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種制裁,七種算盤—大國對伊科事件的反應

文 / 賓靜蓀    
1990-09-15
瀏覽數 9,950+
一種制裁,七種算盤—大國對伊科事件的反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遭到世界各國迅速且空前一致的譴責及經濟制裁。聯合國會員中除斯里蘭卡及保加利亞因國內經濟承擔不起禁運後果,而要求免除之外,連瑞士都打破數世紀以來的中立立場,參與禁運及凍結伊、科資產的行動。然而在軍事方面,就顯得比較不一致;當美國不斷增兵,很多國家卻開始顯露猶豫。

事實上,從涉入波斯灣危機的各國的反應可看出,不論強烈或溫和,都有其獨特的淵源和利益考量。

美國

「我們一定要抵抗侵略,否則自由將遭毀滅。」美國總統布希是主張強硬制裁最力者。新聞週刊分析:布希成長於一種稱頌高貴出身、良好禮儀和英勇氣概、明確道德的文化中,自小被教導要玩得公平,也同時要給欺負弱小者迎面一拳。

因此波斯灣事件發生後,這位十八歲就從軍的美國總統始終勇敢的面對哈珊,充分運用個人外交,以電話或私人信函邀請全球領袖共襄盛舉,廣納眾議,較過去美國總統先斬後報的作為,受到好評。

日前美國國內面臨的經濟不景氣,與過去出兵格瑞納達、巴拿馬及利比亞的經濟時空不可同日而語,此次的龐大軍費雖是一重荷,但仍有七五%的民意支持布希政府的舉動。

八月二十五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以有限武力實施經濟制裁的決議,使出兵規模之大僅次於越戰的美軍得以放手一搏。日本朝日新聞指出,這場紛爭對美國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後冷戰時代中繼續其國際秩序守護者的角色。

由於軍事行動的成敗左右了美國總統的政治生涯,為了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期中選舉及九二年的總統大選,布希必然會衡量戰爭可能帶來的利弊得失。

英國

「我們絕不能分開行動,」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向來不畏挑戰。英國與中東地區有極深的歷史淵源,柴契爾夫人一直認為哈珊泛阿拉伯的武斷主張是一種威脅,加上她極力想加強布希政府上台後英美兩國漸趨疏遠的關係,因此始終是布希「最忠實的戰友」。

英國輿論也支持強硬的制裁立場。「經濟學人」一再呼籲「對付伊拉克現在正是時候」,且要求哈珊下台。蓋洛普民意測驗顯示八三%的英國人贊同首相揮軍波斯灣比八二年支持她參加福克蘭戰役的比例還高。

蘇聯

「我不贊成挑起衝突,我們必須冷靜、謹慎。」蘇聯總統戈巴契夫顯然已經瞭解不能僅靠軍力生存,他必須使國內經濟復甦並與世界富有國家貿易。因此身為伊拉克最大武器供應國的蘇聯,首次在聯合國安理會中與美國一致,也宣布不將武器輸伊(雖然目前仍有二百至一千名蘇聯軍事專家在伊拉克境內),一般相信戈巴契夫會是波斯灣事件中的贏家。因為伊拉克石油禁運,油價上漲,世界第三大產油國的蘇聯,坐收漁翁之利;另一方面,與西方國家表現一致,未來容易獲得經援。

但美國不斷增兵後,蘇聯開始不安。時代雜誌指出,莫斯科並不急於參加華盛頓世界警察的行動去對抗一個過去的好友;朝日新聞則認為:蘇聯無意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是不願意受到美國指揮。

戈巴契夫一再呼籲要以和平方式解決波斯灣危機,更在安理會投票通過有限武力制裁的前夕,緊急致函哈珊,促其「立即、無條件自科威特撤軍」。雖然外長謝瓦納茲表示,蘇聯「不打算參加聯合國的軍事行動」,但八月底已有一艘蘇聯軍艦加入波斯灣。而且一般預料蘇聯也將繼續扮演協調的角色。

法國

「我們一直希望此一事件由阿拉伯自行解決。」法國總統密特朗雖然在事件爆發後,立即凍結伊拉克在法資產,並在歐洲共同市場中發動禁運,而且派遣克里蒙梭號航空母鑑及六艘軍鑑前往波斯灣,但仍遵循法國一向的原則--技巧的與美國軍事行動保持距離。直到八月二十一日才應沙烏地阿拉伯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之請,派遣地面部隊赴兩國協防。

法國是僅次於蘇聯的伊拉克第二大武器供應國。為免自己的武器遭致攻擊,據外電報導,法國曾於八月十五日將幻象式戰鬥機、飛魚飛彈及精密的電子設備的機密透露給美國。直到實施禁運前,法國有七%的原油自伊進口。法國與阿拉伯世界,尤其是北非有很密切的關係。據時代雜誌指出,密特朗在這次事件中表現謹慎,主要的考慮是不影響法國在阿拉伯世界的投資及法國境內超過一五0萬的阿拉伯僑民。

中共

「我們主張在阿拉伯國家範圍內,用和平方式解決科伊爭端。」中共總理李鵬表示反對美國軍事介入。目前仍然身處西方國家經濟制裁下的中共,是另一個伊拉克武器進口來源,加上主辦亞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因此對波斯灣事件一直保持低調處理。雖然中共一再宣稱不出售武器給伊拉克,且支持對伊經濟制裁,但在軍方壓力及經濟利益主導下,一般對其能否直正做到仍然存疑。

身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中共雖然反對軍事行動,但最後仍投票贊成聯合國採取「與特殊環境相符的必要措施,」執行對伊禁運,但李鵬強調,那是因為中共堅持刪改原草案中措辭(最低限度使用武力)的意見被各方接受的緣故。

西德

「如果西歐聯盟同意採取行動,德國願意在合法及實際能力的範圍內參加。」西德總理柯爾表示。

根據一九四九年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憲法,西德不得在北約(NATO)界定的範圍以外地區進行軍事活動。兩伊戰爭時,西德曾與其他歐洲國家負責波斯灣的通暢;今年八月下旬,五艘西德掃雷艇離開了北海,到東地中海去接應美國的反伊部隊。

一般相信,西德總理柯爾會因為美國大力支持德國統一欠美國一份人情,而支持美國;外長根舍卻力促國會須在採取軍事行動前修憲。

「經濟學人」分析,西德統一的事實,使德國願意擔負歐洲主要國家應負的責任,另外與蘇聯關係緩和改善,也使德國較容易表達立場。

日本

「日本願意在容許範圍內,盡力對國際社會有所貢獻。」首相海部正沈醉於因三月訪美、五月訪西南亞、七月休士頓高峰會議表現優異而獲得的極高支持率。他原預定八月十五日再啟中斷十二年的中東之行,但波斯灣情勢難料,只好忍痛延期,由外相中山太郎攜海部親筆信函代訪。

一三%原油來自伊拉克及科威特的日本,雖然花了四天做出美國一小時內達成的決定--凍結科國資產、禁止與伊拉克貿易,但對日本而言,還是第一次外交政策戰勝了通產省穩定油源的政策。

在美國壓力及憲法規定的夾縫中,海部政府終於在八月二十九月決定提供的「日本式」援助包括:以民航機運送非軍事物資、百名醫療人員、提供多國部隊所需經費約十億美元。另外撥款一千萬美元協助約旦的難民,並對被禁運波及的中東國家(約旦、土耳其、埃及)提供貸款支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