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幸福經濟是趨勢,政府可以做什麼?

趨勢講座1〉香港恒隆地產董事長 陳啟宗
文 / 王怡棻    
2013-12-11
瀏覽數 5,650+
幸福經濟是趨勢,政府可以做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以下為演講精華:

今年主辦單位給我的演講題目實在可愛:「打造華人幸福經濟,政府可以做什麼?」從香港來的朋友都知道,我這個人從來不跟政府打交道,即使在台灣或中國大陸,不論到哪去,我都是個選擇不進政府的人。所以要我講政府可以做什麼,我比較為難。我認為,政府能做什麼才讓老百姓更幸福,有更好的生活?其實我的結論很簡單,就是政府「不能」做什麼。

承諾過多 政府反使人民失望

原因有三個。首先,民選政府是要答應老百姓,為他們做好多事,但你應許的愈多,老百姓的預期就愈高,預期愈高,失敗的可能性就愈大。所以民選政府讓老百姓幸福,只能在一些邊緣的事情上,做一點點,真的要讓老百姓幸福,恐怕不容易。

那麼集權的政府是怎麼樣?可能可以做點事,因為它有權力在手上。舉一個例子,像新加坡非常厲害,他們有民主的外表,卻沒有民主的實際,政府非常集權,但他們做了很多事情,讓老百姓過得比較幸福。文化大革命後,鄧小平先生也非常集權,因為他是好人,做不少好事,才讓13億老百姓能過比較幸福生活。

我講個毛澤東跟豬的故事。有個老農夫找毛澤東,說自己的生活不好過,毛澤東說我幫你做點事,就把豬拉到老農房間來,結果生活更不好過。但這是毛主席帶來的,老農不好意思把豬趕走。過一陣子,毛澤東又來找老農,問他生活過怎麼樣?老農說很不好,毛澤東於是說,那我幫你做點事,然後把豬帶走。又過幾個月,毛澤東見到老農又問他生活好不好,老農馬上回答:「大大改善!感謝感謝!」

這也就是說,你要控制老百姓的預期。在民選政治裡,不給預期就不會當選,所以一定要給很多應許,結果預期愈高,接著就是失望的來臨。

第二個原因,民選政治起源於西方文明,特別是猶太教和基督教。西方文明最重視的是「對抗性」,有天堂有地獄,有救贖有滅亡,有神有鬼。但是我最近學到一個字叫「否決政治」,民選政治發展下去,往往就成為否決政治。

認清現況 體制創新要共識

西方有本書叫《文明的衝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我們儒家是以「和」為出發點,但西方是講文明的衝突。結果社會充滿了對抗性。有對抗性的社會,不可能有和平幸福。

最後一個原因,集權政府不可能長遠存在,但自由民主也有難處。一人一票衍生下去,最後就是權力的分散。中國講究中庸之道,但在西方否決政治中,中庸不可能達到,只會把老百姓推往極端。一件事本來一個月、兩個月可完成,但在野黨硬要反對,就不一定對老百姓好,因為在野黨的存在價值,就是凡是對方要做的,我就否決。

既然政府不能做什麼,那我們該做什麼?第一,要承認幸福經濟的不可為,你不承認不會改變事實,不承認只會延伸痛苦。徹底認清民選政治的本質,有其必要。共產主義為什麼失敗?因為有違人性,人性希望改善生活。同樣的,民選政治也有它有違人性的地方,老百姓會為了短線利益做決策。看看今天的歐洲,為什麼國債那麼厲害?就是為了短線利益造成。美國今天政府動不了,同樣是制度失衡。

除非我們認清現狀,才有進步的可能性,自欺欺人不可能有好結果。承認不可為,然後慢慢帶進該有的討論,達到關於體制創新的社會共識。西方民主制度不是終極制度,我們需要一個改進、更進步的民主制度。

現在看,大陸有非常大的機會,因為它還沒有走太多錯路,還沒進到死胡同。或許中國領導人有這樣的智慧,能把人民帶入一個比較進步的民主制度。最大障礙在哪?就是那些已經實行西方民主、一人一票的政治體制,人民只會愈來愈不幸福。

要讓老百姓幸福不容易,最好的國家,像北歐、日本等,自殺率非常高,幸福嗎?不見得。或許宗教才能讓人幸福,從這方面入手,人類能找到比較好的路也說不定。

2013年12月

預見未來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