面,我希望在澎湖被肯定而不是在高雄,這是根的認同。

有人果要也不用當立委,以我阿坤目前在營造業的聲望,不用靠立委去做生意。

問:東南水泥陳董事長和你父親是東南的創始人,他支持你嗎?

答:坦白說,我每周都要跟東南老董事長報告我的選情。我爸爸過世三年,老董事長就像我父親一樣,如果老人家叫我不要,我選什麼?認識我們這圈子的人,幾乎大家都很清楚。對方一直說東南支持他,你這兒子老爸都到處說不要了,你還拉著人家褲管說你很孝順你老爸?這種事還能再騙下去嗎?

問:澎湖需要什麼樣的立委?

答:在一般的想法,中央民代應該偏重中央,針對中央政策去探討。但是今天澎湖只有一席立委,澎湖的立委應該偏重地方,應該百分之七、八十都在做地方的事A不是在中央搞派系。

問:你希望財團進入澎湖嗎?

答:澎湖這麼窮的地方需要外來的投資,這對澎湖是百分之百有利的,可以造就很多就業機會。資金投進來地方才能繁榮,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靠什麼?就是要靠外來的人。但是如果澎湖沒有好的投資環境,財團再一百年也不會來,除了我們這些想回饋的傻鄉親。

本文出自 1992 / 11 月號

第07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