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落實分級醫療的推手

南投縣.內兒科 許鵬飛
文 / 高宜凡    
2016-02-24
瀏覽數 7,850+
落實分級醫療的推手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從小在台南長大的許鵬飛,中山醫學院畢業後,在南投省立醫院體系累積8年多資歷,對這片土地愈來愈熟悉,促成他爾後落腳服務鄉親的決定。

1986年他開業時,全民健保尚未開辦,當年願意離開大醫院豐沛羽翼、獨自前往基層執業的風氣,並不興盛。

許鵬飛苦笑,單飛的另一個原因其實是考量健康。由於自小睡眠品質不佳,他過去在醫院值班,只要半夜被叫起來,回去幾乎就睡不著,怕愈做身體愈差。

想不到因為這樣,讓他在南投基層一待30年,成為當地最老字號的社區診所之一。

許鵬飛的患者多為感冒、腸胃不舒服這些小毛病,其餘就是慢性病和高血壓的患者;特別的是,當地務農人口多,到老幾乎都有關節炎、骨質疏鬆與肢體退化問題,有些甚至嚴重到需要換關節。他常苦口婆心勸說,「腳痛,就要多休息,也要常常復健。」

走出診間,樂當社區小尖兵

專長亦為兒科的他,十多年前就深切感受到因少子化衝擊,幼兒患者漸漸稀少。但他發現,近來年輕一輩過敏與氣喘的罹患比率,反倒愈來愈高,應該和空氣汙染,以及鄰近台中火力發電廠塵霾飄過來有關,因此年輕人騎車一定要戴口罩。

不只在診所服務病人,許鵬飛很早就走出診間。2007年配合健保署「無醫村」計畫,他每周六早上固定到偏遠的中寮鄉,在廟前為鄉親看診至今;也會到中風患者的住家訪視。去年又投入失智症防治工作,和衛生局一起教導村里長和熱心民眾成為「社區小尖兵」,了解失智症的早期症狀,成功篩檢出300多位早期患者,再讓長照中心居服員定期訪視照顧。

2013年,南投部立醫院試行居家安寧照顧計畫也找上他。許鵬飛觀察,癌末病人離開安寧病房,回到家還是有疼痛、營養、嘔吐等後續問題,診所醫師即可就近照顧。

然而,當時居家訪視尚無法申請健保給付,許鵬飛完全憑著一股愛心義務幫忙。他說,當初不知道衛福部規定,必須醫師跟護理師兩人一起出外訪視,才能申請給付,而他是一人診所,「但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就當做社區服務吧!」

曾率600家診所走上街頭

2014年,衛福部放寬規定,讓診所醫師可和當地的居家護理所合作,去年許鵬飛就到三位癌末病人家裡照顧,其中有一對婆媳,媳婦30多歲就罹患膀胱癌,婆婆則是乳癌,他照顧四個月就分別離世。

南投部立醫院放腫科主任翁益強表示,對於獨居老人或行動不便的高齡者,診所有就近服務的便利性,許鵬飛對基層醫療深懷使命感。一般診所醫師不是嫌麻煩,就是著眼該服務可得津貼不高,往往不會如此配合。

在社區服務這麼多年,許鵬飛一路見證國內基層醫療體系的崩壞。促使擔任南投縣醫師公會創會理事長的他,決定採取行動。早在2005年,他就率領台中與南投約600家診所,一起走上街頭抗議。去年底又北上陳情,呼籲新政府重視基層醫療。

許鵬飛強調,唯有落實「分級醫療」,讓輕症留在基層,醫院回歸急重症處理及醫學研究,才能讓醫療資源合理分配。

他無可奈何地說,「連慈濟的大林(位於嘉義縣)跟潭子(位於台中)分院,在南投都有交通車站牌,」每天載送當地病患跨縣市看診,顯見時下醫療資源失衡的亂象。

許鵬飛憂慮,台灣將成老人國,必須加快醫療服務「在地化」的速度,開業30年,南投診所數從100家增加到240家,如何因應病患需求調整腳步,是基層醫師必須思考的課題。

他認為,長照是醫療體系重要的一環,基層醫師要精進高齡、失能病人的照顧知識,因為他們可能都有多重疾病。

許鵬飛走在眾人之前,為無法出門的高齡患者服務,也希望更多醫師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