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讓社區醫療群成為最強後盾

台中市.家醫科 沈宗憲
文 / 陳承璋    
2016-02-24
瀏覽數 8,200+
讓社區醫療群成為最強後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里社區醫療群的病患數有1萬3000人,大里20多萬名居民中,每20人就有一人在這十家診所固定看診。更為人稱道的是,診所之間平行轉診,運作順暢;基於信任,合作的醫院如台中仁愛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都頗有大哥風範,垂直轉介過去的病人,都會回到基層,每年有效省下千萬元醫療費用。

2005年大里社區醫療群在曾任台中縣醫師公會理事長陳宗憲醫師的號召下成軍,但執行的靈魂人物,是今年53歲的家醫科醫師沈宗憲。

「做為一個醫師,能力必定有限,」醫師不是神,相較於其他醫師,沈宗憲更勇於承認這點。而這個體悟,要從他過去下鄉的經驗說起。

一己之力無法照顧周全

公費生的沈宗憲,中山醫學大學畢業後,在長庚醫院工作三年,1994年到台南縣後壁鄉衛生所服務。

在後壁看見的景象,讓他至今記憶猶深,感嘆「真的是陰暗的角落」。「醫院診療,雖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但還有萬全的設備協助檢查,」沈宗憲說,鄉下的高齡患者,根本走不出家門,必須家訪探視。

後壁有許多老式矮房,裡頭往往一片昏黑,患者就虛弱的躺在角落邊的破床上,床沿還刻苦的放著便桶。更克難的是,在偏鄉連個點滴架都遍尋不著,他診療後,只好在牆上先打釘子,才能把點滴固定住。這是第一次,讓他知道什麼叫做震撼教育,出身大醫院的一份自信心,幾乎完全潰散。

兩年下鄉行醫,接觸的患者幾乎都是老年人,讓沈宗憲深深感受,老年人的病症,單憑一己之力無法照顧周全。尤其偏鄉的醫療儀器不足,不可能靠檢驗問診,醫師只能夠憑藉傳統的「望聞問切」,以及探詢家族病史來判斷。

十多年前,很多醫師對老人憂鬱、失智症的診斷,也不像現在這麼了解,用藥常有盲點。

又如,老年人若長期頭痛,可能是多種因素造成,也許是慢性病,或是過去曾經受到外傷撞擊,這些複雜的老年醫學領域,就必須靠不同科別的醫師聯合診斷,才能做到滴水不漏。

循循善誘,勸導代替斥責

在台中菩提醫院鑽研老年醫學數年後,2000年沈宗憲決定回到社區開業,實現家醫科照顧地方鄉親的理想。

他說,開業環境不同,基層醫師不能單打獨鬥,醫療群之間相互奧援,才是病患之福。此外,在醫病關係脆弱的今日,醫療群的運作,也能提升患者的就醫服從性,減少醫療糾紛的發生。

沈宗憲曾收治一位高血壓、瀕臨中風危機,手腳發冷,臉色蒼白的患者,在晚間9點多,被醫療群內的護士,用摩托車緊急送到他的診所。

這位患者即便血管都快爆開,還認為自己只是小病,堅持由耳鼻喉科醫師開個藥,就要回家,怎麼勸都不聽。直至來到沈宗憲的診間,第二次診斷,加上他的耐心勸說,患者才願意急送醫院,「電腦斷層一照,腦部已經有明顯出血,如果再晚些,就來不及了!」沈宗憲說,如果沒有轉診機制,這個病例很可能會演變成醫療糾紛。

身為家醫科的他,深知衛教重要,例如有肝病的患者,只是固定服藥,卻戒不了酒癮,讓他常感嘆,驗再多次肝功能指數,不治本也是無效。

有了醫療群協助後,沈宗憲會將有酒癮、煙癮、嚼檳榔的病患,轉介到身心科,讓精神科醫師從心理諮商、藥物輔助,減少戒除過程中,成癮所帶來的痛苦,也鼓勵他們,再接再勵。

沈宗憲常對病患循循善誘,開業後,很多患者一跟就是十年以上。眼前這位身材魁梧的醫師,身段低、態度溫柔,給他看病,後面還有十多位醫師為後盾,當然更放心讓他照顧。

本文出自 2016 / 03 月號

小診所 大醫生10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