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照顧者先別驚慌,給予安全感最重要

重度失智怎麼「伴」?
文 / 洪佩玲    
2016-03-17
瀏覽數 3,900+
照顧者先別驚慌,給予安全感最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陪伴父親走過漫長的失智病程,經歷的艱辛,筆墨難以形容,」台灣失智症協會家屬聯誼會會長周貞利,護理人員出身,經歷多年照顧先後失智的父親及婆婆,邊做邊學、邊學邊做,慢慢摸索可行的照護方法。

刻意隱藏病況 家屬難察覺

周爸爸曾在公開場合失禁,他因無法控制身體,而感到恐懼和難過。她說,通常失智症家屬遭遇這種情形,容易以情緒字眼指責患者:「唉唷,怎麼可以這樣!」但周貞利總以冷靜的口吻安撫爸爸,「不用擔心,回家清理就好。」

她認為,身為病患最信任的照顧者,此時不能跟著驚慌,要讓他有安全感。

周貞利的父親早在63歲那年就有失智徵兆,但因父親掩飾的很好,當時家人只覺得父親變得不愛出門,每次詢問他事情,總是「嗯!」一聲帶過。

直到70歲那年,跟父親相處一週的妹妹發現,父親許多日常行為重覆及有強迫性症狀,就醫學觀念來看,似有精神異常行為,而不單單是她們以為的憂鬱症。但如何讓自尊心強烈的父親願意去檢查,接受罹病的事實,讓周貞利非常困擾。

周貞利回憶,她假裝要帶精神疲弱的母親就診,請父親以照顧者身分陪同前往,但到醫院就診那一天,心裡還是非常惶恐。

隨病程變化調整照護模式

就診前,周貞利已將父親生活上異常行為整理成一份表格,寄給醫師參考,也跟醫師套好話術。醫師婉轉告知父親罹患失智症的事實,周貞利離開診間後,安撫父親說,「安心吃藥就會康復。」此時父親才無助地說:「這段時間生活瑣事我想做卻不會做,出門路上總被呼喚周老師,但我不知道他們是誰?連自己孩子的名字都寫不出來,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時醫生告訴她:「你父親是失智症,你們五年前早就該帶他來了!」加上父親的一席話,煞時她除了震驚難過外,更加自責與愧疚,為什麼自己曾經是個專業護理人員,卻放著爸爸的病到這個地步!

從父親確診失智,到診斷出中度約六年,一年多後就重度失智,每一個階段,周貞利都隨病程變化調整照護模式。

她回想父親從輕度到中度失智時,歷經一段混亂期階段,初期言行有時會脫序,例如發現父親身上的大把現金,只要出門一趟就發光光。

後來她跟在父親後面才知道,父親會看到人為他服務就給錢,幫他開門也給錢,外勞帶他出門也給錢等,最後周貞利只好讓他的身上帶假鈔,自己在後面負責給真鈔。

再者,開車載他出門,他看到車內擋風玻璃前有很多玩偶,他會出現反射行為,怕被別人搶走,就用布將全部玩偶蓋起來,像小孩子一樣。

緊接著情緒起伏大,常會因一些小事就發脾氣,個性變得疑神疑鬼。

她舉例,父親會自己編一套故事,或是懷疑有人要偷他東西,然後嘴巴碎念:「她怎麼那麼壞,要偷我東西?」這時候照顧者只能順著他的語意說:「真的喔!怎麼那麼壞啊!」

多點愛及關懷 將心比心對待

她說,當患者出現妄想、幻覺時,再多的「澄清、說明、解釋、再教育,都沒有用。」只能順勢轉移他的注意力,不要試圖糾正或加以解釋,而是認同他、接受他的情緒,才能讓患者穩定。到了失智晚期,父親似乎已經認不出周貞利是她的女兒,只知道是個臉龐熟悉、可以放心的人。

周貞利帶父親到社區中庭鯉魚池觀看,回頭去辦點事,回來時看到父親一臉不悅的站在原地,才意識到父親連轉身動作都忘記了。她必須協助父親慢慢轉身,他才能自行慢慢走動。

早晨起床,周貞利會幫父親先按摩筋骨放鬆後,再扶他起床,由於他已不會表達,若貿然拉他起床會因疼痛而發脾氣。此時千萬不能以照顧正常人的本能方式,而是多點尊重就能避免患者反抗行為及情緒躁動。

周貞利會在家裡牆上貼很多圖片吸引父親,當他的眼神直視時,因手部無法提高,就要準備愛的小手,讓他可以體會觸摸到圖片的感覺。

當老人回到像小孩一樣的狀態時,身為照顧者必須給他尊重和耐性,多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能為他做些什麼,並為他打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醫生叮嚀〉失智症晚期 需專人全天候照顧】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林義濱表示,失智症晚期是最難熬的時期,患者對於周遭事物的感知能力嚴重衰退,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或與他人溝通,大多只能使用單字或片語,同時像是走路、肢體移動、吞嚥等功能也會大幅退化,最好專人全天候照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