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若復甦,拉美就受惠,但中國地方債嚴重

2014大趨勢〉1.區域經濟
文 / 林佳誼、王怡棻    
2013-12-09
瀏覽數 5,500+
美若復甦,拉美就受惠,但中國地方債嚴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趨勢1

復甦元素已齊備 QE退場是必然

11月7日,美國知名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在紐約證交所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掛牌當日股價即大漲73%。14日,聯準會(Fed)下屆主席提名人葉倫(Janet Yellen)在國會聽證會上,清楚表明將繼續支持寬鬆的貨幣政策,再次激勵標普(S&P)500與道瓊指數創下新高。

除了股市熱絡,美國各項統計數字也傳出喜訊。美國勞工部公布10月新增工作超過20萬個,大幅超出預期。11月超級財報週落幕,企業盈餘成長率超過3.5%。另一方面,開採技術突破,讓美國頁岩氣產量大增,壓低能源價格,也吸引化工、汽車、造船等製造業回流,為成長奠下基礎。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計,2013年美國GDP成長率為1.6%,2014年可望升至2.6%,成長幅度在已開發國家中名列前茅。「美國復甦的元素已然具備,」法國興業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馬庫森(Michala Marcussen)表示。

雖然基本面走勢正向,但美國的政治風險卻有增無減。10月上旬,美國兩黨因為債務上限談判破裂,導致政府關門16天,造成高達24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而2014年2月7日,美國舉債上限關卡將再度到來,有如今年初兩黨僵持的「財政懸崖」戲碼,預料又將重演。

國債外,美國2014年最讓全球繃緊神經的政策,莫過於QE(量化寬鬆)退場。自2013年5月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釋出QE可能退場,引起全球震盪。雖然9月聯準會已決議暫不縮減,但市場都體認到QE一定會退,只是時間早晚。「最可能情況是,以漸進方式,逐步降低購債,把衝擊降到最低,」施羅德投資資深顧問布朗(Alan Brown)說明。(王怡棻)

趨勢2

歐債陰霾漸散,復甦仍待努力

去年歐洲深陷歐債危機,從希臘、愛爾蘭、葡萄牙,到西班牙,債務違約頻傳,主權信評也紛紛被標普、惠譽調降。然而在2013年10月,歐元區永久性救助基金「歐洲穩定機制」上路後,債務違約風險已大降。歐元區近四個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超越代表景氣榮枯的50分界線。

「主權債風險已過,歐債明年不會是大問題!」德盛安聯四季雙收入息組合基金經理人傅子平表示,自去年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宣示「不惜一切悍衛歐元」,對歐債已有一套有制度的處理方式。11月開始,歐洲央行對歐元區124個銀行啟動新一輪「壓力測試」,檢視銀行資產負債表、資本適足率等項目,預料也將改善金融業透明度。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今年歐洲GDP成長率約為-0.4%,明年上看1%。其中,領頭的德國可達1.3%,而今年GDP呈現負成長的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等核心國家,2014年成長率也可望由負轉正。

雖然危機解除,但前景並非一片光明。「歐洲復甦像大型建築案,還有很多工程需完成,」法國興業銀行經濟學家馬庫森表示,2014對歐洲區是關鍵一年,當務之急是建立銀行聯盟,改善危機處理能力。歐洲還需面對多重挑戰。挑戰一在於成長疲弱。歐洲央行11月意外降息1碼,讓基準利率降至歷史新低,希望刺激景氣。年輕人高居不下的失業問題也亟待解決。「比起美國,歐洲體質較為僵化,也缺乏彈性,」馬庫森表示。(王怡棻)

趨勢3

安倍調漲消費稅 最大政治豪賭

「安倍經濟學」無疑是2013年全球經濟最熱門的話題。回鍋執政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成功射出貨幣寬鬆和財政刺激這兩枝利箭,帶領日本強勁復甦,然而能否真正成功,其實2014年後陸續推出的結構性改革,也就是第三枝箭,才是關鍵。

而在安倍的一連串改革計畫中,預定2014年4月即將上路的消費稅調增政策,被視為最艱難的考驗。屆時日本消費稅稅率將由現行的5%,上調至8%。這是日本睽違17年來再度調漲消費稅,也堪稱安倍上任迄今最大政治豪賭。因為歷來曾經挑戰消費稅議題的日本首相,包括1984年竹下登宣布開徵,1997年橋本龍太郎將稅率從3%調高到5%,以及去年8月野田佳彥在國會闖關通過現行版本的消費稅調增法案等,最後都以下台收場。

但安倍堅稱這是挽救日本的必要手段,且按照計畫,消費稅率未來還將在2015年10月進一步調高至10%。

專攻國際關係暨亞太研究的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政治學教授克勞斯(Ellis Krauss)分析,相較於過去幾任短命首相,如今安倍的條件更有利,技巧也比較好,有望帶領日本走出失落的20年。

只是日本政壇生態盤根錯節,政黨機器牢牢掌控大權。即便首相有心改革,常不免被迫向黨團低頭。所以最終成敗,關鍵並不在經濟,而是政治。況且,消費稅究竟是有助開拓政府財源,還是重創民間消費,仍是大問題。根據日本政府預估,消費稅調增後,將為日本國庫新增8兆日圓稅收。但反過來說,這也等於將對家戶增加8兆日圓負擔,恐導致消費緊縮。(林佳誼)

趨勢4

定調放寬管制 地方債令人擔憂

11月12日,眾所矚目的中共18屆三中全會在北京落幕,會後發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為未來九年的改革立下基調。

一言以蔽之,三中全會的宗旨就是要減少政府干預,放寬管制。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研究所所長、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理事長張榮豐指出,為了因應經濟結構性減速,未來中國政府會從過去的球員兼裁判,退回到裁判位置,讓更活潑的市場力量提升效率,取代政府來帶領經濟轉型。

中國經濟從2009年進入結構性減速,根本原因就是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以往在農村勞動力源源供應下,政府只要引進外資,就可以高速成長。但隨著人口紅利消失、甚至老齡化,改革已是習李政權不能迴避的問題。

「現在中國企業要招募100個人,可能多半只能找到50個人,而且這些人通常在兩、三年內就會離開,」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龔明鑫一語道破中國缺工問題。

「2013年中國大陸地區投資環境與風險調查」指出,中國總體經濟存在六大風險,包括地方債務、信貸氾濫、汙染加劇、資產泡沫、影子銀行、通貨膨脹。在個體經濟方面則面對存貨去化、企業衰退、產業斷鏈、人才流失等風險。

其中,地方債最令人擔憂。IMF指出,中國2008年大幅刺激經濟,擴大公共建設,因而累積高額債務,估計達20兆人民幣,未來三年將有3.49兆債務到期,嚴重程度不容忽視。(林佳誼、王怡棻)

趨勢5

新興市場震盪 財政體質是關鍵

2013年堪稱是新興市場震盪年。過去幾年,在美國、歐洲大印鈔票下,熱錢蜂擁進入新興市場,激勵股匯市齊揚。然而今年QE退場風聲起,資金大舉回流歐美,新興市場又應聲而倒。曾如日中天的印度、印尼股匯市,都在這波資金大挪移的浪潮下,成為首先被提款的標的,受傷慘重。

美國延後縮減購債規模的時程,更為新興市場在2014年的前景增添變數。「簡單來說,新興市場免費的午餐已經結束了!」富達證券研究部資深協理包敏娟表示,過去金磚四國在做基礎建設,市場曾有一波高成長,但如今設備投資已到一個階段,紛紛進入轉型期。

就成長率來看,新興市場的機會仍舊可觀。IMF預測,2014年主要經濟體成長率約2%,新興市場雖然成長已較往年放緩,還是有5%。主要經濟體的負債,為GDP的108.3%,新興市場僅33.7%。

但當熱錢退潮,投資人對於新興市場不再照單全收,體質不佳的國家首當其衝。被摩根士丹利分析師點名稱做「脆弱五國」(BIITS)的巴西、印度、印尼、土耳其和南非,最被市場看衰。德意志銀行全球總經策略師羅斯金不諱言,「脆弱五國」經常帳赤字嚴重,勞動成本不斷攀升,加上2014年都有大選,最可能出現撤資潮。

相對來說,能跟歐美一起成長,以及經常帳盈餘的新興國家,在明年就被市場看好。「如果美國持續復甦,拉美不會太差,」包敏娟表示,尤其墨西哥是美國的後院,景氣可望隨美國揚升。(王怡棻)

趨勢6

簽訂FTA加速 台灣須加快腳步

2014年全球區域經濟仍將加速整合,尤其是「跨太平洋伙伴協定」(TP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TTI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等與台灣切身相關的FTA協議,都將在2014年進入緊鑼密鼓階段。

中經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顧瑩華指出,未來WTO的角色將逐漸式微,區域整合的角色則強化,世界各地會築起貿易高牆,無法加入的國家,就會處於最不利的位置。

動作最快的,是以美國為首的TPP在明年內談成的可能性最高,順利的話上半年就會有結果。顧瑩華分析,雖然TPP談判完成後,仍有待各成員國國會通過,預料很可能會拖到2015年才能生效,但美國總統歐巴馬應該會爭取國會快速審核通過,趕在卸任前完成這項歷史性任務。

台經院副院長龔明鑫表示,TPP及TTIP等體系在2014年陸續成形後,國際供應鏈將破除過去大一統的模式,轉而趨向複雜。未來製造業針對不同出口國和原料來源國,都得發展不同因應策略。

另一個對台灣影響較大的就是中韓FTA。零關稅貿易項目高達九成的中韓FTA,預料談判結果也可望在2014年出爐。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表示,台灣有很多區域經濟整合協議都不得其門而入。但韓國已和美國、歐洲、東協、印度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台灣除了紐西蘭和新加坡外,與中國大陸的服貿、貨貿紛紛卡關停擺,遠遠稱不上真正自由化。

「但若從台灣的角度來看,影響最大的其實是RCEP,」顧瑩華分析,因為TPP占台灣貿易比重約三成多,RCEP卻高達七成。雖然目前台灣對東協的貿易數據看似成長,但市占率實為下滑。若再不爭取加入,長期恐墜入製造商外移、產業空洞化、失業率增加的惡性循環。(林佳誼)

2013年12月

預見未來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