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25年大限到!五輕關廠終結環保糾葛

2015年底熄燈 人去樓空邁入歷史
文 / 高宜凡    
2015-12-28
瀏覽數 20,850+
25年大限到!五輕關廠終結環保糾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就在2015年12月底,高雄後勁旁的中油五輕石化園區,正式走入歷史。

2015年11月1日,中油決定提早關閉五輕,將煉油業務移至大林廠,再將石化原料生產轉至林園廠。

一度代表台灣經濟起飛的五輕,180公頃石化工廠,加上員工宿舍與周邊單位達380公頃,如今人煙稀少。爬上高處舉目望去,只剩汽電共生的發電裝置仍在運作,排出幾縷白色水蒸氣。

一位工作逾30年的老員工感嘆,以前中油高雄總廠一度超過7000人,現在只剩幾家負責拆遷的外包商在工作。「三、四輕用了30幾年還在賺錢,反而是最年輕的五輕要關掉!」他的語氣滿是不解。

儘管人去樓空,但附近民眾與環保團體依舊強烈要求中油將油槽一起遷走,徹底斬斷與石化業的關係。

民眾圍廠三年 震驚全國

回顧後勁反五輕運動的歷史,可一眼望盡台灣人與石化業的恩怨情仇。

1968年,中油在高雄建立一輕,開啟了台灣石化業篇章。但早從日治時代開始,日本人就在半屏山下建立煉油廠,供應位於左營的海軍燃料,所以算起來,後勁人跟石化業當「厝邊」已經超過70年。

累積長年的公害汙染與不滿情緒,終於在多年後爆發。

1987年中,政府通過建設計畫,將在中油高雄廠擴增乙烯年產能50萬公噸的五輕。不到一個月,後勁民眾隨即成立「反五輕自救會」,開始了長達三年的圍廠抗爭,這不但是台灣史上最長的環保運動,後來更引發一連串的環境思潮與社區意識。

那時,台灣剛宣布解嚴(1987年7月),連環保署還沒成立(1987年8月),後勁人的運動成為輿論焦點,不時可見大批民眾駐紮在門外,拉布條抗議、埋鍋造飯的新聞畫面。

當年未滿30歲的李玉坤(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事),本來要返鄉做廣告看板生意,因為一股熱血而加入,成為反五輕陣營的文宣大將。一晃眼55歲至今未婚,泰半人生都奉獻於反五輕。

1990年,行政院長郝柏村夜宿後勁,喊出25年遷廠的口號,五輕才得以開工。

時光飛逝,即便中油在2014年繳出1兆1918億元的營收新高,挹注國庫1289億元,並創造近1.5萬個就業機會,也付出不少資源回饋地方,還是逃不過關廠大限。

根據後勁環保工作室統計,五輕建廠25年來,共出現29起工安事故,始終無法讓當地民眾心安。如最近一次爆炸是2008年1月,當時連20公里外的橋頭跟燕巢,都聽得到震天巨響,引發逾200天圍廠抗爭。

廠區樹起高牆 難融入當地

更讓當地人氣結的是,那片將社區與工廠隔離的高聳圍牆。

長期以來,五輕始終被視為後勁社區的「租界」,不僅廠內的生產運作不對外公開,消費需求與生活機能也可自給自足,跟社區的關係稱不上密切。這也是為什麼中油設廠再久,還是難以融入當地的原因。

從2011年中止國光石化投資案、2014年發生高雄氣爆、到近期的五輕關廠衝擊,事關重大的台灣石化業未來何去何從,不知誰能回答?

文章發表前夕,當日受訪的後勁環保運動代表人物李玉坤,最近在一片愕然中離世,與他纏鬥多年的五輕一同步入歷史,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

「就算賺再多錢,也無法彌補人們的健康,還有很多失去的東西,以後還要不要這樣的經濟政策,政府應該好好想想。」當天他對我們說的這段話,值得各界省思。

環保經濟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