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滿為患也會聽婦女訴苦

台中市.婦產科 周肇銘
文 / 陳承璋    
2016-02-24
瀏覽數 13,900+
人滿為患也會聽婦女訴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料,沒過多久,怡君竟然產後血流不止,事態危急,周肇銘醫師與他的妻子,只好衝出大門攔車,把她載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輸血。

由於周肇銘最懂她的病況,便留在醫院持續協調其他醫師搶救,而這一救,轉眼已是凌晨2、3點,直到情況穩定,才與妻子拖著疲累的身軀走出醫院。

沒想到,倆人為了救人,出門前忘了帶錢,身無分文,只好在星月高掛之時,身著染著鮮血的手術衣,赤著腳披頭散髮,花上三個鐘頭走回潭子,「路人開車經過,看到還以為發生凶殺案件,」周肇銘笑著說。

這段故事,發生在20多年前的潭子,當時交通不便,醫療資源不發達,所以婦女生產萬一發生大出血,就必須送往大醫院趕緊急救。

周肇銘就是在如此篳路藍縷的過程中,堅守崗位,在潭子開業將近30年之久。

說到周肇銘婦產科,潭子幾乎沒有人不知,因為自1988年他卸下順天醫院婦產科主任一職後,就一直在潭子服務。

醫師使命本該是照顧弱勢

歲月流轉,至今他所接生的嬰兒,少說也有1至2萬人,甚至橫跨三代,都是在他的手上誕生。換算下來,整個潭子區約有10萬人,等於每五個人就有一人「出自他手」來到世上。

為什麼潭子人會如此信任這名醫師?只要聽完他的故事,就能明瞭。

30年前,潭子不若現在,有火車行駛,科技大廠廠區林立。說穿了,潭子就是偏鄉,連最基本的柏油路都沒有,對外道路滿是石子路,車子開過去還會掀起漫天塵土。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周肇銘竟決然辭去順天醫院主任醫師的職位,與妻子到這個偏僻的地方開業。因為他認為,醫師的使命本該是照顧弱勢,大都市醫療資源早已充足,他應該去更需要他的地方。

而這樣的決定,也著實讓他吃盡苦頭。當時周肇銘是潭子少數僅有的婦產科開業醫師,有嬰兒要出世,就只能找他接生。

「你要知道,那年代的人一生就是生很多,少說也有五、六胎!」周肇銘記憶猶新地說,開業前十年,他幾乎足不出戶。

他誇張地說,那十年連太陽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因為一下看診,一下接生,一天若能睡上五個小時,都算奢侈。

買百萬機器,提供免費產檢

也因為這樣的處境,他一生當中,對兒子最是感到虧欠,兒子的童年,彷彿沒有周肇銘這個爸爸存在。

「以前他不跟我看電影的,」周肇銘苦笑,爸爸陪兒子看電影天經地義,但因為責任感使然,只要繫在腰間的「CALL機」一響,他就必須趕回診所。

連續兩次,當他帶著兒子買票正要踏入電影廳,CALL機響了,只好辜負兒子的期待,折返回家,兒子就此賭氣,不再跟爸爸看電影。

承擔醫師的責任,讓他失去不少親情歡樂,但他還是不計較的對病人好。

當患者有心裡話,診間即使早已人滿為患,周肇銘還是願意花30分鐘的時間,聽病人訴苦,常常診所一開門,到了半夜1、2點才能熄掉燈火。

他還特地找一群護士,成立心理諮詢組,如果患者有任何苦水,都能在此傾吐,因為婦女時常需要承擔家庭重責大任,心理疾病常會引發生理問題。

為了照顧好大腹便便的孕婦,也為兼顧醫療品質,一台要價400多萬的4D超音波,換一次探頭就近百萬,即使健保不給付,周肇銘還是買下來,免費替她們做產檢。

若是自費,兩張千元大鈔跑不掉,但潭子多是收入較為不豐的家庭,照單全用的話,對生活將造成極大負擔。

做為一名迎接新生命來到人世的醫師,周肇銘自認責任重大,因為媽媽健康,孩子才會跟著健康。

他認為,人的一生錢固然重要,但是,尋求生命價值的提升,擔起社會責任,更是醫師念茲在茲的初衷。「我現在64歲,如果我能夠做到80歲,我還是會繼續做,」他笑著說,眼神無比堅毅。

本文出自 2016 / 03 月號

小診所 大醫生10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