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悲慘-李豔秋說大陸災區故事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1-08-15
瀏覽數 10,000+
悲慘-李豔秋說大陸災區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次到大陸採訪災區,總結兩個字--悲慘。

台灣同胞非常關心災區實情,我必須每天發稿和影像回台北;受限於傳送衛星的需要,還必須每天趁晚上或大清早天色未明時出發,先搭四、五個小時的車;再乘四、五個小時的船,才能深入災區。還有更多的地方,根本進不去,交通如此不便,災區裡的人無法向外求援,很多災情傳不出來。

就我看到、聽到的一些故事,已夠悲慘了。

其中一個村子,淹了一層樓高,全村只有一幢兩層樓的房子,村民全擠了進去。十幾坪,四、五十個人背緊貼著背,幾乎沒有活動空間。睏極了,就靠在牆上睡,小孩子就睡在拼起來的餐桌上。

聽說,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孩,被母親綁在門板上,順水飄流,嬰孩的母親因缺糧而營養不足,奶水夠,自知養不活這個小孩。她說:「如果孩子命大,會有人撿了去,如果沒人撿去,也只有認命了。」

另一個我們無法深入的偏遠地區,據出來的人說,居民已經絕糧,開始拔田梗上的青草嚼。安徽有一

對夫妻,逃過水難,但孑然一身,大水將他們的房舍、家當全沖走了,夜裡兩人一時想不開,手拉著手一起跳河自殺。

手挽手擋洪水

中共護堤的方式,令人覺得不可思議。在想像中,如果即將決堤,應該先疏散堤後的人家。而中共都召集村中年輕力壯的男女,全力護堤,用糧袋裝土,堆在堤背,所有的人手挽起手擋洪水。實在護不住了,幹部一聲令下,「撤!」人在前頭跑,洪水在身後面奔,連回家收拾細軟的時間都沒有。

有位八十歲的老人,大水漲時,他正好風濕病發,一步也走不動。家人急著逃生,又不能棄老人不顧,只好將老人連人帶狀用竿子架起來,高度約為室內的一半,盡人事後,只能聽天命了。整個村裡人去樓空,只留下老人眼看著水位快速攀升,半小時內,正巧剛漫過老人的床緣,水位便開始慢慢下降。

幸而水位沒有再上升,房舍也沒倒。「老天爺保佑,老天爺保佑,」老人一直重複著。

我們抵達這個災區時,水位已降至腰部,家人可以涉水送些糧食給他。

我們曾要求中共陪同人員帶我們去看災民村,他們讓我們看的災民村卻有床、有電視。每個房舍前都放著新的煤油爐和剛發的熱水瓶;有醫療隊為他們看病;有剃頭師傅為他們剃頭。黑版上寫著「中國共產黨萬歲」、「我愛共產黨」。

我想這些都是大樣板。我當場要求再看其他災民村,條件不要那麼好的。他們帶我們到隔壁的村裡看,災民的生活差太多了,連床都沒有。

天意如此今年活該

災民的生命韌性,令人欽佩。他們一天只吃一頓,煮一鍋米湯或一鍋豆子,每人分一碗,住的地方都沒有了,搭個棚架也可以住,衣服就剩身上穿的,脫下來洗一洗,晒乾再穿。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但還是活下來了。

「天意如此,今年活該啊!」災民說起水患,情緒都很平靜,並不怨天尤人。中國農民幾千年來習於與大自然搏鬥,他們認為這一切都是天命,不會有心理上的反抗,或指責政府照顧不夠。

中共這次「保城棄鄉」,造成農村災情嚴重,由於農民仍具逆來順受的傳統民族性,中共才能安然度過災禍,而未動搖國本。如果水患發生在城市,城市居民恐怕不會讓中共那麼好過。

(林蕙娟採訪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