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登輝力撐治國大柱

文 / 林蔭庭    
1990-12-15
瀏覽數 6,750+
李登輝力撐治國大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初冬的三芝鄉埔坪村,白頭蘆葦漫山遍野翻騰著。李登輝總統的故居「源興居」,小小四合院裡一片寂寥。斑駁古舊的正廳大門虛掩著,內屋傳來老人的咳嗽聲,對訪客的叩門聲卻相應不理。

隔鄰的婦人,與李登輝攀親帶故的,蹲在屋簷下整理剛挖回來的蘿蔔。她家的稻田三年沒種了,包給別人種筊白筍,家中雖有瓦斯爐,院子裡還是堆著山上撿來的柴火。「別人都在笑,親戚當總統,我們還住這樣的房子,過這樣的生活。人家XXX的親戚過得那麼好。」

鄉間日月長,婦人只愛看電視歌仔戲,對於大人物親戚在台北市做些什麼並不關心,但談起春天裡林洋港要和他競選總統,倒略知一二:「我們都想他贏定了,他從不「歪哥」。」

年來風雲變幻,如今林洋港已將目標直指五年後的總統選舉,而三芝鄉親眼中「很勇敢,能撐得住」的李登輝,面對一個除了要「不歪哥」,更考驗他智慧和韌性的時代轉捩點,一年來也已涉過漫漫長路。他肩負改革的期望,承受新舊勢力的牽扯,在不斷的堅持、妥協和毀譽之間,為台灣前景鋪陳出一個輪廓粗現的藍圖。

憲政改革盤根錯節

「兩代蔣總統建立了自由經濟,李登輝的責任則是建立民主政治,」考選部長王作榮點明李登輝在歷史縱座標上的責任定位。

民進黨的康寧祥更進一步指出,兩位蔣總統對外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在台灣海峽豎起屏障,對內用戒嚴壓制了反國民黨勢力,得以專心開創台灣經濟奇蹟;李登輝並無這些條件,人民對他卻期望更殷。

與國民黨中央關係良好的中央日報社長石永貴分析,李登輝在現實橫座標上的兩難是「黨內面臨年長和年輕的極右派,黨外有民進黨的極左派」。

翻修憲政體制這幢老建築,是李登輝今年最龐大的工程。但由於各種考慮盤根錯節,最終將以何種面貌出現,迄今仍是撲朔迷離。

二月政爭、三月學潮後,李登輝一手主導召開國是會議,達成「總統、省長民選」和「資深民意代表儘速退職」的共識,朝野二黨之間,一時水乳交融,但是引起國民黨內部分力量的反彈。

而當李登輝決定將「憲政改革策畫小組」設在執政黨內,排除其他政黨人士,且憲改小組採取「在原有憲法架構下做小幅修正」的方向,李登輝與民進黨的蜜月期也宣告結束。「國民黨和民進黨又像兩條蠻牛角在一起,」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形容。

來自香港的歷史學者勞思光對李登輝擺盪於改革和傳統之間也表示困惑:「他好像不太清楚自己該扮演什麼角色。」

兩岸關係納入運作

憲改小組至今對幾項核心議題仍懸宕未決。國民黨文工會主任祝基瀅不諱言,目前小組作業正「進入瓶頸狀態」,比如「下屆總統產生方式」、「總統與立法院之關係」和「修憲機構」三案,研議進度不一,卻又環環相扣,「必須有耐心」。在這種情況下,李登輝「保持分寸,並沒做任何指示,只希望多聽聽各方意見。」

但聯合報採訪主任周玉蔻明白指出,如何登高一呼,統合朝野爭議,確定憲政方向,是李登輝未來一年的首要工作,「也是他表現的機會。」

兩岸關係是李登輝治國架構中的另一樑柱,他也曾向立委表示:「大陸政策由總統決定。」國統會委員康寧祥說,四十年來大陸政策向由國民黨和情治單位主掌,如今國統會、大陸委員會、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成立,頭一次將這任務納入政府組織運作,顯示李登輝「維持兩岸正常而穩定的關係」的大政方針。

然而,國統會的宣示意義雖然回應了部分人士對李登輝「獨台傾向」的疑慮,卻又遭到民進黨杯葛,促使「台灣主權獨立運動委員會」的成立,再度凸顯李登輝夾縫中的尷尬。

憲政改革和兩岸關係之外,由行政院經建會規畫的「國家建設六年計畫」,撐起了李登輝治國藍圖的第三根支柱。十月間李登輝應行政院長郝柏村之邀,親赴經建會聽取主委郭婉容的簡報。郭婉容也曾表示,李登輝對於計畫中有關產業關連性和農業發展等部分,均給予專業指導。

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華力進強調,這項以「重建經濟社會秩序、謀求全面平衡發展」為目標的計畫,稱作「國家建設」而不僅是「經濟建設」,透露了有別於往昔的格局。

李登輝的重要智囊團、國家政策研究資料中心執行長張瑞猛,望著高掛牆上的台灣地圖沈吟道,李登輝在就職演說中即已揭櫫的「國土重規畫」是「另一場不流血的革命」。目前台灣的土地成本是許多國家的十倍以上,欲求國際競爭,只有重新規畫土地使用,降低成本,才能使所得增加,貧富差距縮小,消弭金錢遊戲,進而扭轉國人的價值觀。

心中塑造偉大領袖

而在政治和經濟的狂飆稍歇之際,李登輝不斷以參觀畫展、博物館、為職棒開球、接見瑪莎.葛蘭姆、關切「掃毒」等種種動作,並利用多次公開談話的機會,表達他對文化問題的關注,更出任瀕臨解散的文復會會長一職。

有文化界人士譏評「文化成了新的政治大餅」、「國民黨在一片醜陋之中開出一朵塑膠花」。不過,文工會主任祝基瀅說,過去台灣埋首於經濟建設而忽略了文化,「李總統不希望將來大家回憶目前這段時間時,發現只注重政治建設,又忘了文化。」

內定將出任文復會執行長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黃石城透露,李登輝十分稱許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推行的廉能政府和倫理道德建設,「要從提升人性做起,否則只靠文藝活動是沒有用的。」

「他夢裡有一個偉大領袖的模式,也許是柴契爾夫人、李光耀和蔣經國的組合,」一位與李登輝結識多年的人士揣測。但這位意志強勁、喜愛「和自己比賽」的元首,雖然像當年寫博士論文般地為國家逐步規畫出一個前景,一年來也備受挫折、歷盡風險。

經常以喜劇手法刻畫政治人物的「連環泡」策畫王偉忠打比方,「李登輝雖是一家之主,但家裡三姑六嫂太多,」他想修修窗子,有人說會壞了風水;他想教育小孩,又有人說不歸他管,所以「笑容很尷尬」。

不過,來台已十幾年、和不少我國官員熟識的台北市美僑商會會長柯雷古說,雖然他常常搞不懂中國人的政治藝術,卻相信「要注意政治人物的眼光看往何處,而不是手腳如何揮舞。」

行事風格趨圓熟

不少人也觀察到,經過一年來嚴酷的政治歷練,李登輝的行事風格正在蛻變,「手腳揮舞的方式」也不同了。與他有師生之誼的行政院農委會主委余玉賢就說:「以前他是個技術官僚,現在政治運作圓熟多了。」

政爭期間曾被部分人士批評為「獨裁」,李登輝近來的決策方式已有轉變。雖然他否認有所謂的「七人決策小組」,但七位黨政首長集體磋商的模式已數度運作,比如研究總統就職演說;研議成立落實國是會議的後續組織;八月間也曾召開會議,決定遏止台獨聯盟在台灣發展組織。

「經過一場政爭,居然有這麼多人要推翻他,他大徹大悟,知道政治要能進也能退,」一位資深記者觀察道。他指派林洋港為籌備國是會議的研究小組召集人、憲改小組法制分組召集人,並曾多次公開讚揚林洋港對司法革新的貢獻,也是撫平人事裂痕的努力。蔣彥士這位「政壇魯仲連」更為他發揮不小的調和作用。

「他現在不該說的話,不該做的事少多了,」一位接近李登輝的人士也指出。

過去立法委員出國考察、返國報告,晉見總統是常事。而七十九年五月間李登輝即四度公開接見立委,說明提名郝柏村為閣揆的原因和發表有關憲政改革、大陸政策的理念,「二手傳播」往往也因此而生。

近半年來,李登輝幾乎已無接見立委之例,總統府發言人室為他擔任主要的傳達角色。曾多次引起輿論爭議的「總統傳教」言談,更已不復聽聞。

回到人間來了

也有人發現他「比較世俗化,回到人間來了」。自從獨子病逝後他酒量大減,但十一月間宴請憲改小組成員時,他帶了上等威士忌,打了好幾回通關。到地方巡視時不忘參觀當地廟宇,一改往例,即使不上香,也鞠躬致意,尊重民間習俗。

熟悉李登輝的人士透露,中國章回小說中,他頂不喜歡充斥權謀之術的「三國演義」,反而欣賞電視歌仔戲「孔明三氣周瑜」裡有情緒、會談戀愛的諸葛亮,「這才有人性」。而身處政治現實中,如何兼有章回小說中的謀略和歌仔戲裡的至情,恐怕正考驗李登輝最大的智慧。

三芝鄉山清水明。鄉長花村祥提及,李登輝曾有意在故鄉購地築屋,以作為退休後安身之所,但後來因價格太高而作罷。

倘若五年後,李登輝依承諾退出政壇,告老還鄉,當他倘徉於家鄉的山水之間時,國人將如何回憶他的政績?

本文出自 1991 / 01 月號

第0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