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限籌碼,無限戰場-陳長文與海基會的考驗

文 / 戎撫天    
1991-05-15
瀏覽數 14,450+
有限籌碼,無限戰場-陳長文與海基會的考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環境對陳長文似乎不利。

由陳長文個人的經歷觀察,他是典型的第二代外省人,父親剿匪陣亡,使他具有強烈的愛國心,學生時代曾參與保釣運動,後來成為「愛盟」的成員,與郝柏村院長有深厚的淵源。

這些背景,對他前半生事業或有正面協助,對他擔任海基會秘書長職務,則可能是利弊互見;尤其在台灣統獨相互疑猜的情勢下,更將使他不斷遭遇來自民意機關、反對力量及輿論的懷疑與挑剔。不過,他非出身官僚系統,又無意仕途,或可能是有利因素。

由兩岸關係大角度觀察,由於兩岸對雙方關係的認知差異極大,台灣堅持對等關係,中共則視台灣為地方政府。台灣籌碼有限,使兩岸關係能否順利開展,不能僅靠自已的主觀作為,而要倚賴中共的「善意」。尤其兩岸民間交往頻繁後,許多問題如走私、偷渡問題,都須中共誠意合作才能解決。但台灣民間對問題的解決,卻意見分歧,有時姿態極高,強烈要求政府依台灣的需求,解決所有紛爭。

身為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的陳長文,是否能運用有限籌碼,斡旋於這個弔詭的大環境中呢?要解答這個問題,可以從陳長文的背景中找出一些端倪。

陳長文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後繼續習法,九個月即取得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位;又三年取得美國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民國六十一年返國後任教於政大法律系,次年進入理律法律事務所工作,並經常在報紙發表仗章,提倡理性主義,形象及社會影響力均迅速竄升。

民國七十四年行政院召開經濟革新委員會,陳長文被遴選為二十八位經革委員之一,滔滔雄辯,更是嶄露頭角。

當海軍向荷蘭採購兩艘潛艇,荷蘭數度考慮廢棄合約,陳長文代表政府出面交涉,終於達成使命,也使他與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建立密切的關係;郝總長不但聘他為總顧問,並在轉任國防部長前夕,代表總統頒發給他四等雲麾勳章。

此外,陳長文多次擔任中美貿易諮商談判代表團的法律顧問,也與財經官員建立了良好關係。

人脈累積使他的關心層面逐漸擴展。

他真正踏入公共事務領域,是在民國七十六年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後,擬委託紅十字會處理開放探親後延伸的事務,李登輝總統選中了陳長文擔負重任。據知情人士透露,陳長文的人脈及理性形象是他雀屏中選的主要原因。

政府決定成立海基會時,行政院長郝柏村推薦陳長文為秘書長。李總統曾徵詢總統府副秘書長邱進益等人的意見,他們均表贊同,陳長文從此躍上歷史的浪頭。但他的命運似乎從擔任海基會秘書長後,起了新的轉折。

首先,海基會秘書長,形式上是民間身分,實質上是代表官方,他必須面對立法院的質詢,對這一點他似乎難以適應。

由於他曾參與「保釣」、「愛盟」,這些出身背景,使他格外受到部分立法委員的猜疑,質詢態度甚為犀利而不留情。而輿論界抱著「監督」的態度,對他也挑剔起來。

三保警案爆發後,陳長文單獨赴北京交涉放人,後來雖全力達成任務,但過程艱辛。他在交涉期間,發現自己的專業訓練、人脈關係及談判技巧,在中共封閉體系內遭遇重重限制,他彷彿身處黑箱中,只能靜待中共的「善意」回應;但台灣來的壓力卻排山倒海撲向他。返台後,還受到一些懷疑,怕他出賣台灣二千萬人民的利益,他備覺疲倦。

總統府一位高階層官員表示,他一直擔心陳長文不能久居其位,因為陳長文本來是一位極為成功的律師,處處受人肯定及尊敬;擔任海基會秘書長後,不僅律師工作大受影響,還得忍受批評、懷疑,他恐怕很難忍受。

海基會一位處長透露,陳長文達成三保警案任務返台後,與幹部談話中曾流露倦怠感,他懷疑自己「所為何來」。不過,稍事休息,精神恢復後,他告訴會內幹部,他受國家付託,還是要盡心盡力。

聯合報大陸新聞中心主任王鎮邦觀察,三保警案交涉過程中,陳長文受台灣輿論的壓力,堅持要中共全盤接受台灣的要求,中共頗有反彈,但後來忍耐下來,給足了陳長文面子。但這種不平等的談判關係,能維持多久呢?

對內、對外均受牽制 

陳長文及海基會,不僅在應對中共時,有立足點不平等之憾;對內,受到種種牽制,影響了海基會的功能。

熟悉海基會運作人士表示,海基會資源有限,定位不明,大大影響了組織功能。海基會基金僅六億七千萬元,以利息支應支出。由於政府撥款太慢,使陳長文不得不以個人名義向銀行貸款,海基會才能運作。陸委會嚴格限制海基會的員額,也不授權海基會與政府各部會協調相關事宜,令海基會施展不開。

陸委會似乎將海基會定位為陸委會的大陸聯絡處,但由陳長文領軍的海基會聚攏了全國頂尖人才,希望成為兩岸交流的火車頭。

但行政院陸委會並不期望海基會扮演「火車頭」角色。陸委會副主任委員馬英九強調,海基會的工作應該放在大陸,台灣地區的事少碰為宜;總統府國統會、行政院陸委會及海基會層次分明,各有分工。

如果海基會的任務重心在大陸,那麼應該儘快在大陸設置分所,才能有效推展工作,但此事並不樂觀。中共已提出交換條件,要求對等在台北設置機構,否則免談。但台北出現大陸代表機構的主客觀條件,似乎都尚不成熟。

海基會是唯一接受政府委託行使公權力的兩岸中介機構,但其他中介團體不可能就此放棄穿梭兩岸、尋求資源的機會。立法委員張世良籌組的「中國兩岸工業協會」已經宣告成立,想與海基會「分庭抗禮」;其他數十個中介團體、基金會也都想與海基會競爭。中共則鼓勵此一趨勢,希望藉以貶低海基會的地位。

中共國務院台辦副主任唐樹備與海基會首次會談,提出了兩岸交往五原則,即鼓勵台灣熱中兩岸交流的團體和個人,共同促進三通。海基會受政策束縛,施展不開,其他中介團體或基金會既不受政策約束,又享有中共的鼓勵,海基會將會面臨競爭的壓力。

總統府一位高階官員也同意,目前海基會所能發揮的功能的確相當有限。但他期待陳長文憑藉個人魅力,動員一切可能運用的錢脈、人脈資源,到大陸廣結善緣,以建立長期而廣泛的個人影響力,協助政府推動國統綱領第一階段的工作。

長期觀察中共動態的中國時報香港特派員江素惠認為,海基會的工作應該在追求長期效益,初期階段可把香港列為重點地區。

她分析說,香港的新聞界相當成熟,除中共直接控制的報紙外,普遍能夠獨立判斷。中共急於改善它在香港的形象,因此對輿論非常重視u陳長文領軍的海基會如能以開放的態度,與新聞界多溝通,爭取到香港輿論的支持,將對中共形成壓力,有利海基會業務的開展。

由此觀察,在兩岸政治關係尚未突破之際,陳長文的個人魅力,可能是海基會任務成敗相當重要的關鍵。陳長文憑藉他的專業素質、個人魅力建立起充沛的人脈資源,開創了極成功的事業;跨入公共事務領域後,又聚攏了一批人才成立海基會,欲開創歷史。陳長文站在新紀元的起跑點上,他的成敗,不但攸關海基會的成敗,也影響台灣二千萬人民的命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