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澎湖淪為金牛殖民地-專訪陳癸淼

文 / 林志恆    
1992-10-15
瀏覽數 11,000+
澎湖淪為金牛殖民地-專訪陳癸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與三年前相比,今年選舉有何不同?

對黨感到寒心

答:首先我為自己犧牲奉獻了幾十年的黨,沒有擔當、沒有道義而感到寒心,也為澎湖將淪為金牛的殖民地而傷心。

三年前我以為花個一、兩百萬,自己湊一下就可以選,後來共花了八百多萬。因為我沒有買票,所以當選之後我又花了一百萬印兩、三萬份的月曆,總共九百多萬。錢比起台灣,很省了。當時我就是靠文宣、形象來贏取選舉。

我本來就不是靠錢起來的,所以我到立法院不必去弄一毛錢,我想以我的努力及成績,一定可以連任,我一直都作此想。

金牛要參選我沒話說,問題是我曾為他犧牲奉獻的黨,怎麼會來打擊我?

尤其地方黨部主委,兩個月前就不讓我有機會參選,他說立委一屆、兩屆都一樣,不當立委也沒關係,根本沒辦初選,沒有提名,就認定我不能選,他說這是中央的安排。然後支持我的人,他就去壓,像九月初有兩位區黨部書記可能支持我,就將他們調職;那時還沒提名,怎麼認定支持我的人就要拿掉呢?因此我感覺到整個是有計畫地打擊我。更難過的是,中央黨部為什麼要被地方矇騙?像幹部評鑑是製造出來的,又沒簽名,又沒有舉行投票,怎麼根據這個一定不提我的名,是非公道何在?

問:在對方財力的競爭下,你預計要花多少經費?

答:看情形,看有沒有買票,買票就是無底洞,對方顯然是要買票的,我一直希望清清白白的選舉。我從政到現在,一直是乾乾淨淨的,歷史博物館館長四年,我沒向畫家要過一張畫。很多人來問我,說我不選了,對方要拿一億元給我,這是奇恥大辱,怎麼可以這樣侮辱我?我還是要和金牛鬥到底。

問:澎湖的政商關係如何?

華隆只是認養我的助理

答:我當選立委之後才發現,包括助理、服務處、婚喪喜慶等費用,一個月沒有三十萬的開銷就過不下去。立法院剛進去時,東扣西扣,一個月還領不到十萬,我還要生活。

苦撐一年後,有人介紹翁大銘和我認識,解決我的經費。我的原則是,支助我的人,一不做政府生意,二不做非法的事,華隆都符合,所以就答應接受贊助,擔任國華人壽副董事長。

過了一個月,突然華隆案暴發,有人勸我趕快辭掉,但我基於義氣,不能落井下石,所以擔任到現在。這一年半來,除每個月車馬費之外,我沒有用過華隆集團一分錢,修保險法時,我沒有講過一句話。所以只憑這一點關係,老是要將我和翁大銘扯在一起,實在說不過去。

東南水泥陳董事長是不願意介入地方選舉的。之所以要特別強調東南支持我,是因為怕人家說:連你叔叔都不支持你,還選什麼?事實上他也表示支持我。但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開口向東南要過錢,只要求他精神上的支持。

至於長榮,我根本沒有要求他支持我,只希望能放手讓我參選,不要打壓我就可以了。

問:一般認為你加入新國民黨連線傷害很大,你認為呢?

答:加入新連線我並不後悔,我並沒有做錯什麼,新連線也沒有什麼不對。我們當然承認是非主流,我們只是不願趨炎附勢,奉承當權者罷了。

問:澎湖民眾認為你疏於基層,你如何看待?澎湖需要什麼樣的立委?

立委注定要疏於基層

答:立法委員先天注定就是要疏於基層。一年會期有三百天,也無法勤於耕耘;但我有助理在那裡,拜託的事我也都做了。有些是我該檢討,但有些不是,我為什麼要檢討?水溝、路燈,縣議員、省議員、村里長有沒有弄?應該找他們,怎麼會找我呢?這是選民水準問題,不是我怠忽職責。

問:金錢介入對澎湖有何影響?

答:如果用金錢就可以買到一個立委,澎湖從此以後沒有錢的人永遠不能參政,除非投靠金牛,斷送了澎湖優秀人才參政的管道。對於百姓而言,就看這些搞錢的人有沒有良知,會不會炒地皮,壟斷地方財源。

本文出自 1992 / 11 月號

第07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