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問診10小時,綁尿袋上工

台東縣.眼科 楊玉崑
文 / 黃漢華    
2016-02-25
瀏覽數 15,050+
問診10小時,綁尿袋上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住高雄的眼科醫師楊玉崑,大學時期曾到偏鄉參與醫療服務。1992年,當時35歲的他,知道台東地區醫師嚴重不足,竟毫不猶豫的離開原來工作的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到人生地不熟的台東市,開設了「東光眼科」。

打烊前病患求診 加班看完

那時候,台東市還很落後,沒有麥當勞,即使是現在,全縣只有八位眼科醫師,偏遠鄉鎮的民眾治療眼疾,得花幾小時舟車往返市區。

落戶台東的東光眼科,予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病人好多。經年累月,候診室裡總是坐滿了人,掛號櫃台忙著收健保卡,若是到了夏天的眼疾旺季,病人還得在外面站著排隊。

「叮咚,」號碼燈響起。進入診間,只見楊玉崑一襲襯衫領帶,不戴口罩,不穿白袍,耐心聽病人說話。

《遠見》採訪這一天,86歲、住在台東縣成功鎮的吳阿嬤罹患白內障,原本烏黑的眼睛變得混濁。

其實吳阿嬤每個月都來報到,這一天,她專門來拔睫毛、拿眼藥水,向醫生訴苦:「睫毛倒插,好痛!」透過細隙燈,楊玉崑拿著夾子,拔下睫毛,連不易看見的微細睫毛也不放過。

「我眼睛乾澀,」另一位病人、75歲的李阿公有乾眼症、眼結石,楊玉崑發現他也睫毛倒插,順手幫忙拔除。

這麼多年來,台東縣的老人家口耳相傳楊玉崑拔睫毛特別細心,都來找他。「老人家眼皮鬆馳,造成睫毛倒插,手術可以解決,但是,他們怕開刀,只好拔睫毛,」他笑著解釋。

不只長者愛找楊玉崑檢查眼睛,在農業發達的台東縣,農漁民長時間在戶外工作,曝露紫外線的機率較高,眼翳增厚的毛病相當常見。看楊玉崑超過15年的太麻里農民陳榮意,因為眼翳開刀成功,現在連老花眼鏡都不用戴了。

他說,由於視力恢復,可以專心研發新品種的玉荷包,打算今年上市,等著賣個好價錢。

楊玉崑一天要看150到200多個病人,例如,上班族睡眠不足,長針眼要找他,青少年、兒童愛玩電玩,得到近視、青光眼,也要他治療。《遠見》採訪當天,眼看晚上9點的夜診即將結束,一名病人在8點58分進來掛號,要求要點散瞳劑,隔半小時才能檢查,楊玉崑二話不說,硬是晚半小時下班。

在一天10小時的門診,病人一個接著一個,楊玉崑從沒有停過,從頭到尾都耐心的解釋病情。常常無暇起身,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

曾罹罕病險失明 感同身受

「我曾經因為看診憋尿,得了尿道炎,」他說,為了治好病人的困擾病情,只好自己插著導尿管,腰間綁著尿袋,繼續看診。

問楊玉崑,這樣是否太具備史懷哲情操?他回答:「我以前差點瞎掉,所以能體會病人焦急的心情」。

原來在高醫工作時,他曾莫名得到急性網膜壞死症,當時全球罹患這種罕見疾病的只有65人,台灣有六人,由於原因不明,無藥可醫,全都失明。

那時他視力模糊,點字工具也準備好了,正覺前途茫然,卻奇蹟似地復原。這場大病讓他學會以同理心,對待病人。

在台東打開知名度的楊玉崑,如今經常到更鄉下出診。他的大姐楊金蓮說,每次老人聽到眼科醫師要來,都會跑出來檢查眼睛;台東縣衛生局局長張冠宇也表示,楊玉崑經常協助政府,帶著檢查儀器,下鄉看病。

只可惜,「台東沒有精密的儀器!」楊玉崑語氣帶著遺憾,由於台東縣人口有限,不符購置成本,因此,病情複雜的病人就必須轉診到外縣市。

更令他憂心的是,台東的醫院沒有眼科急診,一旦發生意外,無人能治療。他記得,在一個休診的週日清晨,一個攤商在工作中,眼睛被紙箱刮傷,跑來找他,正巧當時他在診所,才能立即治療。但若他不在診所,後果可能就不堪設想。

因此,他推動聯合值班制度,和其他七名眼科醫師輪流值班,「一名醫師值班一週,兩個月才會輪值一次,」他如此地盤算,希望急診病人都能天天找得到醫師。

本文出自 2016 / 03 月號

小診所 大醫生10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