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笑畫政治,笑話政治

文 / 林蕙娟    
1992-07-15
瀏覽數 10,950+
笑畫政治,笑話政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英九、黃信介身穿運動背心短垮,背道而跑,一個沿「委任直選」的路標,一個往「公民直選」的方向;跑著跑著,兩人又見面了,不禁嘖嘖稱奇,「地球果然是圓的。」

※※※※※※

一位增額立委質詢郝柏村院長後回座,另一位增額立委立即趨前稱讚:「你講得很精采,把自己對每一個問題的立場,都表明得一清二楚。」

「糟了!」這個增額立委憂容滿面地說:「我真的表明了立場?」

※※※※※※

「記者會」上,「發言人」呼籲,羊毛出在羊身上,年底又要選舉了,希望黨員同志踴躍捐款。他操著福州腔,慢條斯理地說:「要做個快樂的捐款人嘛,捐款一袋,救黨一命……。」

※※※※※※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以上分別取自一幅漫畫,一則笑話,一段電視綜藝節目。

政治上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的語言、動作,經過改編重組,幻化成圖象、文字,竟有了一針見血的骨肉。這種「嘲諷體」,在愈民主的國家愈易生存,也是走向民主開放社會的必然產物。

「沒有問題的政治是神話,有問題的政治則難免不鬧笑話,」專欄作家李南衡的「政治笑話何時了」封底上這兩句話,點出嘲諷體有先天存在的條件。

台灣政治解嚴以後,就像卸下政治神話的包裝,提供嘲諷體發展的環境,「成了新興笑話國,」資深記者、「新新聞」雜誌出版部總編輯李利國形容,這些年台灣政治是笑話連篇上演的地方,材料俯拾皆是。去年底,他編的三本政治笑話書,有八0%出自自己的手筆。

對擅用嘲諷體的人來說,幽默即是力量,喜劇可以看人生。曾任記者的李濤,有感於政治人物說一套、做一套,在五年多前開始在報章上發表「李濤寓言」,反諷筆鋒愈寫愈銳,「希望把這個社會的虛假面戳穿,」收負負得正之效。

對慣用嘲諷體的人來說,嘲諷之必要,一如制衡之必要。「什麼事都可以碰,」電視節目製作人王偉忠以他一貫大喇喇的嗓音說,藉媒體調侃式的表演,「幫社會出氣,讓政治人物反省一下自己。」

政治漫畫畫出歷史

有人說寓言式的反諷文章「殺傷力」比正統評論文章強,有人說一張好漫畫勝過千言萬語;在台灣政治從神話很多,進入笑話不少的年代,嘲諷雖是描繪政治的新興體裁,但也一點一滴打出一片天地。

政治漫畫是最為人熟悉的嘲諷體。民國五十七年,作家柏楊在報上翻譯「大力水手」,就因一則卜派父子在孤島爭選總統的漫畫,被指為影射蔣氏父子,被捕入獄。當時的政治氣息可見一斑。

民國六0年代,「黨外」漸成氣候,政治漫畫依附「黨外」雜誌而生。現今政治漫畫家代表人物CoCo(黃永楠),即在當時的「黨外」雜誌,如:「美麗島」、「八0年代」,展露頭角,因而歷經情治人員常請他吃飯、美麗島事件後出國、解嚴後(七十六年底)回國的過程。

民國七0年代解嚴前後,報社開始重視評論漫畫、新聞插畫,捧紅了漫畫家魚夫(林奎佑)、季青(蔡海青)、LCC(羅慶忠)、林鑫(林江鑫)等。

此後,政治人物的形貌具體入畫,像演員一般,變換各種角色,或古裝或時裝,進出不同時空,或哭或笑,從不掩飾情緒。

信手拈來,在漫畫家超現實的想像中,總統李登輝成了牧師、拳擊手、大廚、婦人或牛仔;他可和對岸領導人對桌談判,也和郝揆搭檔扮「勞萊和哈台」……。LCC曾在七十九年政爭後,將李登輝與李煥的關係畫成婆媳之間,李煥看後覺得好笑,「畫得好像蠻像我的。」

而從黨外時期孕育而出,解嚴後,政治漫畫在取材上也有了改變。「過去罵國民黨就是一流,」魚夫表示,「黨外」雜誌裡的漫畫環繞著批評國民黨政府的主題,只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表現而已;如今隨反對運動各立門戶,漫畫界也呈現多元觀點,舉凡黨政、朝野政治人物、財經、環保、兩岸關係……,都納入政治漫畫檢驗的項目。

從事實切入朝想像發展

政治漫畫從單幅到四格,令人咀嚼再三,以文字作為嘲諷素材,從政治笑話、反諷寓言體到仿冒新聞的形式,幾乎都是以事實為切入點,做為想像的依據,表現內涵的離奇荒謬。

早期台灣政治笑話的主角是沒有面孔的「老張」、「小王」、「公務員甲」、「某部長」等。近期愈來愈似歐美,在政治笑話裡指名道姓,「用誇張的手法來活化政客的特質,」化名「蔣孝化」的李利國說。

就像一則類似腦筋急轉彎的政治笑話:

甲:「如果蔣經國還活著,這表示什麼?」

乙:「世界上多了一個人。」

甲:「如果蔣中正還活著,又表示什麼?」

乙:「……。」

甲:「他可能還在當總統。」

如果將政治笑話比作短劇,反諷寓言體像部劇情片,它針對新聞幕後政治人物的對話、內心世界大做文章,以李濤的「李濤寓言」、苦苓的「消遣名人」為代表,類似美國行之有二十年的「包可華專欄」。

「有時歪打正著,」李濤不諱言他因此得罪不少人。

今年新崛起的「給我報報」仿雜誌形式出書,也在時報周刊仿報紙編排闢專欄,內容模擬國內外新聞報導、社論、民意調查、讀者投書……,不過全是虛構。

作者之一馮光遠是時報駐紐約特派員,在美十二年,熟悉美國各式各樣的「模擬嘲諷」;隔洋看台灣,把對政治的無力感,化成幽默來宣洩。

以幽默宣洩無力感

「別人寫嘲諷把自己看得很高,我們故意把自己看扁,」馮光遠指「給我報報」所呈現的,就像智慧不高的人,想好好做些事情,但又老是弄巧成拙,出狀況寫出來的東西,「其實就像一些政治人物一樣。」

自比作品「介於文字與漫畫之間」的電視人主偉忠,從三年前策畫「連環泡」的「七點新聞」,到今年製作「歡樂急轉彎」的「記者會」,嘲諷是他一貫風格。

長久以來,電視圈也只有王偉忠敢持續拿政治開玩笑,挑戰電視尺度,他的嘲諷要使雅俗共賞,「看得懂的人看門道,看不懂的人看熱鬧。」

三年前「七點新聞」以短劇方式,從升斗小民的角度看時事的荒謬;「老鄧的小耳朵」裡,吸煙的鄧小平皮偶不停叨叨唸唸,夾雜四川三字經;目前的「記者會」單元,鄧智鴻藉著化妝、肢體語言叫聲調,扮演知名政治人物。

攝影棚裡,鄧智鴻剛扮完國民黨文工會主任祝基瀅,把頭髮往後梳,腮幫子塞棉花;十分鐘後,變成總統府資政邱創煥的模樣,上台推銷委任直選。

嘲諷需要素養

比起「七點新聞」,「記者會」不再犀利尖銳,王偉忠也承認,雖然同是「顛覆神話」,「但往「可愛」的方向走,不醜化人,用喜劇來表達I Care。」

對嘲諷,讀者、觀眾的觀感總易傾向兩極,喜之者認為謔而不虐,惡之者認為胡鬧無聊;這些正反意見提醒著,嘲諷「需要素養,建立在對問題的瞭解」。政治嘲諷作者多認為,愈逼近事實,嘲諷才有深意,而不僅是哈哈一笑而已。

六月中旬,美國副總統奎爾鬧了個笑話,他糾「正」一位學童,〝potato〞,字尾應該加〝e〞;電視脫口秀節目隔天就把那名學童請去節目。學童說:「我想他(奎爾)不是笨蛋,但他應該用功一點。」主持人問道:「你想他會不會拼「連任」?」

對國內的政治人物來說,面對擋不住的嘲諷,不妨想想奎爾--至少他有勇於面對各種調侃的優點--放下身段,以輕鬆的態度面對。

本文出自 1992 / 08 月號

第07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