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玩物玩出新事業,還玩出企業經營之道

從收藏家到博物館經營者〉震旦集團董事長 陳永泰
文 / 邱莉燕    
2013-12-06
瀏覽數 12,800+
玩物玩出新事業,還玩出企業經營之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何建成世界一流的博物館?最新在上海浦東開幕的震旦博物館找到了一種方法:請來國際大師安藤忠雄設計建築,並佐以8000多件珍貴無比的中國古代瑰寶作為館藏。

金光閃閃的震旦國際大樓是浦東江邊醒目的摩天大廈,震旦博物館就緊臨在旁,只有6層樓高。

這裡原本是震旦集團的辦公室,經過安藤忠雄改造,這棟原本一點也不起眼的小樓,搖身一變有了新生命,也成為黃浦江夜景的新亮點。其實安藤忠雄起初並不是非常想接這個改建案,但在震旦集團董事長陳永泰的盛情邀約下,一句「外觀可以改,內部也可以改」,令安藤忠雄覺得自由度很大而應允。

以線條與光影 呈現幾何美學

震旦博物館是安藤忠雄第一件在中國的建築改造。由於既有建築的限制、資金也有限,安藤忠雄變得更加謹慎,正因如此,在整體設計上也顯得很「安藤」。

線條與光影,是安藤忠雄設計的重點。原本的復古歐式洋樓,被長方體的玻璃帷幕取代,到了華燈初上,玻璃帷幕閃耀起藍色的LED燈,這種藍是帶有科技感的藍,遠遠眺望,躁動的心無端端開始沈澱。在浦東五光十色令人眼花撩亂的天際線中,一大塊藍光反而能聚焦吸引目光。震旦博物館改建最困難的部分,是將原本辦公空間改造成展覽空間。從館側盤旋而上的鐵質旋梯最能表達安藤的理念,旋梯兩旁的欄杆是以長條形鐵板垂直而立,無論視線往上或往下,均能看到不同形式的線條交錯,充滿視覺趣味。白天時陽光灑下,站在旋梯底部往上望,便會沐浴在光影交錯的美感之中,正是安藤幾何美學的經典呈現。

內有豐富館藏 外有歷史外灘

「對面是外灘,我到底要怎樣運用我的建築和這個環境做一個呼應,這是我首先考量的部分,」安藤忠雄這麼說。於是,他在位於5樓的咖啡廳,為坐下來的人引入外灘的景緻。坐下往窗外看,由於設計的十分巧妙,透過一長條的「取景框」,對岸外灘綿延的建築一覽無遺。而窗台也把不必要的景物遮住,使人宛如親臨黃浦江。

「博物館裡可以看到那些具有歷史感的器物,往外看則可以看到同樣具有歷史感的外灘,這樣的內外聯繫很打動我,」安藤忠雄如此表示。

展品是博物館的心臟,震旦博物館館藏之豐之精緻,專家也讚歎。前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走一趟後直言:「一級棒。」

展廳入口首先見到的是公元5、6世紀的南朝神獸,造型碩大,重達2噸半,是守護陵寢的吉祥靈獸。難得的是工藝上一體成型,胸前的橫隔紋十分罕見。

全件漢代金縷玉衣則被視為另一件鎮館之寶,一片片玉片用金線串成人形,出自於古人希望保存肉身不壞的信仰,堪稱「中國式木乃伊」。

二樓只展古代陶俑,三樓全展歷代玉器,四樓展青花瓷,六樓的佛教造像,數量與品類都十分豐富,展品陳列的方式,同樣展現了安藤忠雄獨到的室內設計。

從收藏中學習老祖宗的智慧

進入二樓展區,安藤忠雄匠心獨運設計出一面以綠色植栽構成的採光井牆,讓時間流動帶來自然光影的隨機演出,使得博物館內的展品與空間交融出動靜虛實的滄桑感。

歷代玉器展廳有如歷史長河般的展櫃,系統化羅列了歷代玉器的風格變遷。青花瓷展廳則採用兩行並列的全透明展櫃,讓藍白絕美的元青花呈現神祕又壯觀的漂浮感。

參觀行程於六樓的最後一件展品「明代韋馱立像」木雕的神祕微笑中結束,從左看它是微笑,從右看又覺得是沈思,蹲下往上瞧則心生尊嚴之感。

如此內外俱美的博物館,背後的靈魂人物卻是一位企業家。事業布局橫跨兩岸的震旦,由陳永泰於1965年成立,以經營辦公設備為主,迄今在兩岸已布建了近2000個直經銷據點。陳永泰工作餘暇,對藝術有很大的熱情,以收藏文物作為生活上的陶冶。抱持著回饋的想法,30餘年的藏品拿出來全部信託,並且個人出資上億人民幣設立震旦博物館。

從收藏文物到可以成立一座博物館,陳永泰欣然解讀為:「玩物並不喪志,而是玩出一個新事業。」對他而言,收藏的壞處是要花很多錢,好處是可以學習歷史。「古文物中有很多老祖宗的智慧,」陳永泰說,從古董當中可以知道各個朝代興盛及衰敗的原因,共同點是領導者有沒有勤政愛民、會不會用人,「與企業經營一樣。」

從收藏家變成博物館的經營者,陳永泰矗立在個人喜好與集團事業的交叉點上,同時為上海新添一座面對世界而不遜色的文化風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